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母仔囝】─我的巨蟹座阿母 (2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樓下鄰居家的國二女孩就讀遠在山裡的私立中學,寄宿在學校,每逢週末才回家。偶爾在進門、出門間,才會見到她緊抿著嘴迎面而來,或者低著頭緩緩前進的背影。

十八歲以前總是天天回家的我,其實有點難以想像週末才回家的青少年生活。不過辛勤苦讀,總應有所回報,女孩的媽媽到垃圾時和我家資深美少女閒聊,談起女孩的成績,指數著將來想讀的高中,在鄰近的那個燦爛都市裡。

我聽母親回家後轉述那幾個地名時,盤算著通勤的時間,心裡默默佩服這些用功的孩子。

資深美少女話鋒一轉,說起她對女孩母親的建議:「為啥不讀安中呢?安樂很好啊!」我皺著眉頭,沒多接腔。雖然負責學校的宣傳與新聞工作,卻向來不習慣直接推薦自己的學校,多多少少抱持著「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矜持。

母親下頭的話語更讓我驚奇,她竟開始分析在繁星的時代裡,怎樣選擇高中志願最為有利。甚至介紹了在安中的小小校園裡,可以參加什麼比賽和活動,對於將來的個人升請,可以增加什麼戰力。說到母孩的媽媽頻頻點頭說,如果留在基隆念安樂,好像也不錯。

我一邊聽,一邊偷笑,心想難怪現在選舉除了網路大軍,還要有菜市場耳語部隊,歐巴桑的推銷力,真是無與倫比。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資深美少女一大早看電視新聞,看著吳克群驚傳失聰的消息,狐疑地說:吳克群為啥長這樣?他不是應該有點年紀了嗎?

其實,我對吳克群的年紀與長相,也不甚了了。轉頭過去看螢幕,思量了半天,心裡還讚嘆資深美少女還真有跟上時代。

靈光一閃,才恍然大悟。趕忙說:你認識的那個叫黃克林,不是吳克群啦!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五十年前就國中畢業了,媽媽在補校開學前還是莫名地興奮。

頻頻問我,補校會有制服和書包嗎?我說沒有制服耶!日間部的水手服應該也不太適合「資深美少女」才是。

至於書包,倒是可以去買一個。繡著大紅ANLE字樣的後背包,看起來還挺時髦。美少女想了一想,沒搭腔。我說要不然像大愛劇場的林美麗師姑,小學上學背個包袱巾,應該復古得有點潮。飾演林美麗童年的鄧筠庭背起來十分可愛。老人家笑了一下,左想右想沒有定論,有時我騎車載她,她還會盯著鄰近小學或補習班的書包看了半天,問我說要到哪裡去買。

開學典禮後,資深美少女領回一疊課本,一回到家,就趕忙逐本翻開,翻了國文後翻英語,翻了英語後翻社會。一雙眼睛有近視,兼有老花,頻頻推著眼鏡上下端詳,讚嘆課本好大本。我的中學時代,國中已是菊八開本,而高中還是菊十六開本。那時覺得大開本的書,都是給還沒長大的孩子讀的,捧著小一號的高中課本,自覺得已經躋身成人之林。不想,媽媽反而對大開本的課本覺得新奇。

一頁一頁翻,偶爾還默默誦讀,突然嘆了好大一口氣,說:「有點難耶!好像比我們以前讀的還要難,有些都看不太懂。」我噗哧笑了出來,回說:「不是難,是新,有些知識沒學過,當然有點陌生啊!陌生的知識,聽老師教,學了就會了。」

資深美少女繼續嘆氣,「可是如果看不懂,不是很丟臉了」,我馬上一臉冏樣,回說:「如果你自己都會,那幹嗎去學校?幹嗎還要老師教?不會就問老師啊!」美少女繼續鑽牛角尖「可是不會,真見笑耶!」

沒想到資深美少女對於讀書還如此執著,我回說:「讀補校又不是要拿學位,考職務,輕輕鬆鬆念就好。當消遣,多學一點是一點,不是很好嗎?幹嗎給自己壓力?」沒想到她立即給我一記白眼,說「人家是努力要當好學生,你怎麼給我潑冷水?哪有這種老師!」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3 Sun 2016 23:26
  • 雞湯

