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課本多保守,多傳統。我舉高中國文課本為例就好。

三十篇經典選文敘事極為精采的《史記‧鴻門宴》,這篇選文排在高三課本。文中描寫到性格無賴,白吃狗肉的劉邦,原本貪財好色,進入到咸陽後,卻「財物無所取,婦女無所幸」。什麼是「幸」,早幾年的課本還只解釋為「稱帝王所到之處」,「帝王所到」是要到哪裡去?到山東,還是到海南?還是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

現在的課本稍稍進步一點,說「無所幸」就是「不近女色」,再解釋「幸」就是「臨幸」、「受帝王親近、寵愛」,請問在文意脈絡中,劉邦要如何「親近、寵愛」?送名車?送珠寶?送名牌包?還是手牽手,含情脈脈,兩人散步看月亮,指天誓言不相負。還是本土一點,小生小旦目尾牽電線?

拜託,劉邦一身流氓氣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別的宗教我沒意見。佛教長老要反對,也可以,請依佛理來說。
佛教的基本教訓是:
一、依法不依人。
二、依義不依語。
三、依了義不依不了義。
四、依智不依識。 

淨耀長老說昭慧法師不能代表佛教界,要以中國佛教會為準,首先就可能違背依法不依人。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137424_1517592204921727_7648063574701649108_o.jpg

民間信仰會如何看待同性婚姻,溫宗翰教授有專業論述〈民間信仰支持同性婚姻嗎?〉,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

我只就我一個信仰者的角度,提提自己的體驗與感想。所以如果有不同信仰的朋友,請不要覺得冒犯。

民間信仰與常民生活緊密聯繫,因而如果沒有經過宗教學者的論述、整理,很難建構起十分清楚的體系。直接反映的就是民間的生活與價值。

民間信仰幾乎就滲透在常民生活中,解決各種疑難雜症,從生老病死,到婚喪喜慶,從考試、購屋、動土、落成、購車、謀職、求偶、出入交通安全、當兵、出國、裝潢、開業等大事,乃至受到驚嚇、東西失竊、遺失、家人走失、無端心神不寧,幾乎都可透過祈神、問事、擲筊、抽籤、祭改、降乩、收驚等儀式處理。

換言之,對信徒而言,民間信仰是極其生活化的宗教,除非有盛大的祭典、科儀,否則人與神的連結,基本上並無神聖與世俗的分野。打個比方來說,民間信仰的神明,就是一個多才多藝,具備多方才能、技術、道法又深通人情世故的長輩,信徒就是遇到各種困難或者需要心理安慰的晚輩,來到廟裡,或者對著家中神桌,甚至朝頭頂祈求,讓長輩來解決困難。

長輩解決的模式,除了運用那些才能、技術、法術之外,最重要的便是通曉人情世故,總要將人情義理全部都安置妥貼,每個人都獲得該有的位置,獲得撫慰,獲得安置。

台灣民間社會的人情義理,簡單來說,就是讓人有路可走,凡事都有處理的餘地,可以商量,可以調整。神與人之間如此,神與祖先如此、神與神之間如此,神與孤魂鬼怪妖魅精邪,種種無形世界的份子都是如此。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YJ0ekCk5IE&t=236s

昭慧法師一作獅子吼,整個反同網民就崩潰了。

不談道理,開始針對他宗教師的身分攻擊,滿籮筐髒穢不堪的性攻擊語言也紛紛出籠。懷抱著道德攻擊的理由,講最不道德的話。

當這種跟論理內容毫不相干的人身攻擊一出現,幾乎可以斷定反方能說成理的理由都沒了,只剩一句:我反對。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最近的論爭中,反方連性別平等教育都拿出來攻擊。其中,我個人認為最莫名其妙的論點,就是把無性別廁所都拿出來攻擊。

首先,我讀小學的時代,很多學校都是男女共用同一間廁所。在那個天天都要穿制服到校的日子,要換運動服,還會一群人擠到廁所去換。有時男女生還會彼此有默契,男生手腳快先換,再換女生換。前幾年,有些未改建的鄉下學校,都還保留這樣的形式。只不知都改了沒?

