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阿腳老師評論私語言 (16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
有些人認為Kolas Yotaka接任政府發言人,扮演政府與媒體、民眾溝通的橋梁,應該讓民眾易於掌握、理解他的名字,而不該強求民眾適應她的族名。

我們設想,今天接任行政院發言人的政治人物,如果姓名是極難的漢字。比如名為㸚、叕、㠭、㗊,又比如少見的複姓顓孫、澹臺、亓官、綦毋,我們會要求他為了溝通方便而更改姓名嗎?我們會請他改用更簡單、好讀的漢字來轉寫嗎?

冒犯他人的名姓、家族,乃至稱呼他人不得體,在華人傳統文化本就是失禮的事。為何面對不同政治立場的原住民,不少人就如此放肆呢?
.

二、
Kolas Yotaka在以漢字主流的社會中,要堅持以羅馬字標示自己的姓名,本來就是較為辛苦的事。對於她自己,乃至與她互動交流的人來說,難免會有所不便。

然而我們面對不同人的需求、尊嚴、身分認同,願意以更高的成本,去實踐平等與尊重,本就是文明與教養的展現。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晨起閱報,在聯合報民意論壇讀到退休校長蔡田發表的「期許新教長…該讓不適任教師走了」。
 

該篇投書藉由新教長即將上任,主張教師法修法應該調整不適任教師的淘汰機制,所提出的觀點就是大家熟知的老生常談:認為處理不適任教師問題之所以曠日廢時,主因就在於「師師相護」。
 

於是這位退休校長提出來的解方,就跟校長團體、部分家長團體的主張一模一樣:「降低教評會中教師代表名額,或是將不適任教師處理單位,由學校教師會移至上一級教育主管機關來處理。」
 

首先,不適任教師的處理機制是「學校教師評審委員會」,也就是我們慣稱的「教評會」,而不是教師會。很難想像一個退休校長,連他自己擔任主席主持過的委員會到底為何,都搞不清楚。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家裡浴室的水龍頭老舊不靈光,請了水電師傅來處理,師傅三兩下動手處理完,一面和我閒話,一面遞過名片來。我看了師傅的姓氏,立即鞠躬禮稱:「解(ㄒㄧㄝˋ)師傅你好!」
.

原本正在收拾工具的他,很驚奇抬頭看我笑說:「咦?你會念耶!我遇到會念的,一隻手就數得出來!」我笑了一下:「我教國文的,而且我看過小當家。」那個山東特級麵點師,持著鋼棍的就是解師傅。不過,水電師傅顯然不知道我在說啥,逕自說「很多人都叫我解(ㄐㄧㄝˇ)師傅,時間久了。我都想ㄐㄧㄝˇ就ㄐㄧㄝˇ吧!我都等大家熟了才會加一句,『解』有一個破音讀作ㄒㄧㄝˋ,我自己習慣讀作ㄒㄧㄝˋ」我理解師傅的無奈。
.

其實國文老師經常會在第一刻,遇到不知如何念出學生名字的困窘。我很喜歡的一個校友,我都暱稱她「公主老大」,名字中正好有個美麗的「珺」字。有回廣播喚她,我字正腔圓念出「ㄐㄩㄣˋ」來,不一會,她氣喘吁吁跑上來,竟然是要跟我更正讀音,叮囑我下次要記得讀成「ㄐㄩㄣ」。這對習慣注音打字的我來說,當下就陷入頭手分離的尷尬中,
.