忙了一整天,滿心歡喜地回家,準備晚餐時喝一大鍋熱騰騰的雞湯。

結果媽媽說,午餐時,弟弟一家四口喝得差不多了。我看著電腦螢幕,沒有回頭,說:「喔!」

隔了好一會,媽媽又說:如果真的想喝,我下禮拜有空再來買,再來煮。我繼續敲打著鍵盤,說:「喔!」

媽媽又繼續說:其實,今天你回家來吃午餐,你也有喝到啦!我沒說話。媽媽說:你說是不是。我說:「喔!」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還記得大學時代,家母有一次跟我通電話,說到舍弟與一個讀護理系的女孩交往,老人家多說了一句,交同樣教書的比較好。所以我弟沒多久就跟女孩分手了。

聽聞這件事,我立即就生氣了,再三警告家母不可以再干涉兒子的感情與婚姻,我一直說;你沒辦法幫人家負責一輩子,就算可以,感情和婚姻都是個人要承擔的事。我自己絕對不接受任何干涉,也絕對不准媽媽去干涉弟弟的感情。

這樣的大事,家母後來果然就沒發表過任何意見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忙了一整天,才剛進門,就覺得空氣裡浮漾著一點點悶悶的氣氛。媽媽說他沒煮飯,要我自己出外解決。
 

教書的弟弟,今天下午帶兩個孩子來。似乎來去匆匆,連晚餐都來不及吃,就說另有行程。
 

媽媽沒有說自己不高興,我也沒有說甚麼,走到書房裡喘氣。媽媽過了一會,又走到廚房煮麵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母親和慈濟的師姑隔著電話討論,安排著要去複查感恩戶個案的工作,話到終了,竟說:清明節快樂!讓我當場翻白眼。

 

等她電話掛上,我立刻說:哪有人在祝清明節快樂的啦?老人家不好意思地笑了:不然咧!那些擠在高速公路上的車子,不是都要為了過清明節嗎?不然要祝兒童節快樂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需要提早起床時,總會拜託早睡早起的媽媽喚我。如果約定五點半,她總會在四點半時就會緊張地叫我,然後才發現看錯時間,緊接著在五點十分時就叫我起床,很堅定地表示:已經五點半了。而且馬上就要六點了。

 

向來早睡的她,最近迷上了「大刑動」。她這年紀的婦女看電視的口味實在很離奇,看完大愛劇場後,可以緊接著看兇殺刑案或靈異傳奇。由於節目在深夜播出,每晚都要我在十一點時叫她起床收看。

 

我總是準時從電腦前跳起,跑到房間喚醒她,只是老人家非常隨興,總有那麼幾次,她一翻身,很開心地對我說:「謝謝啊!我決定繼續睡喔。」讓我一個人站在房門口目瞪口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周和雙魚座的朋友相聚,聊到我們常會自問自答,只是要極親近的人才能看到這一面。
 

今天,媽媽都在外頭為慈濟的活動忙碌,我則躲在家中,懶得出門。晚上十時許,我洗好頭髮,在房間裡一面吹乾,一面又開始自問自答,試作著自己出的段考試題。然後哈哈大笑!
 

突然間,媽媽不知何時出現在房門口,驚恐地看著我,問說:你在跟誰說話,又環視整個房間,似乎在我面前,剛剛有甚麼人存在一樣。
 

我趕緊恢復正常狀態,用力擠出微笑,說:喔!你回來啦!沒啊!我剛剛沒說話,是樓下,樓下,窗外的聲音吧!你一定很累了,趕緊休息喔!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11 Sun 2015 13:29

中午,和媽媽在情人湖左近吃了一碗海鮮粥。下午回家,在路上跟媽媽說晚上煮點鹹粥來吃吧!
 

說到粥,台南人吃粥,除了一早的稀飯,稱為「糜」之外,多數並不直接用米下鍋熬煮,而是煮好一鍋飯、一鍋湯,然後以飯入湯,有人稱作「飯湯」,也有人直接稱作「糜」。國語都統稱為「粥」。
 

媽媽在冰箱裡隨意挑出菜來,加點剩餘的肉絲,還有一點皮蛋,熬成湯。兩個人就著「飯湯」,再吃點豆腐乳,大快朵頤!大快朵頤!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班回家,媽媽正拾掇餐桌,準備要端上晚餐來。見我進門,喚我到廚房盛起鍋裡的炒麵。

 

等一切都就緒,我坐到餐桌前,瀏覽了一桌菜色。除了炒麵,還有一盤素油飯,應是媽媽到市場上買來的。媽媽準備餐食,向來出菜都是興之所至,有時極為簡單,有時又莫名豐盛。三不五時,就會同時端上兩種主食。通常就會緊接開始她「你選A還是選B」的拷問。

 

