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裡浴室的水龍頭老舊不靈光,請了水電師傅來處理,師傅三兩下動手處理完,一面和我閒話,一面遞過名片來。我看了師傅的姓氏,立即鞠躬禮稱:「解(ㄒㄧㄝˋ)師傅你好!」
.

原本正在收拾工具的他,很驚奇抬頭看我笑說:「咦?你會念耶!我遇到會念的,一隻手就數得出來!」我笑了一下:「我教國文的,而且我看過小當家。」那個山東特級麵點師,持著鋼棍的就是解師傅。不過,水電師傅顯然不知道我在說啥,逕自說「很多人都叫我解(ㄐㄧㄝˇ)師傅,時間久了。我都想ㄐㄧㄝˇ就ㄐㄧㄝˇ吧!我都等大家熟了才會加一句,『解』有一個破音讀作ㄒㄧㄝˋ,我自己習慣讀作ㄒㄧㄝˋ」我理解師傅的無奈。
.

其實國文老師經常會在第一刻,遇到不知如何念出學生名字的困窘。我很喜歡的一個校友,我都暱稱她「公主老大」,名字中正好有個美麗的「珺」字。有回廣播喚她,我字正腔圓念出「ㄐㄩㄣˋ」來,不一會,她氣喘吁吁跑上來,竟然是要跟我更正讀音,叮囑我下次要記得讀成「ㄐㄩㄣ」。這對習慣注音打字的我來說,當下就陷入頭手分離的尷尬中,
.

不過名從主人,當事人命名時,用了某個喜歡的漢字字形,卻要讀成相近的另一個讀音,在台灣社會中其實還頗為常見。
.

遇上一字多讀時,當事人也往往有自己認定的念法,也常讓我頗費躊躇。我家大弟名「銓躍」,從小「銓ㄩㄝˋ」慣了,聽到新朋友叫他「銓ㄧㄠˋ」,我常皺著眉想說:「全要就全要吧!這邊全都要了!」
.

還有很多美麗的女子,名「媛」的到底要「ㄩㄢˊ」還是「ㄩㄢˋ」,名「華」的是「ㄏㄨㄚˊ」還是「ㄏㄨㄚˋ」呢?寫作「絜」的,要讀成「ㄐㄧㄝˊ」還是「ㄒㄧㄝˊ」呢。我常常照我的習慣稱呼,卻惹得佳人杏眼圓睜,當然就搭訕失敗。
.

而還有一些讓人頭疼的古人與名人,像劉備的兒子阿斗,本名「禪」,多數人稱他「ㄔㄢˊ」,可是我卻覺得他該叫「ㄕㄢˋ」。因為他還有一個乾哥哥叫「劉封」。封禪讀成「ㄈㄥ ㄕㄢˋ」順理成章。只是我們已經沒辦法去問劉備或劉禪了。
.

無論如何,用當事人自覺、自主、樂意的名字稱呼,這是華人社會的基本的禮儀。因為每個名字既代表家族長輩的期盼與祝福,更代表當事人自我的認同與追求。
.

所以我我們社會也認同任何一個人在成年之後,可以自主為自己更名。不管是為了改運、尋求自我價值、標示族群印記,或者更多自己心底深刻的理由。
.

我有不少的學生,往往經歷艱辛的家族愛恨糾結,當他可以自己作主。他為自己改名,要做個真正的自己。甚至他為自己改姓更名,要去尋求母系或父系另一個更為親近的認同。
.

我有時真的會眷戀他們在青澀年華時,有共同記憶的那個名字;或者記憶衰老記不住改名後的新姓名。但是只要他們笑著提醒我,我總會立刻醒覺,覺得十分抱歉。以現在的名字,重新稱呼他們。
.

台灣的歷史經歷複雜的更迭,我們的住民來自不同的祖源,島上經歷不同政權,不同的族群有著不同的歷史、文化印記。有的是淵源於自然的發展,有的則是曾受到外來的逼迫。我們因為著不同的歷史情境,而有各種接納或抗拒的選擇。
.

不管這個選擇是屬於族群、家族或個人的,在一個文明社會中,我們都應該尊重,誠懇理解與肯定。
.

我愛惜、敬奉我自己的父系姓氏,並且引以為榮。但是如果有一天我有子女,他歡喜地想選擇媽媽的姓氏,我也必然同樣欣然悅納。歡喜,是因為他自我的認同,而不是因為民法規範而已。(好吧!醒一醒,我連女朋友都沒有。)
.

能說多種語言的立委Kolas Yotaka是阿美族人,將新任行政院發言人,她的名字漢字譯為谷辣斯‧尤達卡。她對記者表示未來將會以羅馬標音的方式標示的自己的名字。
.

用自己族群慣用的方式標明字自己的姓名,這本來就是一件很自然的事。而這件自然的事,在原住民身上卻遲來許久,這應該是一項基本的權利。我很難想見,自己要說我堅持用漢字書寫我姓名的情境。
.

主流的社會能為每個人的自我需求開展應有的空間,理解、尊重、接受並且努力搭起能彼此溝通的平台,這才是文明。
.

不只是原住民,所有的新住民、歸化的國民、來台的外籍朋友,我們本就應該尊重他以自己原有方式書寫、口說自我姓名的權利。如果他願意取用一個漢字姓名,我們尊重。他願意以漢字譯音輔助使用,我們協助,如果他要以原原本本的書寫形式,我們真的應該盡其可能促成。
.

朱學恒在臉書上發言,原本應該只是要嘲諷民進黨政府發言人的角色,不管叫什麼名字,他都不想記住他的名字,因為發言人只負責幫政府說幹話。
.

然而當Kolas Yotaka身為原住民時,朱學恆發言就應該格外謹慎。應該盡可能去批評發言人角色的問題,而不該針對當事人的名字、身分去調侃。
.

朱學恒的原話即使原本未必要傳達族群歧視,然而隨之而來在網路上,確實引來不少對政府不滿的人,針對羅馬拼音、原住民姓名發表不恰當的言論,從而造成對原住民處境不利的結果。
.

我們可能不習慣、不順口、無法正確發音,但是應該誠懇接納別人使用自己語言、用自我方式標誌自我的權力。然後努力在公共環境搭建平台,協助溝通。
.

我們可能原本出於無心,但是面對原本就較為少數、弱勢的群體,表達意見時就應該格外謹慎。甚至不管對方所屬的群體強勢或弱勢,都不該以他專屬的身分、性別、宗教、職業、階層……去發議論。
.

依照職務去問責,循名責實並不是太困難的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luman 的頭像
nanluman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