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阿腳老師評論私語言 (14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大法官釋憲正式宣告目前民法對於同性婚姻未予保障乃是違憲。除了為同志朋友開心,為自己的國家驕傲。身為一個教師,最歡喜的乃是可以有多一點力量,保障性別平等教育不受非專業的干擾。

然而,任何一項改革,法律工程往往只是第一層基石,要社會調適心態,改變文化生態,非數十年、百年不能竟其功。試看女權的保障,在我們的社會走了豈止百年有餘,然而時至今日單是女性能否擔任祭祖主祭、能否入族譜、能否捧斗、能否在娘家過年都能持續在拉鋸之中。選擇從母姓的比例極低,還是有無數的女性被迫放棄財產繼承。

而聚焦在職場之上,直至今年2月,女性平均薪資只有男性的86%,仍無法同工同酬。甚至對於育嬰假的討論,尚有許多人難以心平氣和面對,絕大多數請育嬰假的,也仍是女性。

原住民、新住民的平權處境,也還有極漫長的路途要奮鬥。那麼同志乃至多元性別、性傾向的人權路途,自然更是前途多艱。

國家機器的力量容或可以因一時民氣可用,因勢利導將原本的壁壘鑿出洞來,然而真正推倒高牆,乃至由破而立的工程,還得世代接力。

什麼是高牆?不只是反同人士的心中有,我們每個人的心中都立著,不在這個領域高聳,就在那個領域隔離,這堵高牆就是不能接受別人不依我們想像的秩序過活。所以極盡可能排除、抵斥自己認為不及格、不達標、不一樣的事物。

今日的釋憲結果,給我們一些力量。所有的改變總是很痛苦,卻充滿希望。每一步都艱難,所以要跨世代接力。重點是從現在開始,而且不放棄。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舊日讀《儒林外史》,看著些儒生的百般醜態,每每讓我覺得難堪,心裡總想天底下哪有如此極蠢極醜之事,大概都是小說家言,難免浮誇嘲弄,一如明代笑話裡滿是對讀書人的譏諷。

最讓人難以忍受的,便是老儒王玉輝逼死女兒一段,王玉輝整日想要著書醒世,宣揚禮教,揚名後世。自己的三女兒出嫁未久,丈夫便過世,這女兒的姐妹也都守寡在家,大概看慣了守寡的慘狀,決意殉夫而死。公公、婆婆和娘家母親百般勸解,要她打消念頭。而這父親不管不顧,竟對女兒說「這是青史上留名的事,我難道反攔阻你?你竟是這樣做罷。」

女兒絕食八日而死,做娘親的哭到昏死過去,醒來又大哭,而這親生父親竟又說:「你這老人家真正是個獃子,三女兒他而今已是成了仙了,你哭他怎的?他這死的好,只怕我將來不能像他這一個好題目死哩!」然後出門又仰天大笑「死的好!死的好!」

而等到這女兒被當成烈女,供奉進入節孝祠,整縣的仕紳、讀書人、朋友、親戚都來祭祀,紛紛稱讚這女兒為倫理綱紀增添光彩,是王家的好女兒。這當父親的才醒覺了人性,開始覺得悲傷。

當初讀這一段時,胸中氣悶到不行,一直想要伸手痛打這個讀書人,竟然可以沒人性到這種地步。吳敬梓寫他,可能帶有幾分憐憫,我讀來只覺得痛恨。

今日在網路讀到一則令人痛心的消息,不知是真是假,希望只是誤傳,希望只是錯誤的消息。

然而看著許多不涼不熱的嘲諷,登時就能理解,王玉輝是怎麼一步一步變成那樣,而那個女兒又如何會走到那一步。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支持羅東高中多元性別平等教育
聲援台南教師言論與行動自由

羅東高中特定學生家長因反對教師於生命教育課程,與學生研討多元性別平等觀念,對於課綱早已規範多年的重大議題與課程,率爾斷章取義,繼而透過種種手段向校方施壓,以個人情緒及意識形態,挑戰教師專業自主權,甚至干預學校行政職務安排,要求教師離開相關崗位,甚至揚言要訴諸教評會,嚴重妨礙教師工作權。

