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課本多保守,多傳統。我舉高中國文課本為例就好。

三十篇經典選文敘事極為精采的《史記‧鴻門宴》,這篇選文排在高三課本。文中描寫到性格無賴,白吃狗肉的劉邦,原本貪財好色,進入到咸陽後,卻「財物無所取,婦女無所幸」。什麼是「幸」,早幾年的課本還只解釋為「稱帝王所到之處」,「帝王所到」是要到哪裡去?到山東,還是到海南?還是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

現在的課本稍稍進步一點,說「無所幸」就是「不近女色」,再解釋「幸」就是「臨幸」、「受帝王親近、寵愛」,請問在文意脈絡中,劉邦要如何「親近、寵愛」?送名車?送珠寶?送名牌包?還是手牽手,含情脈脈,兩人散步看月亮,指天誓言不相負。還是本土一點,小生小旦目尾牽電線?

拜託,劉邦一身流氓氣耶!

所有成年人都知道,這邊的「幸」,文言一點說叫「染指」,粗俗一點說叫「姦淫」,中性地說叫「發生性關係」。可是我們的課本為了保護同學的身心健康,愛護國家幼苗,解釋得如此委婉。

即便解釋為「臨幸」,看過網路言情小說,動輒穿越回唐朝、回明朝、回清朝,愛四爺、愛十三爺的高中女生們,會不懂那是什麼嗎?可是我們的高中課本就是守住了委婉、模糊、文雅的尺度。結果有人說我們的課本在教性濫交。

再舉個例子,多數課本都會選《水滸傳》中「魯智深大鬧桃花村」,說的是第四回「小霸王醉入銷金帳,花和尚大鬧桃花村」。描寫魯智深前往東京汴梁途中,借宿劉家莊,趁機幫劉家解決桃花山山賊周通強取民女的故事。魯智深全身脫得赤條條,偽裝是新娘,躲在床帳中,趁周通不備,打得他吱哇亂叫,魯智深還斥罵「直娘賊」。這是魯智深的慣用粗口,跟有些人沒講三字經,無法開口差不多。

什麼是「直娘賊」?有的解釋很曲折,說「直」就是「值」,意思是「賣」,指賣掉母親的狗賊。但是,稍微對市井文化有點了解,就知道罵人豈會如此轉折,「直娘賊」與我們習知的國罵,都是同樣的意思,「直」就是文雅之人不願說出口那個動詞。

像我這種老一輩的人,轉音說「靠」,當下的高中生,既諧音又借了中國大陸的簡化字訛轉,說是「乾」、「干」。

那我們的高中國文課本怎麼解釋,一句話:「罵人的粗話」。夠保守,夠委婉吧!保證國文老師不解釋,學生想破頭都不知道為什麼「直」是粗話。

我們的高中教育環境,直到今日都還是如此傳統,竟然還有人扭曲我們的教材、教師在教性濫交、教男男交、教女女交。

而這種廣告,還有人信!做廣告的人真的是「直娘賊」!信廣告的人,我只好稱頌你家萬代公侯了。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