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用塑膠吸管,或者鼓勵環保餐具,我的疑慮不在於個人的使用習慣。擔憂的也不是即將實施的內用禁止,而是未來全面禁止使用。

對於和我生活型態類似的人,不用塑膠吸管,使用環保餐具,只是改變生活習慣。頂多是不便,頂多減損一下用吸管的爽度而已。

這種方便或者爽度,相對於環保理念來說,當然值得犧牲。

然而,有許多人的生活型態,卻不方便使用湯匙或環保餐具,比如建地的工人。除非業主特意提供,否則建地往往是不方便清洗之處,而且施作時不免煙塵瀰漫,因此一次性的餐具,用過即丟,會是最便利的選擇。

我們可以嘗試想像,在建地、工廠中,用吸管喝飲料比較方便?還是直接打開,以口就杯,或者用湯匙撈取比較可行?

許多勞動者的工作環境與條件下,要求改變生活習慣,會遠比我們身處辦公室的工作型態或家居生活困難得多。而他們面對改變,所要承受的成本,也往往比中產階級來得大。

再比如能好整以暇,小心清理環保吸管的人,多數是經濟無虞,生活機能正常的人。今天如果要照顧長照家人,心力交瘁的家庭,單是清洗一根吸管這種瑣務,就可能讓人爆炸。

這種設想很極端嗎?這種需求很少嗎?能不能為那些不方便的人,再多設想一些?

生活習慣的調整,往往不是令行禁止即可,而應該是整體生活環境的調適,甚至是生活機能的改善。太過輕率的想像,而無法設想更具體的生活所需,效果不大。

比如禁用塑膠袋的政策,是否真正改變我們原有的習慣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luman 的頭像
nanluman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