不過名從主人,當事人命名時,用了某個喜歡的漢字字形,卻要讀成相近的另一個讀音,在台灣社會中其實還頗為常見。
.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遭逢颱風要不要停班停課,除了風雨動態、法規原則之外,本來就有首長與政府團隊的綜合判斷。考量市民生活樣態、交通吞吐容受、防災需求、產業影響.....等等。

當然,政治人物也自然會考慮選民好惡。說只依據專業考量,不考慮選舉、輿情反應,這就未免矯情了。

就算醫生醫療、教師教學、建築師設計,都不會只有純專業考量,也會考慮對象的需求與感受,因為我們都必然要處理人的問題。

處理人的問題,取捨就會極為複雜。雖複雜仍要斷然取捨,取捨就會有得失損益,決策會有偏差、誤差、落差,會引來政敵、監督者、媒體、民眾批評,這原本都是極為正常的事。

偏差、誤差、落差,就是修正、修正再修正。

但是長期以來,政治人物、媒體或者部分民眾對於決策效應的要求,都趨近於病態了。

以颱風停班停課來說,風雨強度連中央氣象局也難以完全預估。交通需求則跟連假、大節慶時一樣,交通單位也很難真的抓到精準。至於民眾能不能自主停班,主張災害避讓權,則根本就是勞動權力有沒有具體落實的問題。

但是,部分民眾、各種評論者往往苛求政治人物要神準,政治人物更有成為神的渴望,幾乎不容許有偏差、誤差、落差。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經過全教總夥伴長期努力,賴揆拍板定案明年一月提高國小兼任及代理教師的授課鐘點費。

無論是組織的努力,或者政府的決策都值得鼓勵。一點微小的進步,無論成就在誰的手,都應該肯定。

我自己是藍色選民,但是不管哪一黨執政,只要能讓群體更好,我一定要大力按讚。支持他們往更好的地方前進;擺爛胡搞的不管是誰,只要傷害群體,也應該該大聲吹哨,用力抨擊。

結果這樣的政策一出,看到有些留言竟然是「製造在職和退休的對立」、「選舉買票騙票的計算,一切等騙到了,在(再)溯及既往剝奪更多」。讓人真的很搖頭。

這是要切割更多友好的勢力,還是要樹立更多敵人?

其實很多政策的推展都是科學的問題,

第一、政府的錢夠不夠做;
第二、代表你群體的選票或選票影響力夠不夠大。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七月一日年改新制上路,各方熱議再起。指責年改的聲浪不小,為年改辯護的也聲勢洶洶。支持改革的一種論述路數卻讓我看得很不慣,這種論述便是只計算身為受雇者的公教人員自己每月繳了多少,然後再認定退休公教在道理上只該領自繳的部分。卻渾然忘卻政府身為雇主每月要繳的部分,就是雇主責任!

受雇者領這部分是天公地道,不是占誰便宜,這是勞動權益的一部分。

論述時漏掉這部分是要脫卸政府的責任嗎?還是要順便鋪墊免掉企業主對民間勞工的責任?

再講一次,雇主應付的公保、勞保、退撫、勞退都是雇主的責任,受雇者本來就該領到這部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辯論場上,政策性命題要提出損益比,說明取捨後的效益。

在現實的世界中,任何具體的方案,本就是有得有失,很多時候要妥協,更有在權衡利弊後,不得不然的選擇。

而在選擇之後,往往還要隨時調節、修正。

然而我們的社會在討論公共議題時,從統獨、年金、課綱、核能、死刑,乃至小如一根吸管,許多討論者都一定要弄到只此一途,沒有其他可能,凡是稍有遲疑、討論,便是邪魔歪道的地步。

有些人不管是取捨或推論,都要說到百分之百,沒有商量,沒有例外。

這不是堅持價值,這是戰略愚蠢。

而在政策抉擇上,當然有價值的追求,也有倫理的限制。能在價值與倫理上說服大眾,取得更多支持,當然極為重要。

然而政策抉擇也有工具理性與政治實力的問題。有時候道理說過大了天去,卻拿不出正確的具體數字來,或者根本毫學理根據,則擺明只能在同溫層取暖。再加上如果現實實力就是輸人一大截,那也只能徒呼負負而已。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禁用塑膠吸管,或者鼓勵環保餐具,我的疑慮不在於個人的使用習慣。擔憂的也不是即將實施的內用禁止,而是未來全面禁止使用。