特定家長的這種做法,就是標準的「漚客」心態。

教師的專業,自有課綱及體制相關規範,而不是僅憑一、二家長個人的好惡可以論斷。更不能以一己之心態,隨意干擾學校課程與教法。

今日家長可以因為個人立場,反對同志在課堂上與同學們分享,明日你也能隨意反對其他領域、懷抱其他觀念的人士到校園分享。今日家長可以因為個人愛惡,反對教師的教學方法,明日也可因為自己不滿意某種「績效」,而隨意干擾教師的課堂。

更何況,今日任由家長干擾校園的性別平等教育,無異就是正式宣告,我們的社會可以隨意將不同性向者視為「異常」,視為「不必教」、「不可教」、「不應教」的課程,視為應該驅逐、排斥、遮蓋、漠視的對象。可以任憑學生對於家長不關心、不認同、不喜歡、無知的領域,繼續沿襲不關心、不認同、不喜歡、無知的態度。

這豈是教育?這豈是文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陣子,持續在自己的頁面為婚姻平權發聲,其實不單是為了同志的朋友。

我們的社會面對不同的群體,很習慣貼上各種標籤,諸如「不正常」、「不上進」、「有毛病」、「骯髒」、「變態」、「可能會傳染」、「會拉低平均素質」、「會有礙觀瞻」、「會帶壞我家小孩」......等等。

貼上異常的標籤後,再努力區隔、驅逐不一樣的群體,以確保一個純粹的環境。誤以為驅逐異類,會讓自己很安全。卻不知道,某一張標籤總有可能貼在我們自己的頭上,讓我們也成為被驅逐的對象。

今天我們可以坐視社會有人攻擊說同性戀不正常,自然也會有人敢說勞工放假太多會懶惰,更會有人敢喊外勞聚集很為危險、原住民就是不上進、遊民需要用水驅趕、社會住宅會降低社區品質、穿得暴露的女孩就是不自愛、罕見疾病的孩子會傳染、窮人就是喜歡佔人便宜、南部人就是素質低、外省人就是會賣台、陣頭的孩子就是壞......。

甚至,就會有人敢大剌剌地說社區高中的學習歷程就是不可信,胖子就是不知節制,說穿裙子的不能統率三軍。

我們縱容社會貼某A某B標籤,其實也在縱容社會有一天可以貼我們標籤。

而為了避免被貼上惡意的標籤後,落到主流之外,逼得所有的人都必須去掠奪更多的資源,用力把人踩在腳下,努力把其他人踢出競爭圈外。而擠到內圈的人,自然可以恣意嘲弄、看輕、更暴力地排除外圈的人,然後以為理所當然。甚至放肆狂言:歧視你是應該的。

更重要的是,在這種態勢中,人無法坦然的做自己,必須掩蓋自己的本來模樣,裝成社會所喜歡、所接受的樣子,符合競爭的態勢。避免被嘲弄、被傷害,甚至被隔離與淘汰。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別的宗教我沒意見。佛教長老要反對,也可以,請依佛理來說。
佛教的基本教訓是:
一、依法不依人。
二、依義不依語。
三、依了義不依不了義。
四、依智不依識。 

淨耀長老說昭慧法師不能代表佛教界,要以中國佛教會為準,首先就可能違背依法不依人。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137424_1517592204921727_7648063574701649108_o.jpg

民間信仰會如何看待同性婚姻,溫宗翰教授有專業論述〈民間信仰支持同性婚姻嗎?〉,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

我只就我一個信仰者的角度,提提自己的體驗與感想。所以如果有不同信仰的朋友,請不要覺得冒犯。

民間信仰與常民生活緊密聯繫,因而如果沒有經過宗教學者的論述、整理,很難建構起十分清楚的體系。直接反映的就是民間的生活與價值。

民間信仰幾乎就滲透在常民生活中,解決各種疑難雜症,從生老病死,到婚喪喜慶,從考試、購屋、動土、落成、購車、謀職、求偶、出入交通安全、當兵、出國、裝潢、開業等大事,乃至受到驚嚇、東西失竊、遺失、家人走失、無端心神不寧,幾乎都可透過祈神、問事、擲筊、抽籤、祭改、降乩、收驚等儀式處理。

換言之,對信徒而言,民間信仰是極其生活化的宗教,除非有盛大的祭典、科儀,否則人與神的連結,基本上並無神聖與世俗的分野。打個比方來說,民間信仰的神明,就是一個多才多藝,具備多方才能、技術、道法又深通人情世故的長輩,信徒就是遇到各種困難或者需要心理安慰的晚輩,來到廟裡,或者對著家中神桌,甚至朝頭頂祈求,讓長輩來解決困難。

