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單曲MV《戀我癖EGO-HOLIC》因影中人物,穿著中山女高制服,引來諸多中山校友、學生、家長教師的反彈,而網路上許多評論者又反指這些護校的舉動,乃是霸凌,或者批評反應過激、不願正視MV文本的意涵,解讀偏差,過度連結,小題大作等等,一時議論洶洶。

創作者的確有其表達自由,然而既然選擇了這樣的手法、材料,自然要承受各種閱聽者的反應。有評論者要護衛、支持創作者,或要提出不同觀點,也可各自從其是非,無所不可。然而,許多針對護校心切的教師、校友譏評謾罵,則未免無聊。

每個人的身分本就交疊複雜,不同的身分,也有不同的視角與發聲位置。今天我純為一個局外人,單純是文學教師時,自然可以心平氣和,對於MV細加分析,評斷其手法優劣。

然而我一旦與所屬的群體連結時,面對令人不喜的畫面,難道不能有絲毫敏感、切感、痛感、惡感嗎?當我真確感到受傷、受辱、憤怒之時,因何不能釐清脈絡後,表達自我感受?

今日之事,若發生在安中,我身為國文教師、辯論社指導老師,自然有專業評論的空間,然而我若身為教師會理事長、新聞連絡人、身為一個對學校懷抱深情的安中人,豈能不表達我輩安中人在當下最真切的感情?

我表達感情,表達我感到受傷、受辱、憤怒的真切實感,並不表示我對於MV所傳達的意念缺乏省察與反思,純粹是我覺得這樣的手法有所不宜。

對於他人當下真切之感缺乏理解與體貼,那麼對於社會現象、對於文本的分析,分析得再好,也顯得很冷血。

當然冷血也是個人自由,無非你不體貼人,人也不體貼你,如此而已。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