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媒體上看到台北犁記那一幕後,我反覆在思索,甚麼原因讓一個人可以暴躁到失控的地步,不聽任何分解,就如此踐踏一個受雇的店員。為了一盒沒吃完的餅?為了不可預測的健康威脅?還是因為受到長期信任的品牌傷害?

 

今天的店員如果是人高馬大的男性店員,這個阿伯是否還敢如此?

 

在這個場景中,店家當然有責,但是店員是否應該一同擔負罪責,顯然還沒經過仔細的思辨。

 

阿伯的咆哮、逼迫,自然是直觀的情緒發洩,然而在情緒的宣洩中,阿伯的心理機制是否也精算過了,女店員是他可以欺凌的對象?而且面對難以反抗自己的對象時,阿伯看似失控,是否也扭轉了過往的某些受壓迫經驗呢?簡單來說,壓迫一個弱勢者,用以宣洩過往被壓迫的經驗。

 

這樣的人,在我們周遭並不少見。張牙舞爪的背後,其實很空虛。

 

久久才輪到一次,騎在他人頭上,這次用吃剩的餅踐踏人,下一次又不知道要等多久?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