後來,男女分廁逐漸變成主流,大家也似乎習慣這樣的文化。

而近年來,社會期待男女共同分擔家務、共同分擔照顧子女的責任,不要讓母職一手包攬所有孩子的用餐、如廁等生活打理。再加上高齡化社會下,許多長者無力自理如廁,需要晚輩或幫傭協助,親子廁所和無性別廁所便又因應而生。

另外,晚近幾年大家開始反省男女生理結構的不同,所以如廁所需的時間空間有極大的差異,所以一方面開始調整男女廁所比例,有些地方則採取無性別廁所的措施,讓女性有更多的使用彈性。如果有參加過進香團,當休息站客滿,男性廁所被「佔領」使用的情形,也不少見啊!

有些學者的研究,也主張無性別廁所的空間,因為較為開放,可能更能阻擋犯罪產生。

跨性別認同者的需求,並不是無性別廁所產生的唯一原因。

誠然,有不少男性、女性對於無性別廁所感到尷尬、不習慣,可以好好思索。但是連這都要攻擊說是同運的問題,簡直是胡言亂語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多人從衝擊傳統家庭價值、孝道觀念之類論述,主張不該修民法婚姻的規定。

然而民法的婚姻規定,本來就不以為維護所謂統家庭價值、孝道觀念為基準。而著重在婚姻當事人的權利保障與義務規範。

就以今日來說,決定要結婚的男女雙方,面對家長的反對,甚至家長以死相要脅,民法有沒有限制當事人結婚的權利呢?沒有!他們可能遭受社會人士攻擊為不孝,認為是衝擊傳統家庭價值,然而民法還是承認他們的結婚權利。

因為離婚、喪偶的男女,想要重組家庭,即使子女強力反對,甚至導致家庭破裂,民法有沒有限制當事人結婚的權利呢?沒有!他們可能遭受社會人士攻擊為不慈愛,不重視子女利益,沒盡到父母之責,同樣是衝擊傳統家庭價值,然而民法還是承認他們的結婚權利。

他們的行為,在某些社群看起來都是有倫理爭議的,甚至是失德的。依我信仰的儒家立場,我也認為有倫理爭議。世俗也會盡一切的力量去阻擾,所以他們可能還是結不成婚。

然而民法不會去限制當事人的婚姻權利,因為以法論法,在婚姻這件事,當事人的自由意志,顯然高過前述的倫理問題,而不容得法律限制當事人。

除非反對同婚一方,也認為前述有倫理爭議的雙方,法律也該直接限制其婚姻權利,否則所謂傳統家庭價值、孝道觀念之類的理由,不足以作為反對修法之理由。

而在同樣的評斷基礎上,AB有同樣的倫理爭議,反對派卻主張限制A,而不主張限制B,那就是明顯的歧視。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教師工會擔任幹部,不時會遇到同行問我:加入工會有什麼好處?值得每年交1200元的會費。

全教總每年做的事很多,洋洋灑灑要列幾十頁也沒問題,但是我知道這不是同行想要的答案。全教總透過國會遊說努力達成的高中導師費調整、課稅配套措施,有些同行可能也覺得無感。

從復興航空公司突然解散,興航員工緊急要組工會的案例,或許可以思索教師工會的意義。

工會第一展現的意義是團結,因為身為受雇者,不管我們的雇主是政府或私校校方,當雙方有爭議時,我們個人能與雇主抗衡的武器很少,因此必須透過結社,讓其他的受雇者一同來支持。

因為一個人的聲音,雇主可以漠視,行政與司法的保障可能曠日廢時,受雇者甚至不熟悉可以防禦的工具。然而當多數的受雇者透過組織集體發聲,甚至集體行動時,就比較能形成雇主的壓力,也能對政府主管機關與民選首長形成較大的政治壓力。

以公校的環境來說,目前受雇者無論加不加入工會,待遇、權益都一樣,所以有不少同行也認為無須加入。然而少一個人加入,自然也就少一份團結的力量。當團結的力量不足時,民選首長、主管機關與雇主代表自然不會感受壓力。

第二項意義也就是團體協商,組織可以代表成員與雇主針對勞動條件,展開協商。這不是等危機出現了,才倉促組成的自救會可以比擬。

以教師工作來說。工會組織要展現協商的力量,除了法定的功能之外,平日便要透過組織運作,與主管機關、民意機關、民選首長、家長團體甚至政黨、社區組織持續對話、遊說,爭取支持的力量。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實在太憤怒了。

