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趕日的,直到舊曆過年才稍稍喘氣,這個寒假,我第一次不必
上輔導課,不只我,連同辦公室的同事都覺得不慣,整日牽延徘
迴不去的人,位置空了好幾日。

返校打掃的日子,看著大家清理,聽大家聊天,玫均來來去去招
呼大家拍照,又是製作畢業紀念冊的季節,我幫襯著喊上兩句,
精神其實還半乏半杵過著假期。

學期開始,我就要由鄭伯克段於鄢,楚辭、荀子一路往下講到元
曲,步調很急,我希望不要講得太過無聊。為了學力測驗,連趕
了八、九個月的課。連綴整理堆累拼湊那些餖飣,我卻快要忘記
自己是個國文老師。重新開講後,我們先緩緩幾步,才繼續趕路


如果倒數,我們還有一百三十九天的日子要一起磨耗,在我心裡
,「磨耗」不是壞辭,我們必須由生到熟,粗礪而順調。磨上彼
此的痕跡,慢慢又隱沒。然後不同的輪子又繼續往不同的遠方滾
滾而去。

其實扣掉畢業典禮後的日子,只剩一百一、二十天,最末的月份
,總是有人趕著補習,有人因為疲倦而沉沉睡去,有人擔憂盤算
日子出了神,有人嘻嘻哈哈不知如何讓自己坐定。我們看著彼此
的臉色,聽著好像一樣的話語,繼續抱怨彼此,有時還咬牙切齒
。我們把手藏在背後,拍著黑板,握著筆,抱著午睡的枕頭,輕
輕搖著飲料,偷吃東西,放在桌面或者桌下,但我知道會有一天
,我們都舉起手來,就是再見。

我唸著你們的姓名,幫你們取的字,上傳所有蒐羅的照片。容我
現在偶爾偷偷想念。

加油!我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luman 的頭像
nanluman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