對於和我生活型態類似的人,不用塑膠吸管,使用環保餐具,只是改變生活習慣。頂多是不便,頂多減損一下用吸管的爽度而已。

這種方便或者爽度,相對於環保理念來說,當然值得犧牲。

然而,有許多人的生活型態,卻不方便使用湯匙或環保餐具,比如建地的工人。除非業主特意提供,否則建地往往是不方便清洗之處,而且施作時不免煙塵瀰漫,因此一次性的餐具,用過即丟,會是最便利的選擇。

我們可以嘗試想像,在建地、工廠中,用吸管喝飲料比較方便?還是直接打開,以口就杯,或者用湯匙撈取比較可行?

許多勞動者的工作環境與條件下,要求改變生活習慣,會遠比我們身處辦公室的工作型態或家居生活困難得多。而他們面對改變,所要承受的成本,也往往比中產階級來得大。

再比如能好整以暇,小心清理環保吸管的人,多數是經濟無虞,生活機能正常的人。今天如果要照顧長照家人,心力交瘁的家庭,單是清洗一根吸管這種瑣務,就可能讓人爆炸。

這種設想很極端嗎?這種需求很少嗎?能不能為那些不方便的人,再多設想一些?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世大運我國游泳代表隊遴選過程遭選手丁聖祐質疑,網路喧騰,甚至引來葉丙成教授評論。這兩日,我持續在看雙方的交鋒,心中原本未有定論。

世大運游泳總教練李澄峯所說的標準,或許有其考量。但是對於選手而言,也的確有太多難以明確掌握的變數。然而這兩日討論下來,官方與泳協似乎也不曾打算嚴肅面對遭受質疑之處,研商出更可受檢視的模式。

結果,今日體育署的回應一出,則讓人大為光火。一是乾脆取消其他女選手的個人賽項目代表資格;二是研究是否破格徵召丁聖祐。

這個舉措一出,完全沒有檢討遭人質疑的遴選模式,不曾提出更好的調整方向。只是用這樣的動作將丁聖祐打成要糖吃的小孩,然後再把她推向害別人不能參賽的白目。

這不叫解決事情,這叫「創空(tshòng- kháng)」,無非就是鬥爭手法而已。為了鬥一個不聽話放炮的選手,乾脆把其他選手一起拉下去當賭注。

官方與協會覺得這樣會賭贏嗎?本來心裡還在看雙方交鋒結果,如今這動作一出來,是非就很明白了。

官方和泳協可能有自己的小圈圈玩法,覺得可以這樣玩下去,但是在這種網路時代,可能就是把自己也玩完。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曾經在基隆街頭,苦尋一顆南部粽、一塊碗粿而不可得,心思浮動難過,心急火燎騎車到台北去,只為在王記府城肉粽坐下來,喝一碗菜頭虱目魚丸湯,啃上兩顆肉粽。

我曾經因為農曆三月十一日回不了學甲,換了幾班車,跪在大龍峒保安宮保生大帝的神案前,喃喃祈禱。只因為基隆市區是漳州移民的老城市,沒有大道公廟,難以稍解我的思鄉之情。

曾經,我在基隆城隍日巡的隊伍中看到七股唐明殿城隍的神轎,樂得跟拍許久,只因為七股和學甲同屬於北門區。

曾經,我在火車站、轉運站看到新營、鹽水、麻豆、佳里的地名感到興奮,因為再過去一點點就是學甲。

我見到李姓、高姓、柯姓的孩子,總是特別憐愛,因為那隱隱然似乎讓我感受了血脈與姓氏的連結。看到謝姓、陳姓、周姓則倍感親切,因為在原鄉,那就是相鄰的聚落。再遠一點則有莊姓、楊姓、邱姓、劉姓......。