長輩解決的模式,除了運用那些才能、技術、法術之外,最重要的便是通曉人情世故,總要將人情義理全部都安置妥貼,每個人都獲得該有的位置,獲得撫慰,獲得安置。

台灣民間社會的人情義理,簡單來說,就是讓人有路可走,凡事都有處理的餘地,可以商量,可以調整。神與人之間如此,神與祖先如此、神與神之間如此,神與孤魂鬼怪妖魅精邪,種種無形世界的份子都是如此。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最近的論爭中,反方連性別平等教育都拿出來攻擊。其中,我個人認為最莫名其妙的論點,就是把無性別廁所都拿出來攻擊。

首先,我讀小學的時代,很多學校都是男女共用同一間廁所。在那個天天都要穿制服到校的日子,要換運動服,還會一群人擠到廁所去換。有時男女生還會彼此有默契,男生手腳快先換,再換女生換。前幾年,有些未改建的鄉下學校,都還保留這樣的形式。只不知都改了沒?

後來,男女分廁逐漸變成主流,大家也似乎習慣這樣的文化。

而近年來,社會期待男女共同分擔家務、共同分擔照顧子女的責任,不要讓母職一手包攬所有孩子的用餐、如廁等生活打理。再加上高齡化社會下,許多長者無力自理如廁,需要晚輩或幫傭協助,親子廁所和無性別廁所便又因應而生。

另外,晚近幾年大家開始反省男女生理結構的不同,所以如廁所需的時間空間有極大的差異,所以一方面開始調整男女廁所比例,有些地方則採取無性別廁所的措施,讓女性有更多的使用彈性。如果有參加過進香團,當休息站客滿,男性廁所被「佔領」使用的情形,也不少見啊!

有些學者的研究,也主張無性別廁所的空間,因為較為開放,可能更能阻擋犯罪產生。

跨性別認同者的需求,並不是無性別廁所產生的唯一原因。

誠然,有不少男性、女性對於無性別廁所感到尷尬、不習慣,可以好好思索。但是連這都要攻擊說是同運的問題,簡直是胡言亂語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多人從衝擊傳統家庭價值、孝道觀念之類論述,主張不該修民法婚姻的規定。

然而民法的婚姻規定,本來就不以為維護所謂統家庭價值、孝道觀念為基準。而著重在婚姻當事人的權利保障與義務規範。

就以今日來說,決定要結婚的男女雙方,面對家長的反對,甚至家長以死相要脅,民法有沒有限制當事人結婚的權利呢?沒有!他們可能遭受社會人士攻擊為不孝,認為是衝擊傳統家庭價值,然而民法還是承認他們的結婚權利。

因為離婚、喪偶的男女,想要重組家庭,即使子女強力反對,甚至導致家庭破裂,民法有沒有限制當事人結婚的權利呢?沒有!他們可能遭受社會人士攻擊為不慈愛,不重視子女利益,沒盡到父母之責,同樣是衝擊傳統家庭價值,然而民法還是承認他們的結婚權利。

他們的行為,在某些社群看起來都是有倫理爭議的,甚至是失德的。依我信仰的儒家立場,我也認為有倫理爭議。世俗也會盡一切的力量去阻擾,所以他們可能還是結不成婚。

然而民法不會去限制當事人的婚姻權利,因為以法論法,在婚姻這件事,當事人的自由意志,顯然高過前述的倫理問題,而不容得法律限制當事人。

除非反對同婚一方,也認為前述有倫理爭議的雙方,法律也該直接限制其婚姻權利,否則所謂傳統家庭價值、孝道觀念之類的理由,不足以作為反對修法之理由。

而在同樣的評斷基礎上,AB有同樣的倫理爭議,反對派卻主張限制A,而不主張限制B,那就是明顯的歧視。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教師工會擔任幹部,不時會遇到同行問我:加入工會有什麼好處?值得每年交1200元的會費。

全教總每年做的事很多,洋洋灑灑要列幾十頁也沒問題,但是我知道這不是同行想要的答案。全教總透過國會遊說努力達成的高中導師費調整、課稅配套措施,有些同行可能也覺得無感。