台大機械系教授出的考題之所以被罰三萬,是因為他以特定宗教的教義出入學考題,根本上就是排除了其他教信仰的學生,也排除了對不同性傾向學生,宣達一種歧視的教育理念。

試想,我可以宣揚輪迴、因果報應是唯一定律,拿來出入學考題嗎?我可以出無生老母是世界根源的入學考題嗎?我可以出女媧造人是真理的入學考題嗎?我可以出保生大帝是宋代最偉大的英雄的入學考題嗎?我可以出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是真理的入學考題嗎?

荒謬、無知、可恥。不知反省!還敢出來坦。出來扭曲!

這在公立學校當然是不允許的,也是違背性別平等的觀念,更違背校園應對宗教中立的原則。他個人可以在自己的臉書、自己的領域、自己的團體去宣揚,但是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在公立學校的入學考試宣揚特定教義與不平等的性別理念。

結果一堆惡劣的人是為了達到自己歧視同志的目的,連性別平等教育長期努力堅持的價值:不可以歧視、排除不同性傾向的人,這樣的原則都要推倒,簡直是可惡!

為了達成自己的歧視,不擇手段,寧願扭曲性別平等教育,傷害校園。

可惡啊!可恥啊!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我們要盡可能去協助不同的族群,共同消減歧視、維護弱勢、抵抗壓迫?

因為我們自己的身上本就疊合了不同身分,我們在某些身分上可能是主流強勢者,在另外一個身分上可能就是受壓迫者了。

當我們有力量時,我們縱容歧視與壓迫,冷漠對待弱勢的處境。下一刻可能立即落入類似的處境裡,卻手無寸鐵,旁無幫手。

所以我身為教師,必須為其他勞動者說話;我身為異性戀,必須為不同性向者說話;我在升學上曾經是佔優勢者,要為教育資源的平等、公共化說話;我是閩南人,要為客家人、為原住民、為新住民朋友說話。

我們發聲、出手、寫文章、出席聲援,未必能扭轉什麼現實,但拉一把,至少可以不要讓他們處境更惡劣。

因為我也可能因為自己是殘障者、單身者、肥胖者、民間信仰信徒......等身分,而受到歧視、遭受不公平、分別對待。

而更重要的是:一體之仁。身為人,我們感受到另一個個體的處境,如此而已。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名編輯老貓在臉書提出以儒家為基底的華人社會,面對同志婚姻,傳統禮俗與家族觀念可能會衍生的糾結,經網友轉貼,引發不少議論。許多支持同運的朋友奚落他,不過我覺得老貓是很誠懇的,可以好好對話一番。

在台灣同志婚姻立法的拉鋸中,由於反對主力是以一神宗教為主,華人社會的傳統宗教、價值體系,在爭論中通常只是陪襯,偶爾才被提及,而所謂傳統被用以反對同志婚姻的理由,都只是諸如「中華傳統倫理」等套語,幾乎沒有進入實質討論,全然不是攻防的戰場。

說到底,這也是儒學之寥落,若撇開學術研究,對於現實生活世界的關懷,太過沉默。時日一久,傳統儒學自然難以和實存的生活對話。

【宗法的本質是政治】

夫婦雖屬五倫,然而傳統社會並不關注兩個生命在情愛與婚姻中,氣性吸引、親密連結乃至倫理對待的問題。傳統社會關注的乃是秩序安排,而不關心戀愛,也不關心夫婦的真實相處,而習慣以宗法、綱常、禮教強力規範,甚至成為國家刑律的基礎。

然而宗法、綱常、禮教的本質,根源乃是政治,是周朝以來的華人社會,解決政治運作秩序的法則,所以周人才要嚴格區分嫡庶,要確立大宗、小宗,要講正統,以排除政治傳承的干擾。

所以宗法、綱常、禮教不關心夫妻情愛,甚至在一般家族生活中,還會壓抑情愛。古人甚至說「恩愛夫妻不到頭」。因為親暱纏綿的夫妻相處模式,根本無法見容於禮法森嚴的大家族,所以焦仲卿與劉蘭芝、陸游與唐琬、沈三白與芸娘這些千古傳誦的恩愛夫妻,終成禮教社會下被迫仳離悲劇。

