一、
有些人認為Kolas Yotaka接任政府發言人,扮演政府與媒體、民眾溝通的橋梁,應該讓民眾易於掌握、理解他的名字,而不該強求民眾適應她的族名。

我們設想,今天接任行政院發言人的政治人物,如果姓名是極難的漢字。比如名為㸚、叕、㠭、㗊,又比如少見的複姓顓孫、澹臺、亓官、綦毋,我們會要求他為了溝通方便而更改姓名嗎?我們會請他改用更簡單、好讀的漢字來轉寫嗎?

冒犯他人的名姓、家族,乃至稱呼他人不得體,在華人傳統文化本就是失禮的事。為何面對不同政治立場的原住民,不少人就如此放肆呢?
.

二、
Kolas Yotaka在以漢字主流的社會中,要堅持以羅馬字標示自己的姓名,本來就是較為辛苦的事。對於她自己,乃至與她互動交流的人來說,難免會有所不便。

然而我們面對不同人的需求、尊嚴、身分認同,願意以更高的成本,去實踐平等與尊重,本就是文明與教養的展現。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晨起閱報,在聯合報民意論壇讀到退休校長蔡田發表的「期許新教長…該讓不適任教師走了」。
 

該篇投書藉由新教長即將上任,主張教師法修法應該調整不適任教師的淘汰機制,所提出的觀點就是大家熟知的老生常談:認為處理不適任教師問題之所以曠日廢時,主因就在於「師師相護」。
 

於是這位退休校長提出來的解方,就跟校長團體、部分家長團體的主張一模一樣:「降低教評會中教師代表名額,或是將不適任教師處理單位,由學校教師會移至上一級教育主管機關來處理。」
 

首先,不適任教師的處理機制是「學校教師評審委員會」,也就是我們慣稱的「教評會」,而不是教師會。很難想像一個退休校長,連他自己擔任主席主持過的委員會到底為何,都搞不清楚。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家裡浴室的水龍頭老舊不靈光,請了水電師傅來處理,師傅三兩下動手處理完,一面和我閒話,一面遞過名片來。我看了師傅的姓氏,立即鞠躬禮稱:「解(ㄒㄧㄝˋ)師傅你好!」
.

原本正在收拾工具的他,很驚奇抬頭看我笑說:「咦?你會念耶!我遇到會念的,一隻手就數得出來!」我笑了一下:「我教國文的,而且我看過小當家。」那個山東特級麵點師,持著鋼棍的就是解師傅。不過,水電師傅顯然不知道我在說啥,逕自說「很多人都叫我解(ㄐㄧㄝˇ)師傅,時間久了。我都想ㄐㄧㄝˇ就ㄐㄧㄝˇ吧!我都等大家熟了才會加一句,『解』有一個破音讀作ㄒㄧㄝˋ,我自己習慣讀作ㄒㄧㄝˋ」我理解師傅的無奈。
.

其實國文老師經常會在第一刻,遇到不知如何念出學生名字的困窘。我很喜歡的一個校友,我都暱稱她「公主老大」,名字中正好有個美麗的「珺」字。有回廣播喚她,我字正腔圓念出「ㄐㄩㄣˋ」來,不一會,她氣喘吁吁跑上來,竟然是要跟我更正讀音,叮囑我下次要記得讀成「ㄐㄩㄣ」。這對習慣注音打字的我來說,當下就陷入頭手分離的尷尬中,
.

不過名從主人,當事人命名時,用了某個喜歡的漢字字形,卻要讀成相近的另一個讀音,在台灣社會中其實還頗為常見。
.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遭逢颱風要不要停班停課,除了風雨動態、法規原則之外,本來就有首長與政府團隊的綜合判斷。考量市民生活樣態、交通吞吐容受、防災需求、產業影響.....等等。

當然,政治人物也自然會考慮選民好惡。說只依據專業考量,不考慮選舉、輿情反應,這就未免矯情了。

就算醫生醫療、教師教學、建築師設計,都不會只有純專業考量,也會考慮對象的需求與感受,因為我們都必然要處理人的問題。

處理人的問題,取捨就會極為複雜。雖複雜仍要斷然取捨,取捨就會有得失損益,決策會有偏差、誤差、落差,會引來政敵、監督者、媒體、民眾批評,這原本都是極為正常的事。

偏差、誤差、落差,就是修正、修正再修正。

但是長期以來,政治人物、媒體或者部分民眾對於決策效應的要求,都趨近於病態了。

以颱風停班停課來說,風雨強度連中央氣象局也難以完全預估。交通需求則跟連假、大節慶時一樣,交通單位也很難真的抓到精準。至於民眾能不能自主停班,主張災害避讓權,則根本就是勞動權力有沒有具體落實的問題。

