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在校園中,我覺得最不習慣的性別角色,是各種會議、聯誼活動中的招待人員,常常都是一整排的女同仁或女學生。

 

我想許多主事者,並沒有要刻意凸顯「受服侍與服侍」的尊卑角色,更不至於覺得在這個會場中應是男尊女卑,可能只是受到舊日的習慣影響,而不曾深思其中的差謬。甚或可能只是覺得如此畫面才「賞心悅目」。

 

但是,將女子安排為「賞心悅目」的背景與引導,透過一而再,再而三,不斷重複的儀式場景,讓人習焉不察接受了某種性別角色。同時也讓男性了失去了「賞心悅目」的自我覺察。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