我想沒有人會樂見這種悲劇在現代出現。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苗博雅在蘋果的論壇發表〈當你心中只有校譽〉,評論中山女中校方與校友對《戀我癖EGO-HOLIC》MV的反彈,是「讓社會大眾看到了校園霸凌」,甚至說「納稅人投入大筆稅金養大的公立明星高中,竟然內建只想到自己的玻璃心?」

我覺得苗博雅如此評論真的已經推論太過了,「校譽、榮譽感」的文化不是只有明星高中有,而是一旦有我群與他群的分別,群體成員多半會油然而生,這種與他群的分別,對群體共同榮譽的維護,當然有利有弊,但推論到中山女中的護校,是心中只有校譽,而「不願正視校園霸凌可能存在於任何學校的事實」,則未免推論太過。

任何正常的教育工作者,自然會敏感地察覺在任何群體都可能存在霸凌,霸凌以肢體、言語,乃至更幽微的眼光、關係、文化存在,身為教育工作者自然感受極深。我想中山女高的校友、學生與教育夥伴,也自然會有所體悟。因為這本就是我們每日生活的環境,每日要面對的課題。

但是,這並不能否定人對於所屬群體、制服、榮譽的真切感情。一味認為這只是虛名、廉價的驕傲、膜拜私有的神主牌、玻璃心甚至鴕鳥心態,則未免太過牽強了。

白衣黑裙曾經是舊日台灣高中、國中女生制服的鮮明符號,然而當日式水手服、西洋式格子裙、連身裙早已蔚為主流的今日,白衣黑裙的選擇,就與今日的高中校園連結性不強了,所以白衣黑裙在今日根本無法成為一個泛指的符號,而可能變成很直接的專指。

誠然,創作者可以設定一專屬的情境敘事,然而在這支MV中,除了中山女中、北一女中的校服之外,並沒有完整、細緻的敘事鋪墊,讓閱聽者理解設定在中山女中的原因,進而對於劇中人物、情境能夠同情、同理。

相反的,中山女中的制服,在這支MV裡只是很廉價的符號,就是是遮蓋在純潔制服下的霸凌者。那麼,中山女高的校友、師生為何要承受這種廉價的消費呢?

面對廉價的消費,還不能喊痛,焉有是裡?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的童年時期,左撇子常會被逼著改用右手。

我常在餐廳裡、喜筵桌上,看到有些父母兇惡地斥罵,甚至動手往孩子伸出的左手重重打落下去。那聲:「啥人教你用倒手攑箸的?你擱用倒手,我就共你揌落。」讓人以為似乎慣用左手是什麼滔天大罪,人神共憤。非得要責打、叱罵,要人改過右手來。

當年的校園裡,也常看到部分教師,莫名執著要學生改成右手,真不知是哪家師範學校調教出來的,會學到這種理論。

台語稱右手為「正手」,左手為「倒手」,把左撇子稱為「倒手拐仔」,雖說其它漢語也有類似的古老語彙殘留,但每次只要聽到「倒手拐仔」、「倒手拐仔」,便使我忿忿不平。好像只要用右手,字寫得再醜,筷子拿得歪七扭八,都比用左手還正確。

我是右撇子,但我不能理解慣用左手是什麼罪惡,那根本是遺傳。而即便有人刻意要用左手,那也應該獲得理解與尊重。左手俠客、左投、左打,不但不是錯,反而常有特殊的表現。

有一些人換了較委婉的說詞,說是同桌吃飯,用左手會干擾其他人。看是言之成理,卻是活見鬼的詭辯。如果慣用不同的手,會相互干擾,為何不坐得開一些?為何不是相互體貼,相互禮讓。

時至今日,強要人改成右手的家長、教師,可能早已被看做失格,反教育。

然而同樣在今日,還是有人不斷做著類似的事。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蔡依林單曲MV《戀我癖EGO-HOLIC》因影中人物,穿著中山女高制服,引來諸多中山校友、學生、家長教師的反彈,而網路上許多評論者又反指這些護校的舉動,乃是霸凌,或者批評反應過激、不願正視MV文本的意涵,解讀偏差,過度連結,小題大作等等,一時議論洶洶。

