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瓊怡、鳳玉、懿誼、淳雅的合照,好生驚喜。時光當然不能全無痕跡,立足在前中年的位置上,尋常的小日子裡自有無數的喜樂與憂愁。然而蘊藏在內在的美好,深烙的青春身影,總會相逢時重新領會。

 

那一年她們從自然組轉入孝班,剛好落坐在鄰近的座位,有時趁著交換批改試卷時搭話,有時則是厚著臉皮問人家數學,找機會多聊幾句。孝班的女生,多數都有幾分爽朗的英氣,而她們幾個則更有毫不矯飾的明亮與俐落。有時站在她們面前,我這大男生反而顯得扭捏、怯生得多。

 

瘦小的懿誼總是一頭短髮,微微而內斂的笑容;瓊怡長得嬌小,和我們聊天時,總是習慣把馬尾側一邊,不時梳理著。她笑起來極甜,卻毫無一絲作態。偶爾遇上這群高中男生的無聊玩笑,她會杏眼一睜,偏著嘴角,斜睨著幾個幼稚鬼。有時我在甚無謂的人與事間糾結,向她說些細瑣的情節時,她總是三言兩語,一針見血,直接讓我醒悟過來。我幾乎已經忘記所有聊過的話題了,只記得她慧黠的笑容,盈盈閃爍。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畢業典禮預演的時候,我坐在場邊,看著薏珺投過來的目光,做了鬼臉,她是我心中遠的「 公主老大」;看著念筑似乎點了點頭,偷偷跑到背後,作勢要嚇走她的瞌睡;看著姵懷滿場奔跑,想要喚她坐下來喘一喘氣。張望了半天,似乎沒看到翊馨的身影。

 

望向更遠一點,想要走到韋仲身邊,要他更有自信一點;想要叫承緯寫作文思緒不要太跳TONE。想要拍拍鈞佑,叮嚀他把最嘹亮的聲音留在最好的時刻。想要和俊緯好好再聊一個黃昏;想要叫德崴在圖書館的小黑板畫一次我;想要調侃偉竣今天的心證是什麼?還有騏岳,微笑的弧度可以再大一些些。想要把旻函、博策和茂全的合照再一次放到學校的粉絲頁上去。想要再讚美一次彧朱的台語好好聽。

 

明天你們就要畢業了,可是我還沒聽過季蓁說過客家話,還沒聽過維薰唱歌,還沒有真的順道把靖璇載到南榮去。還沒來得及叫庭葦拍一張最漂亮的海報,讓所有的人都知道安中的制服才是王道,還要叫她少哭一點,多笑一些。沒有好好跟如一聊過一次天。沒有和佾潔好好確認一次彼此的族譜,看看是我該叫姑姑,還是她該叫阿叔。還沒真正認識于瑄、語蘩......。更重要的是,沒有好好看過松平、名凱、政賢、薇婷、彥婷、怡婷、珈虹在球場上躍起最漂亮的身影,老師我的嗓子不錯,加油喝采一定很夠力。

 

這幾天,我幫你們簽畢業紀念冊時,總不忘打開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和漢典,重新認識你們的名字,記得 「 婕 」 和 「 媁 」 是美麗,如今已婷婷立在未來的開端; 「 珺 」 和 「 璦 」 是玉石,環珮叮噹,小家碧玉也有無可取代的光采; 「 綺 」 是彩霞的顏色,飛上絲絹織成無法模仿的紋路。 「 釩 」 是金屬, 「 菉 」 紀錄在楚辭和本草。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比賽空檔,遇到在友校任教的前女友,聊到指導專題的種種。東拉西扯,聊到她的孩子一個小一,一個中班。

 

她叨念我,怎麼不趕快找個人成家?我用力駭笑,說過了某個年齡的男人,捨不得拋棄自由。我偷偷翻了一下白眼,上一次她說這句話已經是15年前了。怎麼台詞都沒變!

