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關於詩】─平仄逶迤成山海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1267549_1098706063477012_7880925895470184540_o.jpg

 

當〈春江花月夜〉的歌聲響起,一晚的歡笑與燦爛即將落幕。第二輪的全體社員合唱時,開頭原本沒唱和聲,然而曲終時,我們仍情不自禁開始和聲。雖然時刻已近十點,耳裡縈繞著「昨夜閒潭夢落花,可憐春半不還家,江水江水流春去欲盡,江潭落月復西斜。斜月沉沉藏海霧,碣石瀟湘無限路。不知乘月幾人歸,落月搖情滿江樹」,依依不忍散去。

 

轉頭,我看見大我們十幾歲的學姊,對我們雙手比出大拇指來,學姊說她是物理系畢業的。跨越不同世代,相差二十、三十餘歲的社友們重新沉浸在歌聲中的江水與月光之中。

 

我在趕車之前,回頭再次望著燈火明亮的禮堂,那是一場始終不曾真正落幕的青春。我想對一堂的學長、學姊來說,也是如此。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在師大文學院勤七樓排練吟唱,氣氛很自在,嗓子也慢慢能放開。潘麗珠老師要我試著在第一章襯誦,我大膽朗誦,形式雖有,感情還未能融入。大約,年來與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的心境,乖隔太遠了。

 

隨後,吟唱隊到禮堂前練習走位,我興奮地對明緻說:好像大專聯吟的集訓喔!細瑣地聊著以前練習聯吟和大雅之聲的小事。

 

昨天跟老師說:我這個八八級的學長參雜其中,不知會不會顯老。老師慣來慈愛,連忙安慰我:看起來都還是學生的樣子啊!

 

老師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安安心心,厚著臉皮繼續躲在隊伍裡,大聲歌唱啦!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晚回母校去練唱,準備周日到「中國好詩詞」錄影。

 

等踏入文學院大樓時,已經七點,好幾個社團正在迎新,好多臉孔一看都還未脫高中生的模樣。看著他們的笑容,真心覺得讀大學,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旅程,就這麼展開。

 

一時忘記各樓層的關門時間,胡亂在各個電梯與樓梯間亂走,好不容易才走到勤七樓的視聽教室。

 

一進門就看到潘老師。一群人排成兩排,隊伍裡還有熟悉的明緻和家麒學長。似乎又回到大專聯吟集訓時的夜晚,老師還轉頭為大家介紹說:這是你們的大學長,啟嘉。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師大精靈之城BBS九月要關站,偶爾會回到南廬吟社社版備份一些資料。可能年齡漸大,行文、說話語氣都日漸淡薄,讀著以前的文字,尤其是寫給學弟妹的那些,總覺得語氣極為濫情,自己看了都不好意思。

比如說:
「在南廬待了這麼久.....終於等到你們這群良質美才的小朋友,好生喜悅。每次開會就覺得你們好棒。」
「學長不在乎你們得獎與否....要你們高高興興,風風火火......給你們的叮嚀是:多讀書,學著溫和敏銳多思考...帶幾分霸氣」⋯⋯
「啟嘉快回師大了,聽妳慢慢傾訴……」
「妳們今天很細心,真令人欣賞......南廬的女孩總像妳們一樣溫婉,真好。」

這些話,現在要我說,一定十分彆扭。當初怎麼說得這麼自然呢?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南廬詩譜  
今天要幫富鈞兄錄九宮大成譜的念奴嬌時,把《南廬詩譜》拿出來重新翻閱,指著譜和家菀討論著,說讀大學時一直不懂南廬吟社的學長們編的目錄為何頁數跳來跳去,第一首是35頁杜牧的〈山行〉,第二首就跳到119頁王安石的〈元日〉,第三首偏又是第1頁王昌齡的〈出塞〉。

邊說邊翻頁,看著那些學過的詩篇、詞牌、曲牌,依序念在嘴裡,翻過頁來,突然懂了學長姐們的用心。原來目錄的編排順序一如KTV的點歌本,按照二字部、三字部、四字部、五字部⋯⋯一路下來,然後再依筆畫多寡排列。所以翻揀時,一目了然,很容易找到所要的作品。

