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童年時期,左撇子常會被逼著改用右手。

我常在餐廳裡、喜筵桌上,看到有些父母兇惡地斥罵,甚至動手往孩子伸出的左手重重打落下去。那聲:「啥人教你用倒手攑箸的?你擱用倒手,我就共你揌落。」讓人以為似乎慣用左手是什麼滔天大罪,人神共憤。非得要責打、叱罵,要人改過右手來。

當年的校園裡,也常看到部分教師,莫名執著要學生改成右手,真不知是哪家師範學校調教出來的,會學到這種理論。

台語稱右手為「正手」,左手為「倒手」,把左撇子稱為「倒手拐仔」,雖說其它漢語也有類似的古老語彙殘留,但每次只要聽到「倒手拐仔」、「倒手拐仔」,便使我忿忿不平。好像只要用右手,字寫得再醜,筷子拿得歪七扭八,都比用左手還正確。

我是右撇子,但我不能理解慣用左手是什麼罪惡,那根本是遺傳。而即便有人刻意要用左手,那也應該獲得理解與尊重。左手俠客、左投、左打,不但不是錯,反而常有特殊的表現。

有一些人換了較委婉的說詞,說是同桌吃飯,用左手會干擾其他人。看是言之成理,卻是活見鬼的詭辯。如果慣用不同的手,會相互干擾,為何不坐得開一些?為何不是相互體貼,相互禮讓。

時至今日,強要人改成右手的家長、教師,可能早已被看做失格,反教育。

然而同樣在今日,還是有人不斷做著類似的事。

強要人改成自己喜歡的樣子,強要反對人做自己強要壓迫人過同一種形式的生活,往往不是因為什麼顛撲不破的真理。無非就是自己過慣了、看慣了自己本來的生活樣貌,誤以為這就是全部,誤以為別人也應該如此過活而已。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