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國能學長說:「師大國文系真的是一個很能感受『我正在念大學』的系,很快樂,卻也很哀愁--正是青春的模樣。」真的是深得我心。

 

那個時候,師大國文系的課開得龐雜,可是什麼課都有,想修的子書應有盡有,經書課也開得較其他學校多,同樣的課程有時甚至有四到八門可以跳著選。沒有太重的功課壓力,但是想讀書,想玩,想經營社團,想辦活動,想談玄,舞文弄墨,都能找到伴。有的同學用功,一天可讀十幾小時的書,有的同學外務多,玩得風風火火。

 

國文系一個年段有四班,多數都是循規蹈矩,敦厚樸實者,可是稀奇古怪、特立獨行者更是所在多有。總之,就是精彩!我念高中時,常以文藝青年自許,一入國文系,看到自己的同學、學長姊、學弟妹,就知道自己是寫不了文章的。什麼是「見之心死」,那個年紀我就懂了。

 

雖然時代變異,中文系的師生關係,仍與其它系有點不同,常常可以和老師在研究室一聊就是一個下午,有時天暗了,老師沒其他要務,站起身來便招呼著到鄰近小館吃個麵、水餃,繼續聊下去。

 

直到今天,我還常常想起幾個同學坐在「好地方」、「平價滷味」裡,或者就在坐在師大小公園、運動場邊、維也納森林、日光大道草坪、地下道階梯、宿舍門口聊到夜深了,宿舍要關了,才趕緊散去。有時狂起來,竟在路邊就唱起歌,吟起詩來。

 

那時師大的夜市裡,各類消夜應有盡有,常常個人提著一袋,回到宿舍裡做竟夕之談。有時半夜裡,在樓梯間、走廊上看到喝得大醉的體育系帥哥,剛爬進宿舍來,瞠目結舌,然後哈哈大笑。

 

當時南廬吟社、噴泉詩社、寫作協會裡,滿滿都是國文系的人,大雅之聲、N度空間、大專聯吟、文藝營、詩詞營、新詩營,想玩甚麼應有盡有。其實在各類型社團裡,長干人都是一大群,實在是很精彩。

 

什麼?你說我只寫快樂,沒有寫哀愁?哀愁是我的秘密啊,不是我有能力寫的!哈哈!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