當年的我,顯然沒有用心,所以才感到費解。
《南廬詩譜》是學長姐們多年手抄影印而來,一旦寫定後,不像今日電腦排版,可以任意調整次序。歲月流轉,採譜不斷增益,就逐年加在書後。時日一久,曲子繁多,次第更難以調整,所以便從目錄下手,讓吟唱者容易找到篇目。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午在課堂上,翻起剛講完的〈雨霖鈴〉,試唱了一番,嗓子未
全開,嘔啞嘲哳,願意細聽的學生也少,唱到下片時,自覺根本
是焚琴煮鶴,就幾欲停下,只勉強唱完。

大四畢業前夕,在大雅之聲中,我的自選曲子就是雨霖鈴,本不
適合我的聲音與性格,可我歷來就愛唱這樣的曲子,聊作想像。
很刻意地挑了這首,自己練了許多次,上台後終究沒唱好。幸好
後來和子弘、珀源唱〈臨江仙〉,稍稍彌補了場面。

晚上騎車在街上時,嗓子終於開了,只滿路亂唱,從楊柳岸曉風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徵集汪中(雨盦)教授遺佚詩文啟事

  業師 汪公雨盦先生遽歸道山,哲人云萎,聞者莫不傷悼。竊思
山頹木壞,精神則並日月永輝。而其文章藝事,尤為天壤瑰寶。唯賦
性灑脫,所作詩文多不留稿。除收錄於《和陶詩》《儒城雜詩》《雨
盦書札》《雨盦書翰集》《汪中書法集》諸集者外,遺佚何啻倍蓰?
能無遺憾?本人雖曾發願蒐輯,但以個人之力,所獲實尟。今擬呼籲
各界賢達,師門高棣,廣事搜尋,將所珍藏、經眼之 吾師詩文,製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17屆南瀛文學獎古典詩類得獎感言

得獎作品:


在現代寫古典詩,常招來許多疑問,卻甚少知音。在落筆
與掩卷之間,我也常自我質問,寫些甚麼,寫給誰看。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芳明教授在一場演講中自述,曾在課堂間提到自己大學
時代的創作歷程,依稀說到那些刊登在報紙上的作品。隔
了一週,再度走到講桌前,桌上擺了一疊剪報,都是未能
憶起的筆名,連問了幾聲這是誰的作品,還順帶品評了一
番,直言這幾篇寫得不好,沒有印存的必要。再細看,原
來都是自己求學時代的作品。老師說:這大概就是所謂「
悔其少作」。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昨天一早,便與建良由基隆往瑞芳、轉入平溪,一路到了石碇。
要到華梵參加曉境雲聲古典詩創作比賽。沿途,滿山花開,一白
如雲,原來十分、菁硐乃至石碇有如許油桐花事,想來往年都錯
過花期,心裡就默想著,入場或許就寫「疑是流雲不飛去」的句
子吧!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印刷品真有種特殊的魔力,當文字流動在不定的眼睛前時,立刻
一如框在樣品櫥窗中,讓人掂論斤兩起來。

然而,現代的古典詩寫手或許可以例外,同樣的漢字堆疊起來,
在絕大多數的讀者眼中,與文案插畫、公共造景大約無異。排列
得過於齊整,稍顯得無趣。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寫在師大精靈之城 Nan-lu板上

一個八八級的南廬人,在眾多早已不識的ID中,還能感受到
這個版的溫度,心底有很深的歡喜。

南廬版剛設立的時候,我對 BBS的指令並不熟悉,不會上色
也不會繪圖。沒事就敲打拼湊著精華區,直到自己也無法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坐在台下,看著社上今年的活動回顧,有我、子弘、珀源的影像逐一穿插,
然而神往的卻是其他識與不識的臉孔,那些身影,不是我們,卻那麼熟悉。
似乎庸碌奔波的我們,離開青嫩還不太久。世故成熟早已經是生活慣習的身
段,嗓子囉唆叨唸的時間往前奔馳之際,竟還有機會可以接上瘋狂的年歲,
大聲唱歌。

雖然起的音高到可笑,我還是開心地唱完「關山月」,渾不顧已經破音五、
六次,難得還有放肆張狂的機會,在南廬自家的舞台上,誰曰不宜。幸好珀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接連忙累的一週後,極為戀床。勉強起身,趕往淡水,沿著捷運線一入
關渡,淡海粼粼,觀音山的稜線頗為明朗,極很可散步的天氣。然從南
部回來後的曬傷尚未痊可,兼以精神還是有些疲累,只得留待清閒。