從復興航空公司突然解散,興航員工緊急要組工會的案例,或許可以思索教師工會的意義。

工會第一展現的意義是團結,因為身為受雇者,不管我們的雇主是政府或私校校方,當雙方有爭議時,我們個人能與雇主抗衡的武器很少,因此必須透過結社,讓其他的受雇者一同來支持。

因為一個人的聲音,雇主可以漠視,行政與司法的保障可能曠日廢時,受雇者甚至不熟悉可以防禦的工具。然而當多數的受雇者透過組織集體發聲,甚至集體行動時,就比較能形成雇主的壓力,也能對政府主管機關與民選首長形成較大的政治壓力。

以公校的環境來說,目前受雇者無論加不加入工會,待遇、權益都一樣,所以有不少同行也認為無須加入。然而少一個人加入,自然也就少一份團結的力量。當團結的力量不足時,民選首長、主管機關與雇主代表自然不會感受壓力。

第二項意義也就是團體協商,組織可以代表成員與雇主針對勞動條件,展開協商。這不是等危機出現了,才倉促組成的自救會可以比擬。

以教師工作來說。工會組織要展現協商的力量,除了法定的功能之外,平日便要透過組織運作,與主管機關、民意機關、民選首長、家長團體甚至政黨、社區組織持續對話、遊說,爭取支持的力量。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我們要盡可能去協助不同的族群,共同消減歧視、維護弱勢、抵抗壓迫?

因為我們自己的身上本就疊合了不同身分,我們在某些身分上可能是主流強勢者,在另外一個身分上可能就是受壓迫者了。

當我們有力量時,我們縱容歧視與壓迫,冷漠對待弱勢的處境。下一刻可能立即落入類似的處境裡,卻手無寸鐵,旁無幫手。

所以我身為教師,必須為其他勞動者說話;我身為異性戀,必須為不同性向者說話;我在升學上曾經是佔優勢者,要為教育資源的平等、公共化說話;我是閩南人,要為客家人、為原住民、為新住民朋友說話。

我們發聲、出手、寫文章、出席聲援,未必能扭轉什麼現實,但拉一把,至少可以不要讓他們處境更惡劣。

因為我也可能因為自己是殘障者、單身者、肥胖者、民間信仰信徒......等身分,而受到歧視、遭受不公平、分別對待。

而更重要的是:一體之仁。身為人,我們感受到另一個個體的處境,如此而已。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名編輯老貓在臉書提出以儒家為基底的華人社會,面對同志婚姻,傳統禮俗與家族觀念可能會衍生的糾結,經網友轉貼,引發不少議論。許多支持同運的朋友奚落他,不過我覺得老貓是很誠懇的,可以好好對話一番。

在台灣同志婚姻立法的拉鋸中,由於反對主力是以一神宗教為主,華人社會的傳統宗教、價值體系,在爭論中通常只是陪襯,偶爾才被提及,而所謂傳統被用以反對同志婚姻的理由,都只是諸如「中華傳統倫理」等套語,幾乎沒有進入實質討論,全然不是攻防的戰場。

說到底,這也是儒學之寥落,若撇開學術研究,對於現實生活世界的關懷,太過沉默。時日一久,傳統儒學自然難以和實存的生活對話。

【宗法的本質是政治】

夫婦雖屬五倫,然而傳統社會並不關注兩個生命在情愛與婚姻中,氣性吸引、親密連結乃至倫理對待的問題。傳統社會關注的乃是秩序安排,而不關心戀愛,也不關心夫婦的真實相處,而習慣以宗法、綱常、禮教強力規範,甚至成為國家刑律的基礎。

然而宗法、綱常、禮教的本質,根源乃是政治,是周朝以來的華人社會,解決政治運作秩序的法則,所以周人才要嚴格區分嫡庶,要確立大宗、小宗,要講正統,以排除政治傳承的干擾。

所以宗法、綱常、禮教不關心夫妻情愛,甚至在一般家族生活中,還會壓抑情愛。古人甚至說「恩愛夫妻不到頭」。因為親暱纏綿的夫妻相處模式,根本無法見容於禮法森嚴的大家族,所以焦仲卿與劉蘭芝、陸游與唐琬、沈三白與芸娘這些千古傳誦的恩愛夫妻,終成禮教社會下被迫仳離悲劇。