但是,部分民眾、各種評論者往往苛求政治人物要神準,政治人物更有成為神的渴望,幾乎不容許有偏差、誤差、落差。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愛二台正重播以徐榮源醫師、姜淑媛教授為主角的「我家的方程式」。

劇情演到姜淑媛教授到加拿大多倫多探視女兒,和慈濟師姊聚餐時提到女兒說「加拿大就是『乾那ㄉㄚ』」,對話中反覆說了幾次「乾那ㄉㄚ」,看著字幕當下有點不能會意,隨即了解,她要說的是「加拿大就是「干焦(kan-na)大」,意思就是除了大之外,別無其他。

台語「干焦(kan-na)」就是只有、僅僅的意思,只是從漢字似乎不容易直接會意,真要推敲卻一時不能找到其他漢字來寫。不知道原本的語源為何?

順帶一提,姜教授是師大生物系的學姊,所以劇情中段有不少師大分部校園、宿舍的畫面,讓人看得很有趣。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經過全教總夥伴長期努力,賴揆拍板定案明年一月提高國小兼任及代理教師的授課鐘點費。

無論是組織的努力,或者政府的決策都值得鼓勵。一點微小的進步,無論成就在誰的手,都應該肯定。

我自己是藍色選民,但是不管哪一黨執政,只要能讓群體更好,我一定要大力按讚。支持他們往更好的地方前進;擺爛胡搞的不管是誰,只要傷害群體,也應該該大聲吹哨,用力抨擊。

結果這樣的政策一出,看到有些留言竟然是「製造在職和退休的對立」、「選舉買票騙票的計算,一切等騙到了,在(再)溯及既往剝奪更多」。讓人真的很搖頭。

這是要切割更多友好的勢力,還是要樹立更多敵人?

其實很多政策的推展都是科學的問題,

第一、政府的錢夠不夠做;
第二、代表你群體的選票或選票影響力夠不夠大。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電視亂用「○○+動詞+●●」的情形氾濫到令人瞠目結舌。

剛剛看到「女星陪吃納吉次子」,這位女星難不成是食人族,陪誰吃掉了納吉次子嗎?

上網一搜尋,沒想到還有「湘瑩陪吃中年男」、「林依晨陪吃公婆」、「野生王俊凱陪吃2女神」、「陳敏薰 甩3P腥聞煲4年情 勾王燕軍陪吃劉泰英」等標題。

這種怪用法,一對比「吳敦義陪吃肉燥飯」、「楊雅筑見11歲網公!傻眼陪吃兒童餐秒逃跑」,當下真要懷疑肉燥飯與兒童餐是哪位仁兄的名號。

寫成「女星納吉次子同餐」、「湘瑩中年男同餐」、「林依晨陪公婆用餐」不是好多了嗎?

中文句法的彈性雖然很大,許多詞語也快速繁衍,但是下標語時如果當下會造成混淆,反而減損了溝通效率,那就是不好的表達方式。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侯友宜救治病患的新聞當然是有政治人物作秀的嫌疑啦!

不過要扯甚麼有沒有醫療背景,就又無聊了,只要有急救證就可做基本救援了,不要說警察,多數的教師都有好嗎?只是看我們敢不敢救而已。

拿這個來打侯友宜,未必傷得到他,卻會使得更多人即使受過急救訓練,取得合格急救證,也不敢在關鍵時刻出手。

我如果是侯友宜的選舉幕僚,我就打蛇隨棍上,立刻拍一個小短片。

「有人說我作秀,就算是作秀好了」
然後拿出急救證來。
「關鍵的時刻,請你不要害怕出手,因為這就是性命交關。」然後宣傳急救教育,不要打出侯友宜的名號。

只是國民黨人通常不會這麼做,一來是腦袋比較僵,通常只會想著救援選舉的當事人。二來不會想著用自己的危機,轉化成為幫助更多人的方法。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火車站邊,一個女孩子說著電話,突然就無聲地哭泣了起來。有時聲音略大了一點,隨即又被周邊的喧囂蓋住。

她只是哭,再也沒有任何言語。不知道電話那頭是否還繼續對話。我遠遠看著,只能看到淚水不斷淌下。

女孩的身材跟我在類似的同一邊,唐突一點說,就是五大三粗。以一般人的標準來說,五官也不美麗。

然而,正在哭泣的她,卻一點也不醜。

人在哭泣的這一刻,似乎會剝除掉所有世俗美醜的包裝,回復到赤子的本體。如同人一落地,啼聲劃破,洪荒初開的那一刻。

大凡人只要回到真實的自己,真笑、真哭,有真實的喜怒哀樂,來不及算計,心機未顯,就會有真真切切的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七月一日年改新制上路,各方熱議再起。指責年改的聲浪不小,為年改辯護的也聲勢洶洶。支持改革的一種論述路數卻讓我看得很不慣,這種論述便是只計算身為受雇者的公教人員自己每月繳了多少,然後再認定退休公教在道理上只該領自繳的部分。卻渾然忘卻政府身為雇主每月要繳的部分,就是雇主責任!

