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大學時代,家母有一次跟我通電話,說到舍弟與一個讀護理系的女孩交往,老人家多說了一句,交同樣教書的比較好。所以我弟沒多久就跟女孩分手了。

聽聞這件事,我立即就生氣了,再三警告家母不可以再干涉兒子的感情與婚姻,我一直說;你沒辦法幫人家負責一輩子,就算可以,感情和婚姻都是個人要承擔的事。我自己絕對不接受任何干涉,也絕對不准媽媽去干涉弟弟的感情。

這樣的大事,家母後來果然就沒發表過任何意見了。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