我當了二十餘年的異鄉遊子。即使只是在台灣這塊土地的不同城鎮裡,我都會為原鄉的一切感到激動。

我讀師大,有機會認識許多來自東南亞的僑生,無法在年節時返鄉,買不起機票,甚至為了學費要休學打工,復了學再休學打工,每回休學就是為了下一次可以復學,用兩倍、三倍的時間讀完學位。有很多次,看到寒暑假快搬空了的宿舍,寥寥的人影在走廊上徘徊,迴盪著響亮的廣東話,或者獨特的馬來腔福建話。

我是本地人,卻每回都為那樣的背影感到惆悵。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法官釋憲正式宣告目前民法對於同性婚姻未予保障乃是違憲。除了為同志朋友開心,為自己的國家驕傲。身為一個教師,最歡喜的乃是可以有多一點力量,保障性別平等教育不受非專業的干擾。

然而,任何一項改革,法律工程往往只是第一層基石,要社會調適心態,改變文化生態,非數十年、百年不能竟其功。試看女權的保障,在我們的社會走了豈止百年有餘,然而時至今日單是女性能否擔任祭祖主祭、能否入族譜、能否捧斗、能否在娘家過年都能持續在拉鋸之中。選擇從母姓的比例極低,還是有無數的女性被迫放棄財產繼承。

而聚焦在職場之上,直至今年2月,女性平均薪資只有男性的86%,仍無法同工同酬。甚至對於育嬰假的討論,尚有許多人難以心平氣和面對,絕大多數請育嬰假的,也仍是女性。

原住民、新住民的平權處境,也還有極漫長的路途要奮鬥。那麼同志乃至多元性別、性傾向的人權路途,自然更是前途多艱。

國家機器的力量容或可以因一時民氣可用,因勢利導將原本的壁壘鑿出洞來,然而真正推倒高牆,乃至由破而立的工程,還得世代接力。

什麼是高牆?不只是反同人士的心中有,我們每個人的心中都立著,不在這個領域高聳,就在那個領域隔離,這堵高牆就是不能接受別人不依我們想像的秩序過活。所以極盡可能排除、抵斥自己認為不及格、不達標、不一樣的事物。

今日的釋憲結果,給我們一些力量。所有的改變總是很痛苦,卻充滿希望。每一步都艱難,所以要跨世代接力。重點是從現在開始,而且不放棄。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覺得臺灣大眾對於非營利事業的思考,往往陷入一種極度的潔癖,將所有的公益行動,都以個人無償的善行做為衡量基準。然這根本是謬誤的想像。

很多公益行動,完全不能只靠個人的善行無償完成,而是需要一套完整的機制來推動、調度、運作。個人的善行是一個發端、一股強烈的動力。然而個人的善行要真正產生力量,卻必須仰賴一整套專業、精確、冷靜的機制,也須要一個相互協作的平台。

以血液捐助而言,設想一下,如果沒有這個平台,各醫院獨力處理,對需要各種血液的醫療現場來說,情況會更好,還是變差?如果沒有這個平台,各醫療單位如果要協力運作如何進行?這個平台,如果交給政府運作,我們的負擔會變輕還是變重?

這個平台、機制如果要存在,那每個運作環節都必然有收支,許多人力都需要財力支持。根本不可能單靠著善行、善念,帶動所有的運作。

每個環節都要無償,那無常可能會來得快很多。

原文:https://www.setn.com/News.aspx?NewsID=216279

 

15940843_10154792535097457_6094425860288731896_n.jpg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論愛異性或愛同性,所有的感情,本就是既甜蜜又艱辛;而婚姻更是生活無數細瑣的累積。

除非一輩子都虛假應對,否則所有人的感情、婚姻,本就與我們的生命質地,緊密相繫。所有生命的問題,沒有範本,也沒有SOP。在甲的身上,可能雲淡風輕,在乙的身上可能天崩地毀。在我身上覺得幸福的事,在你身上可能覺得窒息。

你只能在歷程中的每個當下,親自去體驗與摸索,尋找幸福可能的答案。

我們只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不是別人的,不是父母的,不是兄弟姊妹的,不是子女的,不是任何老師、網紅、權威、專家的答案。就是屬於自己,最多就是相戀、相持、相守兩人之間的答案。

