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34649284_2166555276692080_4446684477405528064_o.jpg

我和許多同行一樣,擔任學校活動司儀時,喜歡盡可能生活化一些,希望能如三金典禮頒獎,可以活潑又不失隆重。

所以,我經常會拜託學生和我一起搭檔,因為大叔不適合裝可愛,那些活潑、青春的台詞,就由高中生來發聲。

我很羨慕很多主持人拿起麥克風來,幽默、大方,聲音又悅耳。我自己主持很容易受朗讀的習慣影響,聲音表現會太過用力。

比如我喊「全體肅立」時,跟行軍禮差異不大,有時喊完,都會覺得幹嗎這麼嚴肅。

我其實不太說「恭請○○」,然而漢字構詞,習慣偶數成詞,節奏也好調配,只講「請○○頒獎」,用我太過鏗鏘的聲音說出來,會很像命令句,這麼用力驅趕嘉賓上台,似乎不太禮貌。

於是,我只好加上很多的點綴詞,說成「現在,我們邀請○○上台來頒獎。」以調和語氣,囉嗦程度,連我自己都傻眼。

一面主持,一面聽學生搭檔的聲音,心底很欣羨,那種認真、又帶點稚嫩、青澀的聲音,我是怎樣模仿都回不去了。我的聲音早已經有某一種固定的習慣,非常熟練,也非常世故。

安中畢業典禮中,慣例會安排一個時間,讓各班學生可以為辛勞三年的導師獻花。這本是非常溫馨的時段,許多同學會對著導師又喊又抱,整場淚水與歡笑交織,相當動人。

但是到這一個流程時,學生司儀一定會提醒我:「老師,喊溫柔一點,輕一點」,因為當我如果一時忘情,用朗讀的聲音念出「畢業班同學向導師獻花」,那個「獻花」聲一定會當場將我們帶到另一個時空去。那就徹底GG了。

主持場合中,有一種最有趣,便是外國賓客來訪時,我的身邊會搭上外語翻譯,我是英日語都一竅不通,只聽得懂問候,而許多翻譯又要臨場表現。所以我和翻譯常常你看我,我看你,要用眼神才能反覆確定對方已經講完。而這時氣氛就難免稍稍冷場了。

於是我就只好帶上稍稍亢奮的聲音繼續下面的流程,而隨行的翻譯,卻仍一逕溫柔婉約,娓娓道來。高高低低,好像是完全不同的頻道一樣。

總是在這種一場又一場的練習中,我更加認識自己的聲音。

謝謝每個不嫌棄我,願意花時間陪我練習、搭配的同事與同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luman 的頭像
nanluman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