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細挑選國語文競賽書法的考題篇目,直想著也傳達一點生
活的美感,竟發愣了一節,才驚醒,多癡的一個想頭。

選了山谷詩,送了出去,宋人之清美,這年紀本是難以體會
,不過,寫寫也很好。

寫一寫,好等老了以後讀。如果有機會的話,老了以後讀。

作文的題目是「我的生活哲學」,一時有些神經質地開始斟
酌「哲學」二字得當否,竟有些不安起來。字斟句酌,眼睛
直往上吊著,眼神跨過了玻璃片的框限,渾成一片茫然。鏡
架壓在鼻樑上,生生顯出重量,一種尷尬的力道,使人撐得
起卻不很舒服。思緒遣使詞語,詞語驅趕思緒,言不盡意,
意不盡言。

當言語生成,本就難以玩味、詮釋周全。

想得太遠了。疲累的眼睛虛掩上,輕輕拿下眼鏡。約定俗成
吧!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