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支持年金要改革,我也認為教師群體不宜在此刻走上街頭。然而,退撫制度的設計不良,固然應該改正,卻全然不是基層教師的錯誤。合理的薪資待遇與退撫安排,本就是政府讓教師能安心工作的必要責任。我們認真教學,安己守分,並未貪取分外的財祿。

 

我不贊成教師群體此時此刻站上街頭,是因為我認為要有更明確的方案,要與各方具體討論,要與社會有更深入的對話,要體認我們與所有的勞動者都是一體。我更認為為了要讓年金永續存在,所有退休者、未來退休者、現在在職者所適用的制度,的確應該要適度調整。

 

然而退撫制度設計有缺失,哪裡是基層教師的過失,豈容蕭小姐你指長道短,誣指教師群體不公不義。我反對全教產的策略和主張,更反對蕭小姐如此的話術。

 

我們主張年金要改革,不是讓您來汙衊與踐踏的。

 

所有退撫制度,勞動者與雇主都要共同負起責任,勞動者與雇主都有各自該繳的額度,勞保、勞退如此,公保與公退也是如此。胡亂說什麼「月繳四千,領七萬」 「月繳五千,領六萬」,根本就是以話術掩蓋雇主應負的責任。

 

雇主繳費不是恩賜,不是施捨,不是慈善,是無可逃避的法定責任。許多雇主逃避這個法定責任,苛待勞工,是政府無能。而當政府自己就是教師的雇主時,蕭小姐卻以話術掩蓋政府身為雇主的責任。究竟意欲何為?

 

雇主繳的部分本來就是所有勞動者理所當然該享有的部分,難道蕭小姐認為勞保、勞退、公保與公退,所有的雇主都不需要繳嗎?簡直是可笑至極。

 

更何況合理的年金設計,本來就還要有一定的基金收益和跨代互助的設計。如果說:勞動者只該領自己每月繳的部分,那我自己儲蓄就好,幹嗎繳勞退、勞保、公退、公保。請不要挑戰國民的常識,不要秀下限。

 

為何如此明目張膽與勞動者為敵,而為雇主張目?您的話術根本是政治語言,是惡意操弄,不是公平正義的主張,而是站在雇主的那一方,欺壓勞動者。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