受雇者領這部分是天公地道,不是占誰便宜,這是勞動權益的一部分。

論述時漏掉這部分是要脫卸政府的責任嗎?還是要順便鋪墊免掉企業主對民間勞工的責任?

再講一次,雇主應付的公保、勞保、退撫、勞退都是雇主的責任,受雇者本來就該領到這部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34649284_2166555276692080_4446684477405528064_o.jpg

我和許多同行一樣,擔任學校活動司儀時,喜歡盡可能生活化一些,希望能如三金典禮頒獎,可以活潑又不失隆重。

所以,我經常會拜託學生和我一起搭檔,因為大叔不適合裝可愛,那些活潑、青春的台詞,就由高中生來發聲。

我很羨慕很多主持人拿起麥克風來,幽默、大方,聲音又悅耳。我自己主持很容易受朗讀的習慣影響,聲音表現會太過用力。

比如我喊「全體肅立」時,跟行軍禮差異不大,有時喊完,都會覺得幹嗎這麼嚴肅。

我其實不太說「恭請○○」,然而漢字構詞,習慣偶數成詞,節奏也好調配,只講「請○○頒獎」,用我太過鏗鏘的聲音說出來,會很像命令句,這麼用力驅趕嘉賓上台,似乎不太禮貌。

於是,我只好加上很多的點綴詞,說成「現在,我們邀請○○上台來頒獎。」以調和語氣,囉嗦程度,連我自己都傻眼。

一面主持,一面聽學生搭檔的聲音,心底很欣羨,那種認真、又帶點稚嫩、青澀的聲音,我是怎樣模仿都回不去了。我的聲音早已經有某一種固定的習慣,非常熟練,也非常世故。

安中畢業典禮中,慣例會安排一個時間,讓各班學生可以為辛勞三年的導師獻花。這本是非常溫馨的時段,許多同學會對著導師又喊又抱,整場淚水與歡笑交織,相當動人。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年國北教大附小畢業典禮中,頒發市長獎時,校長臨時起意邀請該校家長張安樂頒獎,一時引發議論。

這原本是不值一提的烏龍事件,茶餘飯後調侃一下便可,卻有不少人說成什麼政治風向,或者校長要向特定政治勢力輸誠、討好一樣,實在是想像力過於豐富。

邀請充滿爭議的人物上台頒獎,在網路傳播的時代,必然引來負評,這位校長的確思量欠周,想必是會場上思緒突然短路。但硬要說她有甚麼政治意圖,她想望風取媚,卻是不大可能。因為,只要對教育界有點理解,就會知道請張安樂上台,並無法讓校長未來的仕途發展獲得什麼利益。

很多人一定會感到驚訝,堂堂市長獎頒獎,怎麼可能會忙中有錯,思慮不周。我想能說得這麼武斷,大概是因為這些評論者多數沒當過學校活動司儀、主持人的工作。

出錯是常有的事。

我經常擔任學校的活動司儀,還要負責處理公關文稿、新聞稿等工作。

一項活動只要有官式場合,除非長官一定要準時出席的場合,否則許多流程永遠要有機動調整的準備,機動到程序大亂都可能。所以我對大官通常沒有好印象。

許多人會說,怎麼可能會不知道請誰來頒市長獎。我知道你很驚訝,但是真的、真的、真的很難確定。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辯論場上,政策性命題要提出損益比,說明取捨後的效益。

在現實的世界中,任何具體的方案,本就是有得有失,很多時候要妥協,更有在權衡利弊後,不得不然的選擇。

而在選擇之後,往往還要隨時調節、修正。

然而我們的社會在討論公共議題時,從統獨、年金、課綱、核能、死刑,乃至小如一根吸管,許多討論者都一定要弄到只此一途,沒有其他可能,凡是稍有遲疑、討論,便是邪魔歪道的地步。

有些人不管是取捨或推論,都要說到百分之百,沒有商量,沒有例外。

這不是堅持價值,這是戰略愚蠢。

而在政策抉擇上,當然有價值的追求,也有倫理的限制。能在價值與倫理上說服大眾,取得更多支持,當然極為重要。

然而政策抉擇也有工具理性與政治實力的問題。有時候道理說過大了天去,卻拿不出正確的具體數字來,或者根本毫學理根據,則擺明只能在同溫層取暖。再加上如果現實實力就是輸人一大截,那也只能徒呼負負而已。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