現代教育,本來就無法給每個人幸福的想像與標準的的答案。即使勉強給了,也通常不適用多數的人。因為知識本來就不是為幸福和標準而準備。

性別平等教育、人文教育、哲學教育、語文教育,甚或每一門學科的教育,都旨在帶領你理解,更貼近這個世界的真實面貌。盡其可能給你普遍的機會,讓你生長出應對、解決的能力,並學會尊重與接納的心態。

你硬生生要剝奪、遮蓋、掩藏某一部分,無非就是弄盲了孩子的眼,等他有一日受到碰撞,發現世界不是原本想像的樣子,你想他恨的是誰?

沒有人可以陪小孩子一輩子,也不可能遮掩他一輩子。在網路的時代中,你可能連遮掩他三天都做不到。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舊日讀《儒林外史》,看著些儒生的百般醜態,每每讓我覺得難堪,心裡總想天底下哪有如此極蠢極醜之事,大概都是小說家言,難免浮誇嘲弄,一如明代笑話裡滿是對讀書人的譏諷。

最讓人難以忍受的,便是老儒王玉輝逼死女兒一段,王玉輝整日想要著書醒世,宣揚禮教,揚名後世。自己的三女兒出嫁未久,丈夫便過世,這女兒的姐妹也都守寡在家,大概看慣了守寡的慘狀,決意殉夫而死。公公、婆婆和娘家母親百般勸解,要她打消念頭。而這父親不管不顧,竟對女兒說「這是青史上留名的事,我難道反攔阻你?你竟是這樣做罷。」

女兒絕食八日而死,做娘親的哭到昏死過去,醒來又大哭,而這親生父親竟又說:「你這老人家真正是個獃子,三女兒他而今已是成了仙了,你哭他怎的?他這死的好,只怕我將來不能像他這一個好題目死哩!」然後出門又仰天大笑「死的好!死的好!」

而等到這女兒被當成烈女,供奉進入節孝祠,整縣的仕紳、讀書人、朋友、親戚都來祭祀,紛紛稱讚這女兒為倫理綱紀增添光彩,是王家的好女兒。這當父親的才醒覺了人性,開始覺得悲傷。

當初讀這一段時,胸中氣悶到不行,一直想要伸手痛打這個讀書人,竟然可以沒人性到這種地步。吳敬梓寫他,可能帶有幾分憐憫,我讀來只覺得痛恨。

今日在網路讀到一則令人痛心的消息,不知是真是假,希望只是誤傳,希望只是錯誤的消息。

然而看著許多不涼不熱的嘲諷,登時就能理解,王玉輝是怎麼一步一步變成那樣,而那個女兒又如何會走到那一步。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支持羅東高中多元性別平等教育
聲援台南教師言論與行動自由

羅東高中特定學生家長因反對教師於生命教育課程,與學生研討多元性別平等觀念,對於課綱早已規範多年的重大議題與課程,率爾斷章取義,繼而透過種種手段向校方施壓,以個人情緒及意識形態,挑戰教師專業自主權,甚至干預學校行政職務安排,要求教師離開相關崗位,甚至揚言要訴諸教評會,嚴重妨礙教師工作權。

特定家長的這種做法,就是標準的「漚客」心態。

教師的專業,自有課綱及體制相關規範,而不是僅憑一、二家長個人的好惡可以論斷。更不能以一己之心態,隨意干擾學校課程與教法。

今日家長可以因為個人立場,反對同志在課堂上與同學們分享,明日你也能隨意反對其他領域、懷抱其他觀念的人士到校園分享。今日家長可以因為個人愛惡,反對教師的教學方法,明日也可因為自己不滿意某種「績效」,而隨意干擾教師的課堂。

