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報導上藤井樹說:「我真的不知道博愛座這種機制,是哪個智障發明的。」當場真的暴怒!

我也要直接說:「我真的不知道廢除博愛座這種建議,是哪個智障提出的。」我很討厭這樣說話,但是面對這種人身攻擊,用人身攻擊回應也是剛好而已。

博愛座的存廢不是不能討論,但是可以好好說,動輒在公共議題罵人智障,你是不會說人話了嗎?

對!「所有的位置都是博愛座」、「因為椅子並不會博愛,會博愛的是你。」說的都很美好。問題是靜下心來想一想,廢除博愛座後,需要位置的人會更容易有位置坐下來嗎?

在討論博愛座的過程中,大家都承認許多坐在博愛座或沒有讓座的人,可能自身都有不為人知的需求,別人無法從肉眼看出來。比如不能久站,比如女生生理期劇痛,比如懷孕初期。所以他需要自己開口請其他人讓座!

如果廢除了博愛座,你覺得那個生理期劇痛的女孩子會主動去跟眼前的男士、高中男生、歐巴桑、歐里桑說「不好意思,我生理期來,我很不舒服,請把位置讓給我」?還是默默忍受到下車。

還是你要反過來指責這個女孩子說:「直接說啊!為什麼不說?生理期有什麼不能說的?」靠!老娘生理期為啥要告訴你一個不認識的阿伯和大叔。

更可怕的事情是,博愛座與讓座文化有了爭議,很多人的直接反應竟然是直接廢掉。而不是讓社會更細密、更完整的對話。

許多議題,本身就不是簡單的事,需要透過對話形成更良性的文化。我們的社會卻習慣有了爭議就廢掉,這種過度簡化的思考不是反智是什麼?

保留博愛座的空間,讓有隱性需求的人,可以不必開口,就有一個可以休息的位置。這是社會的體貼,不是智障。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