創作者的確有其表達自由,然而既然選擇了這樣的手法、材料,自然要承受各種閱聽者的反應。有評論者要護衛、支持創作者,或要提出不同觀點,也可各自從其是非,無所不可。然而,許多針對護校心切的教師、校友譏評謾罵,則未免無聊。

每個人的身分本就交疊複雜,不同的身分,也有不同的視角與發聲位置。今天我純為一個局外人,單純是文學教師時,自然可以心平氣和,對於MV細加分析,評斷其手法優劣。

然而我一旦與所屬的群體連結時,面對令人不喜的畫面,難道不能有絲毫敏感、切感、痛感、惡感嗎?當我真確感到受傷、受辱、憤怒之時,因何不能釐清脈絡後,表達自我感受?

今日之事,若發生在安中,我身為國文教師、辯論社指導老師,自然有專業評論的空間,然而我若身為教師會理事長、新聞連絡人、身為一個對學校懷抱深情的安中人,豈能不表達我輩安中人在當下最真切的感情?

我表達感情,表達我感到受傷、受辱、憤怒的真切實感,並不表示我對於MV所傳達的意念缺乏省察與反思,純粹是我覺得這樣的手法有所不宜。

對於他人當下真切之感缺乏理解與體貼,那麼對於社會現象、對於文本的分析,分析得再好,也顯得很冷血。

當然冷血也是個人自由,無非你不體貼人,人也不體貼你,如此而已。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們的日常語文中,仍留有許多古典元素,最為人所熟用的便是成語、熟語和應用文中的套語。這些套語能概括說明,行文簡潔。如果使用得當,文句也多幾分秀雅,

然而,這些古典元素,畢竟與當前的溝通語境有所落差,如果不熟知字句的涵意,勉強套用,文字風格會顯得突兀怪異,文意表達也可能出錯。

如連結中的「特此知悉」,顯然是習用了公文套語,然而又不明真實涵意,導致用了一個怪異的句子。所謂「知悉」就是「知道了」、「明瞭了」或「聽聞了」。公告單位絕無道理貼一張告示牌說:「我知道了」。而在「特此」之後加上「知悉」,也是不成文句,難道是要說「我特別在此知道了」?

我想公告者,本來要說的是「特此公告周知」,而誤將「周知」寫作了「知悉」。而其實寫作「公告」、「通知」即可,如果要寫「特此公告」,應該要放在直式第二行比較適宜。

對於一般人而言,其實如果沒有仔細探究,誤用在所難免。因為那本與我們日常生活語境有所差異,甚至可能費解、誤解。因而有不少人主張要推動法律白話文運動、公文書寫要採語體。這當然值得進一步討論。

然而日常書寫、表情達意,其實重在文通字順,用語精確,不必一味講求古雅。單是文通字順,表達精確便是極難的工夫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讀洪蘭對公共議題的論述,會發現她的目的常是要宣揚自己「勸世」的觀點,所以儘管立足於她所專長的腦神經科學,但是推論往往簡化,甚至荒謬。

 

以〈耐心等醜小鴨變天鵝〉為例,主張男女大腦發展情況不同,男女分校才能安排課表安排和教法,廖玉蕙老師已經有力指出謬誤,指出洪蘭「她沒有從『課程修正』上提供意見。却利索地一刀切下去,主張乾脆回歸男女分校,以絕後患。」而事實上「如果以目前教科書統一方式,分校也是無解。所以,前後的論證完全不相干。照說發展年齡不同,或性向不同應該從教材來思考,跟分校毫無關係。」

 

如果洪蘭的論述真有其理據,那麼恐怕我們要做的是提供男版課綱、和女版課綱,而不是主張男女分校而已。然而,大腦的發展,又豈是男女差異而已,個人的基因、族群背景、處境、文化刺激、教養方式都可能造成差距,如果準此推論,豈不是要種族分校、階級分校、城鄉分校、能力分校才是合理。何其荒謬的推論!

 

洪蘭認為「單一性別的學校中,學生可以在教室中,自由的做自己而不必特意表現給異性看。」然而,人只要生存於社群之中,何處不隱含著表演?在單一性別的環境中,不同於主流氣質與價值取向的個體,豈不更容易受到壓抑,乃至霸凌。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