更何況,今日任由家長干擾校園的性別平等教育,無異就是正式宣告,我們的社會可以隨意將不同性向者視為「異常」,視為「不必教」、「不可教」、「不應教」的課程,視為應該驅逐、排斥、遮蓋、漠視的對象。可以任憑學生對於家長不關心、不認同、不喜歡、無知的領域,繼續沿襲不關心、不認同、不喜歡、無知的態度。

這豈是教育?這豈是文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一陣子,持續在自己的頁面為婚姻平權發聲,其實不單是為了同志的朋友。

我們的社會面對不同的群體,很習慣貼上各種標籤,諸如「不正常」、「不上進」、「有毛病」、「骯髒」、「變態」、「可能會傳染」、「會拉低平均素質」、「會有礙觀瞻」、「會帶壞我家小孩」......等等。

貼上異常的標籤後,再努力區隔、驅逐不一樣的群體,以確保一個純粹的環境。誤以為驅逐異類,會讓自己很安全。卻不知道,某一張標籤總有可能貼在我們自己的頭上,讓我們也成為被驅逐的對象。

今天我們可以坐視社會有人攻擊說同性戀不正常,自然也會有人敢說勞工放假太多會懶惰,更會有人敢喊外勞聚集很為危險、原住民就是不上進、遊民需要用水驅趕、社會住宅會降低社區品質、穿得暴露的女孩就是不自愛、罕見疾病的孩子會傳染、窮人就是喜歡佔人便宜、南部人就是素質低、外省人就是會賣台、陣頭的孩子就是壞......。

甚至,就會有人敢大剌剌地說社區高中的學習歷程就是不可信,胖子就是不知節制,說穿裙子的不能統率三軍。

我們縱容社會貼某A某B標籤,其實也在縱容社會有一天可以貼我們標籤。

而為了避免被貼上惡意的標籤後,落到主流之外,逼得所有的人都必須去掠奪更多的資源,用力把人踩在腳下,努力把其他人踢出競爭圈外。而擠到內圈的人,自然可以恣意嘲弄、看輕、更暴力地排除外圈的人,然後以為理所當然。甚至放肆狂言:歧視你是應該的。

更重要的是,在這種態勢中,人無法坦然的做自己,必須掩蓋自己的本來模樣,裝成社會所喜歡、所接受的樣子,符合競爭的態勢。避免被嘲弄、被傷害,甚至被隔離與淘汰。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別的宗教我沒意見。佛教長老要反對,也可以,請依佛理來說。
佛教的基本教訓是:
一、依法不依人。
二、依義不依語。
三、依了義不依不了義。
四、依智不依識。 

淨耀長老說昭慧法師不能代表佛教界,要以中國佛教會為準,首先就可能違背依法不依人。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5137424_1517592204921727_7648063574701649108_o.jpg

民間信仰會如何看待同性婚姻,溫宗翰教授有專業論述〈民間信仰支持同性婚姻嗎?〉,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

我只就我一個信仰者的角度,提提自己的體驗與感想。所以如果有不同信仰的朋友,請不要覺得冒犯。

民間信仰與常民生活緊密聯繫,因而如果沒有經過宗教學者的論述、整理,很難建構起十分清楚的體系。直接反映的就是民間的生活與價值。

民間信仰幾乎就滲透在常民生活中,解決各種疑難雜症,從生老病死,到婚喪喜慶,從考試、購屋、動土、落成、購車、謀職、求偶、出入交通安全、當兵、出國、裝潢、開業等大事,乃至受到驚嚇、東西失竊、遺失、家人走失、無端心神不寧,幾乎都可透過祈神、問事、擲筊、抽籤、祭改、降乩、收驚等儀式處理。

換言之,對信徒而言,民間信仰是極其生活化的宗教,除非有盛大的祭典、科儀,否則人與神的連結,基本上並無神聖與世俗的分野。打個比方來說,民間信仰的神明,就是一個多才多藝,具備多方才能、技術、道法又深通人情世故的長輩,信徒就是遇到各種困難或者需要心理安慰的晚輩,來到廟裡,或者對著家中神桌,甚至朝頭頂祈求,讓長輩來解決困難。

