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不只是面對經歷創傷的人。

身為教師面對學生,我也早早就意識到「不管再怎麼心存善意,我們都不可能完全避免傷害對方」。作為父母的人,面對子女也是如此。

尤其,我知道自己是掌握特殊權力的人。

所以我會盡其可能友善、平等對待,提醒自己,也努力讓學生理解,我只是一個平凡人,我也有喜怒愛樂。當我情緒浮動時,如果難以完全自我調適,我盡量採取表達情緒,而非爆發情緒的模式。

如果有可能,我會和學生一起陳述相互經歷的過程,釐清彼此在乎的點。

即使如此,我很清楚,我和學生彼此仍難免以相互傷害。確確實實是

永遠要意識到傷害的可能,並試著邀請對方:
「如果你感覺受傷了,請讓我知道。」
我們都要具有能承受自己可能傷害人、也可能受傷害的勇氣。

蔡醫師的提醒,更讓我再次深思。

 

蔡伯鑫醫師原文:我想說說關於傷害/受傷這件事。

https://www.facebook.com/pohsin.tsai/posts/1020997825391296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luman 的頭像
nanluman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