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國北教大附小畢業典禮中,頒發市長獎時,校長臨時起意邀請該校家長張安樂頒獎,一時引發議論。

這原本是不值一提的烏龍事件,茶餘飯後調侃一下便可,卻有不少人說成什麼政治風向,或者校長要向特定政治勢力輸誠、討好一樣,實在是想像力過於豐富。

邀請充滿爭議的人物上台頒獎,在網路傳播的時代,必然引來負評,這位校長的確思量欠周,想必是會場上思緒突然短路。但硬要說她有甚麼政治意圖,她想望風取媚,卻是不大可能。因為,只要對教育界有點理解,就會知道請張安樂上台,並無法讓校長未來的仕途發展獲得什麼利益。

很多人一定會感到驚訝,堂堂市長獎頒獎,怎麼可能會忙中有錯,思慮不周。我想能說得這麼武斷,大概是因為這些評論者多數沒當過學校活動司儀、主持人的工作。

出錯是常有的事。

我經常擔任學校的活動司儀,還要負責處理公關文稿、新聞稿等工作。

一項活動只要有官式場合,除非長官一定要準時出席的場合,否則許多流程永遠要有機動調整的準備,機動到程序大亂都可能。所以我對大官通常沒有好印象。

許多人會說,怎麼可能會不知道請誰來頒市長獎。我知道你很驚訝,但是真的、真的、真的很難確定。

就像婚喪喜慶,你不會知道那些政治人物何時會出現一樣。校慶、畢業典禮中介紹來賓、頒獎儀式,你沒到最後一刻,你通常不會知道要來的是長官、長官秘書、參議、助理,還是根本不會來。

有時幾個小時前通知你長官會來,還逼迫學校立刻生出長官致詞講稿,然後你風急火燎請人代課,寫好稿子,傳給長官幕僚,來回修改後。典禮時間到了,長官根本沒出現。

請問長官或幕僚會幫我出代課的400元嗎?當然不會。

有時你以為長官不會來,但是他偏偏在致詞和頒獎儀式結束後,突然出現。當感人的畢業影片正在播放,同學們哭得淅瀝嘩啦之際,你要司儀或主持人怎麼辦?

像我這種白目司儀,會讓眼前的這個流程結束,再來補介紹長官。但是我相信有不少謹慎的工作人員,會不惜打斷流程,先介紹長官。

也有長官說會到,卻行程飄忽不定,一下子說提前,一下子說往後,使得某個獎項一直不知道何時才能頒,最後硬生生插在很奇怪的時間。

也有獎項頒獎在即,長官卻未到場,當你請他人代為頒獎,頒了一半,長官突然到場了。你說那個代為頒獎的人、校長、司儀尷不尷尬?

還有一種長官,幕僚跟你說長官很忙,只有十分鐘的空檔,你死拼活拼把致詞、頒獎流程剛好框定在那十分鐘,長官卻遲到早退。好不容易十分鐘過去了,長官看到媒體麥克風遞過來,他卻有時間接受記者訪問三十分鐘。你說氣不氣人?

這種長官多不多?一句話,○○不分藍綠。

因此,致詞與頒獎場合,主持人或司儀永遠要看場合臨時應變。有時台下看到誰,就請他上來頒獎,腦袋一時短路,邀請錯了人,在實務上完全可能。

這種官式場合,很容易忙中有錯,偏偏一不小心就會得罪人,所以常弄得工作人員人仰馬翻。

我經常和學生搭擋擔任司儀,但凡官式場合的流程,我一定自己拿起麥克風。但是,即使如此,我也會出錯。只是沒人敢來罵我就是了。

不要批評學校工作人員種種謹小慎微的做法,認為他們腰桿不夠直,對政治人物太軟弱。你可以批評的那麼輕鬆,是因為你沒當家,你不必仰人鼻息爭取一筆又一筆的經費。

你不知道學校才過半年就沒錢繳水電費,冷氣壞了沒錢修,球隊要出門沒錢,連吃個便當、出遠門的旅費都可能要校長掏腰包,沒當家的人不知道這種痛苦。

你只是自己一個人不必對誰負責的時候,可以高風亮節,硬氣得很。你要同時面對長官、家長、同事和學生的壓力時,如果什麼都可以很瀟灑,當初也不會選擇走行政這條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luman 的頭像
nanluman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