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博雅在蘋果的論壇發表〈當你心中只有校譽〉,評論中山女中校方與校友對《戀我癖EGO-HOLIC》MV的反彈,是「讓社會大眾看到了校園霸凌」,甚至說「納稅人投入大筆稅金養大的公立明星高中,竟然內建只想到自己的玻璃心?」

我覺得苗博雅如此評論真的已經推論太過了,「校譽、榮譽感」的文化不是只有明星高中有,而是一旦有我群與他群的分別,群體成員多半會油然而生,這種與他群的分別,對群體共同榮譽的維護,當然有利有弊,但推論到中山女中的護校,是心中只有校譽,而「不願正視校園霸凌可能存在於任何學校的事實」,則未免推論太過。

任何正常的教育工作者,自然會敏感地察覺在任何群體都可能存在霸凌,霸凌以肢體、言語,乃至更幽微的眼光、關係、文化存在,身為教育工作者自然感受極深。我想中山女高的校友、學生與教育夥伴,也自然會有所體悟。因為這本就是我們每日生活的環境,每日要面對的課題。

但是,這並不能否定人對於所屬群體、制服、榮譽的真切感情。一味認為這只是虛名、廉價的驕傲、膜拜私有的神主牌、玻璃心甚至鴕鳥心態,則未免太過牽強了。

白衣黑裙曾經是舊日台灣高中、國中女生制服的鮮明符號,然而當日式水手服、西洋式格子裙、連身裙早已蔚為主流的今日,白衣黑裙的選擇,就與今日的高中校園連結性不強了,所以白衣黑裙在今日根本無法成為一個泛指的符號,而可能變成很直接的專指。

誠然,創作者可以設定一專屬的情境敘事,然而在這支MV中,除了中山女中、北一女中的校服之外,並沒有完整、細緻的敘事鋪墊,讓閱聽者理解設定在中山女中的原因,進而對於劇中人物、情境能夠同情、同理。

相反的,中山女中的制服,在這支MV裡只是很廉價的符號,就是是遮蓋在純潔制服下的霸凌者。那麼,中山女高的校友、師生為何要承受這種廉價的消費呢?

面對廉價的消費,還不能喊痛,焉有是裡?

至於有很多人對於群體沒有認同感,對於群體共同地標記覺得是束縛,那是個人價值,當然可以,我們應該讓每個人都可以選擇做自己想要的自己。但是反過來攻擊認同群體、維護群體、對群體有感情者,則是另一種無聊。

苗博雅原文連結:http://ppt.cc/3ZP5d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