 

換成其他人說,我一定不以為然,但是前女友有特權,我只能苦笑、乾笑、駭笑。

 

她笑著又戳我一下,說:「學校同事說怎麼擊敗安中的專題作品呢,我說趕緊幫她找個對象,他們的專題就倒掉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上文化基本教材課程時,還是習慣講論。一來希望自己仍有機會講述,二來,因為自己對儒家的私心景慕,還是希望談談自己舊日所學。

那天講論語時,我從小燈泡的遭遇談起,嘗試說解儒家發源的社會,是一個以血緣倫理構成的社會,在這個社會裡,每個人都會擁有具體的身分,得以安置自己的生命。透過宗法,透過「禮」,我們知道相互對待的方式。所以桃花源記裡描寫的社會,遇到武陵人時,才會「見漁人,乃大驚,問所從來。」

然而,現代社會是依循「契約」而建立的社會,我們必須與無數的陌生人共處,即使是工作夥伴,也與傳統的倫理身分不同。因此,我們如何能夠「信任」,如何覺得周遭的環境可以「預期」,並從中感覺得「安全」。這不是寄託於每個人的道德修養便能達成,而是體制撐托起人的生活,讓人得以存活,也讓人能夠追尋生活與生命的意義,乃至可以懷抱希望,追索未來的可能。

人能存活,能夠認可自身存活的意義,乃至對未來懷抱希望時,此時人就不至於鋌而走險。接著,我和學生們討論,我們身處在團體中,甚麼時候會讓我們覺得對於身邊的人斷了連結,對於未來失去所有可能的想像,覺得存在的環境毫無溫度。在那樣的境地下,我們會如何看待周邊的人?如何看待自己會做些甚麼?

我們都可能陷入困境,可能與摯愛爭吵,可能憎恨、排斥某個對象,可是我們通常會認為自己來有重新振作的可能,認為爭吵後會和好,認為生命裡另我們懸念、牽掛、喜樂的人事物,比憎恨、討厭得多。而想要擁有這些,絕對不是我們努力做個「好人」就夠了,需要有太多條件來支撐所有的環境。

當然,我們仍然會努力做個「好人」,因為努力做個「好人」會使我們所處的社會往更好的方向發展,我們會在修養成為「好人」的過程中,獲得自己生命的意義。然而除了自身的美好之外,我們要更重視資源分配的問題,因為資源分配符合正義,才能使更多人也同樣獲得美好。所以儒家才會強調「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

而一個穩定、安全乃至美好的社會,則必須能夠合理分配資源,所以儒家才會強調「不患寡而患不均」。均與不均便涉及分配的問題。

我提起在談話節目裡看到的一個例子,父母面對強弱不同的孩子,常常會花最多心力去照顧那個較為劣勢的孩子。我笑說你們覺得這是不是偏心,多數的孩子搖搖頭,還有幾個人說:這只是讓那個孩子擁有較為公平的起點。我回應「這就涉及正義的問題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9 Tue 2016 22:50
  • 你在

你在,我覺得很安心
 

你剛從櫃檯離開,騎著車靜靜往住所而去,
貓正慵懶地躺著。
你抱著狗沉沉地睡去,嘟囔著夢話。
你在,我覺得安心。


剛掛上電話,講話的聲音大了ㄧ些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讓我們回顧省察自己的生命經驗,誠懇面對自己每每在情緒失控邊緣時浮現的每個念頭,思考自己為何能夠自制,又回想自己曾經為何難以忍耐,終於失控?

讓我們再思考,我們在生活中擁有那些安全網,想想是那些條件,一條又一條,一層又一層構築起我們生活穩定,心神安寧的保障?

是那些條件,讓我們始終能對未來還保有希望?
怎樣的環境,讓我們覺得未來還有比現在更美好的可能?
什麼希望,讓我們覺得可以面對當前的艱難與磨練?

這些都不是理所當然就擁有的。升斗小民總是要兢競業業,才能營築起一點安居的空間。然而。這不是個人的力量就能長久保有,需要全體社會乃至國家力量,一起經營。

就像燈會亮、水溝會通、水龍頭有水、路會平,這些看來平凡的生活細節,背後都需要條縷交錯的體系支持。同樣的,人心的平穩、生活的希望、安居的所有條件,也不是個人努力就能擁有。

社會的安全體制要如何產生呢?在下任何結論之前,讓我們好好思索這些問題。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工程師的任務在解決實務需求,而所有技術與觀念均有極限。工程師之責任,應務實不務虛,誠懇解決實存問題,以求群體最大幸福。也應真誠自覺所見、所學必有限制,謙遜尊重世間人、事、物的本來面目,此為最大之責任。(100字)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讀台大機械工程系的高中生,看來是被迫要馴服在特定觀點下了。明清兩代科舉,採用的八股文,要代聖人立言。這份試題,看來是要代上帝立言了,可能是學習「太平天國」的考試制度吧!

