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的論爭中,反方連性別平等教育都拿出來攻擊。其中,我個人認為最莫名其妙的論點,就是把無性別廁所都拿出來攻擊。

首先,我讀小學的時代,很多學校都是男女共用同一間廁所。在那個天天都要穿制服到校的日子,要換運動服,還會一群人擠到廁所去換。有時男女生還會彼此有默契,男生手腳快先換,再換女生換。前幾年,有些未改建的鄉下學校,都還保留這樣的形式。只不知都改了沒?

後來,男女分廁逐漸變成主流,大家也似乎習慣這樣的文化。

而近年來,社會期待男女共同分擔家務、共同分擔照顧子女的責任,不要讓母職一手包攬所有孩子的用餐、如廁等生活打理。再加上高齡化社會下,許多長者無力自理如廁,需要晚輩或幫傭協助,親子廁所和無性別廁所便又因應而生。

另外,晚近幾年大家開始反省男女生理結構的不同,所以如廁所需的時間空間有極大的差異,所以一方面開始調整男女廁所比例,有些地方則採取無性別廁所的措施,讓女性有更多的使用彈性。如果有參加過進香團,當休息站客滿,男性廁所被「佔領」使用的情形,也不少見啊!

有些學者的研究,也主張無性別廁所的空間,因為較為開放,可能更能阻擋犯罪產生。

跨性別認同者的需求,並不是無性別廁所產生的唯一原因。

誠然,有不少男性、女性對於無性別廁所感到尷尬、不習慣,可以好好思索。但是連這都要攻擊說是同運的問題,簡直是胡言亂語了。

至於隨便拿個「色色的日本人的歐吉桑」粉絲專頁看法就來佐證,不知道這些團體對於日本人的男女混浴共湯有啥看法。這種零碎分割,不管脈絡發展的評論,不只是惡劣,還是愚蠢。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