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盡可能去協助不同的族群,共同消減歧視、維護弱勢、抵抗壓迫?

因為我們自己的身上本就疊合了不同身分,我們在某些身分上可能是主流強勢者,在另外一個身分上可能就是受壓迫者了。

當我們有力量時,我們縱容歧視與壓迫,冷漠對待弱勢的處境。下一刻可能立即落入類似的處境裡,卻手無寸鐵,旁無幫手。

所以我身為教師,必須為其他勞動者說話;我身為異性戀,必須為不同性向者說話;我在升學上曾經是佔優勢者,要為教育資源的平等、公共化說話;我是閩南人,要為客家人、為原住民、為新住民朋友說話。

我們發聲、出手、寫文章、出席聲援,未必能扭轉什麼現實,但拉一把,至少可以不要讓他們處境更惡劣。

因為我也可能因為自己是殘障者、單身者、肥胖者、民間信仰信徒......等身分,而受到歧視、遭受不公平、分別對待。

而更重要的是:一體之仁。身為人,我們感受到另一個個體的處境,如此而已。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