我為人向來「懂事」,身為溫柔的雙魚座男生,一定要努力善體女生的心意。媽媽親手做了炒麵,絕不能辜負,趕忙伸手盛了一碗。剛要入口,媽媽就說話了:「你看,你就不喜歡油飯。」我回說:「我哪有?」老人家嘴裡絕不肯饒人:「不然你為什麼不盛油飯?」

 

天地良心啊!炒麵是老人家的手藝,我當然要先吃啊!媽媽立即又接口:「我聽你在講,強詞奪理!」我端著飯碗,舉著筷子要入口,手停辦半空中,左右為難:「我只有一張嘴,如何同時吃麵又吃油飯?」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碩士論文研究清代儒者唐甄,所以有一大疊清代思想的藏書。不過我的興趣太雜,主要仍在宋明儒學與先秦道家,所以取得學位後,就很少讀清代研究的書。

 

這一陣子又從舊住處搬回一堆書,要將圖書放上書架時,卻找不到清代思想的書籍,讓我極為狐疑,只好先擺在別的書架。昨晚坐在書桌前,突然發現一整排當代新儒家的書籍,不知為何上移了一層,清代的書通通被擠到底層去了,讓我又驚又懼。

 

難不成有人闖空門,搬移了我的書架。苦苦尋思,最後才想起,幾個禮拜前,媽媽掃地時,不慎把一個小東西,掃進了書櫃下。我趕著上班,趕不及幫她搬開一整書櫃幾百本的書,便說晚上再搬,讓她氣得不得了。

 

原來,她自力救濟,把我整櫃的書都移了位。想必是要搬回書櫃時,打亂了我的排書順序。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餐後,在客廳陪家母看電視,她胡亂按著遙控器,我則翻讀著《明朝那些事》,正讀到王守仁平寧王亂,那年他四十八歲。

 

此時,老人家不知看到哪條新聞,突然問我今年教第幾年書,我隨口回答說:第十五年啊!

 

我以為她要開始數落我一事無成,稍稍坐直了身子,等著一頓訓示。少不得要從盤古開天開始,然後旁及七姑媽八姨婆九叔公十姊妹之類的。

 

結果,她輕鬆地數了一下:那不就孩要十年、十一年才能退休。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18 Tue 2014 09:52
  • 撿屍

過年後連綿幾日的雨,困住了基隆人的腳步。生長在南部的媽媽,不慣這麼長的雨季,忙完了打掃、料理、烘焙,種種的家務,只好手按著遙控器,在大愛台與各個新聞台間瀏覽。

我對那些切割零散的新聞畫面,常感不耐,躲在書房裡看歷史劇;媽媽卻像尋寶一樣,不斷留意上下左右各條跑馬燈的訊息。然後讀著字幕,時不時對著我同步播報著:那個誰誰誰,又怎麼怎麼啦!

當我正重看第N遍大宋提刑官,看宋慈玩著人頭骷顱,破解案情時。媽媽在客廳裡大喊:甚麼叫傷屍?

我摸不著頭腦,在腦海裡胡亂拼湊字詞時,媽媽又接口:就是最近新聞常出現的啊!有沒有?有人去抬屍!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798135_811181055562849_231492415_n  
昨晚一過子時,巷子裡接連傳來鞭炮聲響,社區裡有不少人還保留著拜天公的習俗。我坐在書房裡,喝著茶,探看著窗外夜色。想著舊日廳堂裡擺設的三牲、五果、山珍、海味、五齋、六菜,還有一個蛋糕,有時只是素面裝飾著黑棗、櫻桃,有時則奢侈厚重擺上奶油大蛋糕。

初八晚上,常常一過九點,大廳就敞開大門,擺放案桌。像早就排練過的動作一樣,父親逐一安放著香爐、花瓶、金鼎、茶杯、酒杯,母親則在廚房與廳堂間進出,呼喊著小孩幫忙。電視機開著,閒話聊著,這一晚就像還沒過完的年。

也有好幾年,父親徹夜未歸⋯⋯,就是我幫忙著母親拾掇種種,憑著不牢靠的記憶,擺放杯盤菜碗,母親靜靜地把我擺錯方位的,又逐一調到該放的位置上。她沒說話,我也不開口亂問些甚麼!