我想沒有人會樂見這種悲劇在現代出現。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苗博雅在蘋果的論壇發表〈當你心中只有校譽〉,評論中山女中校方與校友對《戀我癖EGO-HOLIC》MV的反彈,是「讓社會大眾看到了校園霸凌」,甚至說「納稅人投入大筆稅金養大的公立明星高中,竟然內建只想到自己的玻璃心?」

我覺得苗博雅如此評論真的已經推論太過了,「校譽、榮譽感」的文化不是只有明星高中有,而是一旦有我群與他群的分別,群體成員多半會油然而生,這種與他群的分別,對群體共同榮譽的維護,當然有利有弊,但推論到中山女中的護校,是心中只有校譽,而「不願正視校園霸凌可能存在於任何學校的事實」,則未免推論太過。

任何正常的教育工作者,自然會敏感地察覺在任何群體都可能存在霸凌,霸凌以肢體、言語,乃至更幽微的眼光、關係、文化存在,身為教育工作者自然感受極深。我想中山女高的校友、學生與教育夥伴,也自然會有所體悟。因為這本就是我們每日生活的環境,每日要面對的課題。

但是,這並不能否定人對於所屬群體、制服、榮譽的真切感情。一味認為這只是虛名、廉價的驕傲、膜拜私有的神主牌、玻璃心甚至鴕鳥心態,則未免太過牽強了。

白衣黑裙曾經是舊日台灣高中、國中女生制服的鮮明符號,然而當日式水手服、西洋式格子裙、連身裙早已蔚為主流的今日,白衣黑裙的選擇,就與今日的高中校園連結性不強了,所以白衣黑裙在今日根本無法成為一個泛指的符號,而可能變成很直接的專指。

誠然,創作者可以設定一專屬的情境敘事,然而在這支MV中,除了中山女中、北一女中的校服之外,並沒有完整、細緻的敘事鋪墊,讓閱聽者理解設定在中山女中的原因,進而對於劇中人物、情境能夠同情、同理。

相反的,中山女中的制服,在這支MV裡只是很廉價的符號,就是是遮蓋在純潔制服下的霸凌者。那麼,中山女高的校友、師生為何要承受這種廉價的消費呢?

面對廉價的消費,還不能喊痛,焉有是裡?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的童年時期,左撇子常會被逼著改用右手。

我常在餐廳裡、喜筵桌上,看到有些父母兇惡地斥罵,甚至動手往孩子伸出的左手重重打落下去。那聲:「啥人教你用倒手攑箸的?你擱用倒手,我就共你揌落。」讓人以為似乎慣用左手是什麼滔天大罪,人神共憤。非得要責打、叱罵,要人改過右手來。

當年的校園裡,也常看到部分教師,莫名執著要學生改成右手,真不知是哪家師範學校調教出來的,會學到這種理論。

台語稱右手為「正手」,左手為「倒手」,把左撇子稱為「倒手拐仔」,雖說其它漢語也有類似的古老語彙殘留,但每次只要聽到「倒手拐仔」、「倒手拐仔」,便使我忿忿不平。好像只要用右手,字寫得再醜,筷子拿得歪七扭八,都比用左手還正確。

我是右撇子,但我不能理解慣用左手是什麼罪惡,那根本是遺傳。而即便有人刻意要用左手,那也應該獲得理解與尊重。左手俠客、左投、左打,不但不是錯,反而常有特殊的表現。

有一些人換了較委婉的說詞,說是同桌吃飯,用左手會干擾其他人。看是言之成理,卻是活見鬼的詭辯。如果慣用不同的手,會相互干擾,為何不坐得開一些?為何不是相互體貼,相互禮讓。

時至今日,強要人改成右手的家長、教師,可能早已被看做失格,反教育。

然而同樣在今日,還是有人不斷做著類似的事。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蔡依林單曲MV《戀我癖EGO-HOLIC》因影中人物,穿著中山女高制服,引來諸多中山校友、學生、家長教師的反彈,而網路上許多評論者又反指這些護校的舉動,乃是霸凌,或者批評反應過激、不願正視MV文本的意涵,解讀偏差,過度連結,小題大作等等,一時議論洶洶。

創作者的確有其表達自由,然而既然選擇了這樣的手法、材料,自然要承受各種閱聽者的反應。有評論者要護衛、支持創作者,或要提出不同觀點,也可各自從其是非,無所不可。然而,許多針對護校心切的教師、校友譏評謾罵,則未免無聊。

每個人的身分本就交疊複雜,不同的身分,也有不同的視角與發聲位置。今天我純為一個局外人,單純是文學教師時,自然可以心平氣和,對於MV細加分析,評斷其手法優劣。

然而我一旦與所屬的群體連結時,面對令人不喜的畫面,難道不能有絲毫敏感、切感、痛感、惡感嗎?當我真確感到受傷、受辱、憤怒之時,因何不能釐清脈絡後,表達自我感受?