長輩解決的模式,除了運用那些才能、技術、法術之外,最重要的便是通曉人情世故,總要將人情義理全部都安置妥貼,每個人都獲得該有的位置,獲得撫慰,獲得安置。

台灣民間社會的人情義理,簡單來說,就是讓人有路可走,凡事都有處理的餘地,可以商量,可以調整。神與人之間如此,神與祖先如此、神與神之間如此,神與孤魂鬼怪妖魅精邪,種種無形世界的份子都是如此。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最近的論爭中,反方連性別平等教育都拿出來攻擊。其中,我個人認為最莫名其妙的論點,就是把無性別廁所都拿出來攻擊。

首先,我讀小學的時代,很多學校都是男女共用同一間廁所。在那個天天都要穿制服到校的日子,要換運動服,還會一群人擠到廁所去換。有時男女生還會彼此有默契,男生手腳快先換,再換女生換。前幾年,有些未改建的鄉下學校,都還保留這樣的形式。只不知都改了沒?

後來,男女分廁逐漸變成主流,大家也似乎習慣這樣的文化。

而近年來,社會期待男女共同分擔家務、共同分擔照顧子女的責任,不要讓母職一手包攬所有孩子的用餐、如廁等生活打理。再加上高齡化社會下,許多長者無力自理如廁,需要晚輩或幫傭協助,親子廁所和無性別廁所便又因應而生。

另外,晚近幾年大家開始反省男女生理結構的不同,所以如廁所需的時間空間有極大的差異,所以一方面開始調整男女廁所比例,有些地方則採取無性別廁所的措施,讓女性有更多的使用彈性。如果有參加過進香團,當休息站客滿,男性廁所被「佔領」使用的情形,也不少見啊!

有些學者的研究,也主張無性別廁所的空間,因為較為開放,可能更能阻擋犯罪產生。

跨性別認同者的需求,並不是無性別廁所產生的唯一原因。

誠然,有不少男性、女性對於無性別廁所感到尷尬、不習慣,可以好好思索。但是連這都要攻擊說是同運的問題,簡直是胡言亂語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多人從衝擊傳統家庭價值、孝道觀念之類論述,主張不該修民法婚姻的規定。

然而民法的婚姻規定,本來就不以為維護所謂統家庭價值、孝道觀念為基準。而著重在婚姻當事人的權利保障與義務規範。

就以今日來說,決定要結婚的男女雙方,面對家長的反對,甚至家長以死相要脅,民法有沒有限制當事人結婚的權利呢?沒有!他們可能遭受社會人士攻擊為不孝,認為是衝擊傳統家庭價值,然而民法還是承認他們的結婚權利。

因為離婚、喪偶的男女,想要重組家庭,即使子女強力反對,甚至導致家庭破裂,民法有沒有限制當事人結婚的權利呢?沒有!他們可能遭受社會人士攻擊為不慈愛,不重視子女利益,沒盡到父母之責,同樣是衝擊傳統家庭價值,然而民法還是承認他們的結婚權利。

他們的行為,在某些社群看起來都是有倫理爭議的,甚至是失德的。依我信仰的儒家立場,我也認為有倫理爭議。世俗也會盡一切的力量去阻擾,所以他們可能還是結不成婚。

然而民法不會去限制當事人的婚姻權利,因為以法論法,在婚姻這件事,當事人的自由意志,顯然高過前述的倫理問題,而不容得法律限制當事人。

除非反對同婚一方,也認為前述有倫理爭議的雙方,法律也該直接限制其婚姻權利,否則所謂傳統家庭價值、孝道觀念之類的理由,不足以作為反對修法之理由。

而在同樣的評斷基礎上,AB有同樣的倫理爭議,反對派卻主張限制A,而不主張限制B,那就是明顯的歧視。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