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會有一些時刻,我會覺得明華園的表演形式過於浮誇。對於民間戲曲而已,浮誇沒有不好,甚至讓人很開懷,只是我有時不習慣而已。

 

《散戲》的前半場,我不時大笑,卻有些不入戲,不斷在小說和戲台上比對著。孫翠鳳演了團主,戲台上的玉山歌劇團少了搶眼的小生。陳昭婷扮演秀潔,捨棄了生角的設定,變成了劇團的頭手旦,與藥房的少爺,談起了戀愛。她還算稚嫩,要擔綱戲台上的苦旦、刀馬旦,又要演出第一女主角,實在辛苦了一些。

 

演員很年輕,對白說起閩南語,有時比較彆扭,不時把我拉出戲來。

 

很多點滴都是歌仔戲班的發展縮影,戲班裡做活戲,做劍光戲的樣式;豬食、狗睏、毛蟹行的生活;父母無聲勢,生囝來做戲的社會現實;戲班中爭做頭角,大某細姨爭執,乃至戲棚板頂生子的人生百態,對於現代的觀眾來說,真是台上苦,台下笑,十足有趣味。即使對歌仔戲不熟的人,也會笑出淚來。

 

不知大家都在何處受到觸動,當秀潔搬演樊梨花,與黑玫瑰歌舞團拚場,最終不得不唱「梨山癡情花」時,我當下落淚,心裡很酸。只是我看戲向來節制,所以很快調整了情緒,繼續欣賞樊梨花大破金光陣。阿蘭後台生子,扮演團主阿珠姐的孫翠鳳臨危上陣,演出薛丁山,場上出現明華園向來擅長的劍光戲,實在令人過癮。

 

只是一陣熱鬧後,貫串全戲說故事的秀潔,才告訴我們,西藥房的少爺沒來,樊梨花大破金光陣的場面,只是她一場想像。與黑玫瑰歌舞團拚場那晚,戲班就全部散戲了。此時,我的心裡一沉,十分不甘願。我讀小說時,讀到描寫金發伯菸頭上的火光時,就是這樣的心情。

 

小說中的秀潔是極度不甘願的,陳昭婷演的秀潔似乎就淡然許多了,畢竟她還那麼年輕,還有許多東西尚未失去。那份不甘願就投射到團主阿珠姐的身上了,總是要有失去,才能真正知道甚麼是不甘願。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