今日之事,若發生在安中,我身為國文教師、辯論社指導老師,自然有專業評論的空間,然而我若身為教師會理事長、新聞連絡人、身為一個對學校懷抱深情的安中人,豈能不表達我輩安中人在當下最真切的感情?

我表達感情,表達我感到受傷、受辱、憤怒的真切實感,並不表示我對於MV所傳達的意念缺乏省察與反思,純粹是我覺得這樣的手法有所不宜。

對於他人當下真切之感缺乏理解與體貼,那麼對於社會現象、對於文本的分析,分析得再好,也顯得很冷血。

當然冷血也是個人自由,無非你不體貼人,人也不體貼你,如此而已。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讀洪蘭對公共議題的論述,會發現她的目的常是要宣揚自己「勸世」的觀點,所以儘管立足於她所專長的腦神經科學,但是推論往往簡化,甚至荒謬。

 

以〈耐心等醜小鴨變天鵝〉為例,主張男女大腦發展情況不同,男女分校才能安排課表安排和教法,廖玉蕙老師已經有力指出謬誤,指出洪蘭「她沒有從『課程修正』上提供意見。却利索地一刀切下去,主張乾脆回歸男女分校,以絕後患。」而事實上「如果以目前教科書統一方式,分校也是無解。所以,前後的論證完全不相干。照說發展年齡不同,或性向不同應該從教材來思考,跟分校毫無關係。」

 

如果洪蘭的論述真有其理據,那麼恐怕我們要做的是提供男版課綱、和女版課綱,而不是主張男女分校而已。然而,大腦的發展,又豈是男女差異而已,個人的基因、族群背景、處境、文化刺激、教養方式都可能造成差距,如果準此推論,豈不是要種族分校、階級分校、城鄉分校、能力分校才是合理。何其荒謬的推論!

 

洪蘭認為「單一性別的學校中,學生可以在教室中,自由的做自己而不必特意表現給異性看。」然而,人只要生存於社群之中,何處不隱含著表演?在單一性別的環境中,不同於主流氣質與價值取向的個體,豈不更容易受到壓抑,乃至霸凌。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近年來,洪蘭的論述幾乎已經到了幾乎反智的地步了。慣常鋪演學術語言,卻不斷包裝過度簡化的「勸世」理念。

 

比如說不要理會別人的言語霸凌,自然可以止息紛爭。將青年的低薪現象,連結到閱讀能力不佳。宣揚減少選擇,才能強化自我控制,獲得快樂。甚至說老師揮鞭,學生學得更好。凡此種種,不勝枚舉。如今又主張男女分校,可以降低青春期的煩惱。

 

其論述的語言是腦科學的術語,所提倡的理念卻大體都是弟子規、昔時賢文、菜根譚等等世俗修身的觀念。

 

這種世俗修身的理念,作為個人處世的經驗談,本是隨人自由,未嘗不可。然而以此做為教育方針、政策思考卻大有問題。因為,這些思考多數都抹滅個性,強調順服,而不深入思考環境、體制的不合理之處。說白一些,就是馴化學生,不要挑戰掌權者、既得利益者。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公教優惠存款18%調整之間必然拉扯許多個人的生活處境,所以改革過程誠然應該考量最底層的生活所需,不要令其無所依憑,否則,對個人,對社會整體安全網來說,都不是好事。

然而18%調整更是公共議題,任意牽扯誰家貧富,誰做慈善多寡,誰屬哪家陣營,無法論證制度存在的正當性,更無法扭轉制度已然存在的危機。

在這則新聞中,讓人慨歎的是,在公共議題的討論中,我們往往不願正視議題本身利弊得失,而喜歡聚焦在私人言行的好惡,全力攀扯背骨、走狗、馬前卒、求榮等指控,競相人身攻擊。這類攻擊,多半影涉陰謀論,喜好指責對方別有所圖,卻不願回歸制度面認真討論。

