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去年的講義時,赫然發現,我全然誤讀了《韓非子》的本意。韓非根本就反對齊桓公勿服紫的作法,慚愧慚愧。
而課本其實也是誤讀了,如果只看課本,而沒有回去看〈外儲說左上〉的經文時,就會照講上行下效那一套觀點了。我其實去年邊講義時,就重新仔細看了全篇原文兩三次。當時腦筋打結,一直扭曲到自己原本理解的方向去。現在想來,真的很好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luman 的頭像
nanluman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