太平天國的科舉內容要依《新約》、《舊約》、《天王詔書》、《天條書》《天命詔旨書》《天父上帝言題皇詔》等內容。台大看來頗有古風。

 

 

~~~~台灣大學機械工程學系大學甄選入學綜合評量試題違反性平有感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媽媽是廚工,在國小母校營養午餐廚房服務了廿六年。她退休時,與學校教師退休的場面全然不同,靜悄悄地離開了小學校園。人世間的場景冷暖本就如此,常令人有些遺憾。只是簡單的三菜一湯,總是讓我念念不已。

團體膳食難免會有剩餘,等全校師生都用過餐,家計困難的孩子也打包後,廚工們會將剩下的一點飯菜帶回家裡的餐桌。營養午餐養大了我家三個兄弟。在我的回憶中,還能記得好多菜色,香酥秋刀魚、豆皮高麗菜、豆腐番茄炒蛋、香菇肉燥、瓜子雞、鵝肉冬粉、開陽白菜......。

媽媽手藝雖好,到了學校廚房裡,能發揮的工夫其實很有限。但是,只要一頓溫熱,心裡和肚裡就覺得很飽足。

上了大學、出了社會,好長的時間裡,我必須自己打理三餐。絕大多數時候都是外食,口味大甜大辣,鬥奇尖新,應有盡有。然而,市街上的食物,應付川流不息的顧客,今天來消費的,或許明天就不來了,銀貨兩訖而已。當時,多數我自己一個人在外吃飯,如果沒什麼事趕著辦,店裡偏偏沒開電視,我又忘記帶上一份報紙,一本書,實在難以排遣那種稀微之感

營養午餐卻和家中餐桌相類,有一份專屬的感覺,難以取代。最重要的是,有人陪著吃飯,相互搶菜分吃,彼此吃掉對方不愛吃的菜,笑罵詛咒對方浪費糧食,將來閻羅王會罰你吃完,被嗆得學生還約著關在同一層地獄時,相互換菜色吃。忘記帶餐盤的,就往別人的座位蹭飯吃。閒話家常侃大山,聽那湯匙與餐盒、碗盤的敲撞聲響,熱鬧而且踏實。

我當導師時,每到午餐,甚麼瑣務能丟就丟,公事能擱就擱,端著盤子就要去班上陪學生吃飯,聽他們打開餐盤,發現我不愛吃的咖哩時,大聲笑我,我便很任性地一面抱怨,一面咬牙切齒吃光。

坐在講桌前吃飯,隨時亂插入學生的聊天,腦中的八卦雷達不斷旋轉,偷偷比對我在上課與下課間的觀察與猜測,串連成完整的情節,比甚麼通俗小說都精采。

有他們陪我吃飯,實在是很幸福的事。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Mar 13 Sun 2016 23:26
  • 雞湯

忙了一整天,滿心歡喜地回家,準備晚餐時喝一大鍋熱騰騰的雞湯。

結果媽媽說,午餐時,弟弟一家四口喝得差不多了。我看著電腦螢幕,沒有回頭,說:「喔!」

隔了好一會,媽媽又說:如果真的想喝,我下禮拜有空再來買,再來煮。我繼續敲打著鍵盤,說:「喔!」

媽媽又繼續說:其實,今天你回家來吃午餐,你也有喝到啦!我沒說話。媽媽說:你說是不是。我說:「喔!」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社區巷道的路幅不寬,入夜後人車雜沓,細雨篩籮,若有似無軟軟地飄著。走路的,開車的,騎車的,彼此閃躲,勉強前進。有些狼狽,又有些尷尬。

一輛銀色轎車尾隨而來,在T形巷道要轉彎,在迷濛的視線裡突然左轉。或是一時抓不準角度,往我的機車後側衝來,保險桿撞上了後斗。老舊的機車當場翻了身,引來鄰近超商店員大叫:「車子倒了」。

開車的先生趕忙下車,要幫忙把車扶好,還連連對我舉手道歉。我看了車況,搖搖頭,擺手說沒關係。

幸好,我沒有在車上。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