因為制度面的挑論,常常是「瞞者瞞不識,識者不能瞞。」可是道德面的指控,卻是「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有誰知?」我無法確知劉明新不領18%所求為何,我也無法知道王正福批評劉明新「是冠冕堂皇之詞,求榮自己」是為舊日的教師群體請命,還是對於昔日的學生不爽而已。外人也不知道王劉二人是不是有私人恩怨。

當制度的改革已經迫在眉睫,糾結在各人的恩怨喜惡上,對於實際存在的問題,根本毫無助益,甚至會加速崩毀。我認為最有利的方式,就是提方案出來競合。認為不必改的一方,至少也要提出財源所在,說服政府和社會大眾,認為政府拿錢出來補很值得。

要嘛解決問題,要嘛說服大眾,捨此不為,全無助益。

 

延伸閱讀:退休師放棄18% 昔日導師批求榮自己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到報導上藤井樹說:「我真的不知道博愛座這種機制,是哪個智障發明的。」當場真的暴怒!

我也要直接說:「我真的不知道廢除博愛座這種建議,是哪個智障提出的。」我很討厭這樣說話,但是面對這種人身攻擊,用人身攻擊回應也是剛好而已。

博愛座的存廢不是不能討論,但是可以好好說,動輒在公共議題罵人智障,你是不會說人話了嗎?

對!「所有的位置都是博愛座」、「因為椅子並不會博愛,會博愛的是你。」說的都很美好。問題是靜下心來想一想,廢除博愛座後,需要位置的人會更容易有位置坐下來嗎?

在討論博愛座的過程中,大家都承認許多坐在博愛座或沒有讓座的人,可能自身都有不為人知的需求,別人無法從肉眼看出來。比如不能久站,比如女生生理期劇痛,比如懷孕初期。所以他需要自己開口請其他人讓座!

如果廢除了博愛座,你覺得那個生理期劇痛的女孩子會主動去跟眼前的男士、高中男生、歐巴桑、歐里桑說「不好意思,我生理期來,我很不舒服,請把位置讓給我」?還是默默忍受到下車。

還是你要反過來指責這個女孩子說:「直接說啊!為什麼不說?生理期有什麼不能說的?」靠!老娘生理期為啥要告訴你一個不認識的阿伯和大叔。

更可怕的事情是,博愛座與讓座文化有了爭議,很多人的直接反應竟然是直接廢掉。而不是讓社會更細密、更完整的對話。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支持年金要改革,我也認為教師群體不宜在此刻走上街頭。然而,退撫制度的設計不良,固然應該改正,卻全然不是基層教師的錯誤。合理的薪資待遇與退撫安排,本就是政府讓教師能安心工作的必要責任。我們認真教學,安己守分,並未貪取分外的財祿。

 

我不贊成教師群體此時此刻站上街頭,是因為我認為要有更明確的方案,要與各方具體討論,要與社會有更深入的對話,要體認我們與所有的勞動者都是一體。我更認為為了要讓年金永續存在,所有退休者、未來退休者、現在在職者所適用的制度,的確應該要適度調整。

 

然而退撫制度設計有缺失,哪裡是基層教師的過失,豈容蕭小姐你指長道短,誣指教師群體不公不義。我反對全教產的策略和主張,更反對蕭小姐如此的話術。

 

我們主張年金要改革,不是讓您來汙衊與踐踏的。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反對九三教師上街頭。

 

感性來說,如果退休金真的可以一毛都不減,人人都會說好,我當然也會說好,誰都想擁有無後顧之憂的退休生活。

 

然而,退撫基金虧損、破產的問題就在眼前,這不是掩耳盜鈴就能逃避的。基金一倒,無論在職或退休,都是無可逃避的大災難,更會危及整體社會的安全。

 

我們面對的現實問題就是我們當代人退休後的壽命越來越長,新進人員越來越少,銀行利率極低,基金設計之初提撥率就遠遠不足。如果不理性提出較和緩的改革方案,當基金虧損到最後,最後的結果就是被掌握權力者,粗魯的一刀砍。這一刀砍下去,試想會如何?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