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瓊怡、鳳玉、懿誼、淳雅的合照,好生驚喜。時光當然不能全無痕跡,立足在前中年的位置上,尋常的小日子裡自有無數的喜樂與憂愁。然而蘊藏在內在的美好,深烙的青春身影,總會相逢時重新領會。

 

那一年她們從自然組轉入孝班,剛好落坐在鄰近的座位,有時趁著交換批改試卷時搭話,有時則是厚著臉皮問人家數學,找機會多聊幾句。孝班的女生,多數都有幾分爽朗的英氣,而她們幾個則更有毫不矯飾的明亮與俐落。有時站在她們面前,我這大男生反而顯得扭捏、怯生得多。

 

瘦小的懿誼總是一頭短髮,微微而內斂的笑容;瓊怡長得嬌小,和我們聊天時,總是習慣把馬尾側一邊,不時梳理著。她笑起來極甜,卻毫無一絲作態。偶爾遇上這群高中男生的無聊玩笑,她會杏眼一睜,偏著嘴角,斜睨著幾個幼稚鬼。有時我在甚無謂的人與事間糾結,向她說些細瑣的情節時,她總是三言兩語,一針見血,直接讓我醒悟過來。我幾乎已經忘記所有聊過的話題了,只記得她慧黠的笑容,盈盈閃爍。

 

淳雅極其細瘦而高挑,常綁著長長的馬尾,背影非常搶眼,而轉過身來,更是令人眼睛為之一亮。她是說話做事都不拖泥帶水的人,直言直行,不假辭色,我常覺得,那個年紀的她似乎沒有甚麼不能決斷的事,實在是很神奇的女生。

 

高二的時候,每日放學,我們還得坐在教室裡溫書,等待第二班校車到來。我們幾個男生,總習慣悄悄細聲和坐在前面的她聊天,偶爾伸出食指戳戳她的肩膀,話不多的她,有時轉過頭來,就是一個三分銳利而又十分淡定的側寫。

 

鳳玉是個鄰家女孩,全然是個南台灣女孩的樣子,可愛而自然。我還記得有一度座位重排,我坐到她的身邊。某個冬日的下午,她的口福特好,一面讀著書,一面開心地大啖各種吃食,惹得我飢腸轆轆起來,轉過身低聲嗔道:「你不要再吃了,小心變胖」。結果她神情愉悅地輕晃著身子,立馬回我一句:「沒關係,我就是要一直吃,吃得胖胖的,怎麼樣?」。

 

如今看著臉書的她,更顯清瘦。我的老同學們,真是練得了不老的魔法了。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