出捷運站已經兩點三分,略遲了。打開計程車,直驅淡江大學。淡水鎮
上幾乎都是一百計價,路程其實很短,昏昏地繼續亂翻兩頁小說就進了
校區。文錙音樂廳在驚聲大樓內,沿路除了稀疏的指標,不復當年大專
聯吟的盛況。然而,我很珍惜這個重啟的開端。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專聯吟結束後,大家都有很深的感動,興奮,還不足以形容。

無論是不是南廬的學弟妹,無論常不常來,希望我們都記住這份烘烘暖暖
的感覺,或許有幾個人會加入南廬吟社。也會有更多的人又繼續為更多繁
忙的事來來去去,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補記2002師大國文解聘事件-除了遺憾之外


下午從繁忙的課務中猛抬起頭,接起學妹的電話,知道了師大國文系教評會的決定--三位老師還是得走。心裡卻似乎早有預感般,說不出的悶,空白,思緒卻出奇地沉靜。沉而且靜。

曾經深愛的系,怎麼會不了解呢?而對於結果,我不知從何說起,也已無話可說了。

謝謝曾經一起努力過的師友同道。還有一直未能當面致意的好多老師,你們讓人覺得溫暖。讓人覺得還有勇氣,可以好好讀書和教書,面對那些熟悉的孔子和孟子。雖然杜甫要走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瓊薇學姐幾乎是八○世代後期南廬人的縮影。
                                        學習過程中,有一種人,不一定是學習仰慕的對象,他們微笑,招手,然後用和煦而有神的眼睛看你,別有一種溫潤內藏又隱有鋒芒的風采。你永遠會記得他是學長,她是學姐,好像他們天生就是學長姐的樣子,而瓊薇就是。
                                        在社中自有博學工詩吟詞弄曲的能手,但只有這樣,是無法成就一個社團的。溫暖才令人依戀南廬,瓊薇那個世代的中文人總自然流露出那樣的特質。就好像唐裝在我身上,多少有點自覺和好古自愛的意味,在他們身上就是妥貼舒服而已。
                                        我是看了輝誠的藍布唐裝,大三、大四才慢慢學著穿。輝誠學長的骨架委實不宜傳統服飾,稜角太明,不瘦卻仍顯清狷寒臞之感,一如年少時他的脾氣。可是看他穿,我就覺得舒服。
                                        當年,社上人吟唱聲腔的表演氣味很淡,如果有機會聽到,卻有很多人的吟唱會讓妳感動,有些觸動還是在舞臺下才能感受。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8 Thu 2002 14:24
  • 老師

記師大國文系2002陳文華老師遭惡意解聘事件  


昨日我們一群曾經修過杜甫詩的學生們,有在學的大學生、研究生也有已經執起教鞭的。守在曾經那麼熟悉的杜詩堂外,為的就是再看看老師,再和老師說上兩句話。

如果一切不能挽回,以後師大的校園就再也見不到老師的身影,沒有課堂,沒有研究室;也沒有杜甫,沒有吳文英,沒有李商隱了。

永遠記得當年畢旅的第十天,一下車往寢室丟了行李,抱了杜詩鏡銓就往樸二○五跑。老師上課從不點名,何況我只是一個散漫的旁聽生。說不出為什麼,我就是捨不得這堂課。紅樓內有很多值得感念的夫子們,只是他們一個一個走了,而記憶也一段一段煙散。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18 Mon 2001 20:50
  • 飲酒

那天飲酒,覺得自己的酒量仍然頗佳,但心情已經不同。珀最近老笑罵著我亢奮,其實經過這一段日子,心思沉潛了不少,若非與老師同席,恐怕將飲得更少。我喜歡緩緩淺嘗,然後和幾個人,或者對著一個人聊好久好久。
        
我想念和陳文華老師在研究室聊天的日子,趁著餘暉,慢慢讓天色暗下來。到需要開開燈的時候,就走出研究室,慢慢走過文學院八樓的通道。
        
我記得在很深的夜,和奕任坐在男一舍的頂樓,一直聊著。偶爾我會拍拍他,偶爾他會讓我輕輕靠著或背倚著。極難得的星子亮了起來,,所有的聲響漸漸淡去。

日光大道已和那年不同,似乎再也沒有當年的感覺,我好想再有機會跟珀源躺在當中的草皮上,絮說著想隱遁一下的心情。這兩年,心靈的累還在,忙碌卻忙得更甚,連隱遁的心情都十分奢侈。我依然在愛戀之間起伏,珀則始終單身。過從相處猶密偶爾更甚往日,思慮隨著歲月滋蔓。不知幾時,還可以在草皮躺上一躺。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