大年開春的時節,看著供品,家裡今年的景況好壞就點滴在心了。在那些生活的縫隙裡,孩子自會有長大的覺悟。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05 Sun 2014 22:31
  • 冬陽

海科館   
一早冬陽正好,在窗外直逗人,日光亂竄著,在整街上與人、車爭道,擾得不能安寧。

母親洗曬了衣服、被單,收拾完廳房,一邊謄抄著慈濟的勸募本,一面叨念著要到海科館走走。早幾日,她就在晨間運動的同伴閒談中,知道海科館要開館。剛成為基隆市民的母子倆,正好可以在試營運的時候,悠閒地晃晃。何況,日頭這麼好,不出門簡直是罪過。

近午時分,帶著母親直驅八斗子,特地挑了家名聞遐邇的水餃店用餐。被日頭一驅趕,向來客滿的店面,更加熱鬧了。挑了剛騰乾淨的小桌,點了三十顆水餃、一碗豬肝湯、一盤魯味。⋯⋯等菜上桌時,看著客人不間斷地擠進門來,三個、四個、六個,都得在夾縫中側身,被塞到分散錯落的空位上。身邊跑堂與客人穿梭時,我則要不時騰挪自己的椅子。

水餃的滋味尚可,豬肝的口感稍柴,魯味則頗為怡人。只是客人太多,跑堂的男女手腳太忙,臉色就冷淡得很,讓人吃得不很心安。趕忙吃完,出了店門就往海科館騎去。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瓊瑤  
我時常覺得,和女子說話,需要另外一種語言。不管她是情人、朋友、女兒,或者是母親。否則饒是你口才再好,也是枉然!

母親來和我長住,日子過得極為平淡。我每日上班後,她就開始打理家務,清潔洗滌,鉅細靡遺。早餐時,便分享她晨間爬山時聽到的街談巷議,晚餐時,則向我一一評點各類魚肉時蔬的市價漲跌。然後叨唸收到哪些帳單,訓示如何省水,如何節電,如何資源回收、垃圾分類云云。

為了讓她可以時時更換話題,趕緊上網蒐羅她熟悉的小說,成批訂購舊書。既要逐筆挑揀,買進後又要高價低報。結果每當我興高采烈從便利商店領回,搬上四樓住處,堆疊展示時,不管報的價錢再低,都只會換來一句「無彩錢,買彼寡舊漚舊臭的小說,欲創啥物?」我瞠目無言,我書架上現有那幾本再庶民不過的《29張當票:典當不到的人生啟發》、《29張當票2:當舖裡特有的人生風景》、《這些事,里長管定了》、《菜鳥里長日記》,特地挑出來,老人家壓根沒翻幾頁,我當然⋯⋯只好另尋出路,買回這一大落舊書。

結果,六十歲的女子,充分展現她傲嬌的天賦,一面抱怨,一面牢牢捧著,用力睜著老花眼,早也讀,晚也讀。近二十本小說,不到一個月就全部讀完。還抬頭問我,讀完了後該怎麼辦?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0 Sat 2013 23:53
  • 饅頭

饅頭  

這兩年,媽媽喜歡動手做麵食,三不五時就會收到她冷藏寄送的水餃、餛飩、饅頭。還記得以前他老愛笑我「未輸是外省的來出世的」,因為我酷愛麵食,只要見滿鍋的麵條,立刻食指大動,早餐也嗜吃饅頭,勝過清粥。不想我離家日久,漸愛清粥、白飯;母親年紀大了,反而開始愛做麵食。她退休來基隆總會住得比較久,我到學校上班時,她就在家裡試作饅頭,上市場時還細細請教材料店的老闆發麵的技巧,一遍一遍試做。我的廚房器具簡單,她每次能蒸的量很少,還要分幾次蒸,但是母親樂此不疲,我吃饅頭時也覺得特別有味。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5 Sat 2013 22:22
  • 525

「媽,你在忙啥?」

「在分會忙啊!今天輪值。」平日嘮叨的媽媽穿起慈濟的制服時,說話總是特別包容與善解,我不禁微微彎了嘴角。

「阿囝仔,今仔日攏咧無閒啥?」

「無閒咧靜坐啊!」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30 Sun 2012 23:55
  • 家宴

近午,舍弟帶著妻兒,從三峽開車到基隆來,在舍下坐了一會。
媽媽看到孫子、孫女,極為雀躍,一會要抱,一會要餵,又親又
摟,急著要找點東西來招待。甚至走到我的書房來,一把抓過書
架上的 Q版孔子像,直問我說:「這個摔得破嗎?可不可以給小
孩子玩?」我皺著眉頭說恐會摔破,媽媽才作罷,而客廳裡,兩
個小孩早拿著那幾個我收藏的御守,玩得不亦樂乎。

怕弟弟一家子餓著,媽媽趕忙說要用餐,下了樓就到鄰近的餐廳
去,我隨意點了合菜,一旁媽媽還催促著:「點一道生魚片,點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