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洪蘭的論述幾乎已經到了幾乎反智的地步了。慣常鋪演學術語言,卻不斷包裝過度簡化的「勸世」理念。

 

比如說不要理會別人的言語霸凌,自然可以止息紛爭。將青年的低薪現象,連結到閱讀能力不佳。宣揚減少選擇,才能強化自我控制,獲得快樂。甚至說老師揮鞭,學生學得更好。凡此種種,不勝枚舉。如今又主張男女分校,可以降低青春期的煩惱。

 

其論述的語言是腦科學的術語,所提倡的理念卻大體都是弟子規、昔時賢文、菜根譚等等世俗修身的觀念。

 

這種世俗修身的理念,作為個人處世的經驗談,本是隨人自由,未嘗不可。然而以此做為教育方針、政策思考卻大有問題。因為,這些思考多數都抹滅個性,強調順服,而不深入思考環境、體制的不合理之處。說白一些,就是馴化學生,不要挑戰掌權者、既得利益者。

 

她經常引用道家話語勸人,卻無法深思道家所面對的世界,正是無道脫軌,人命危脆,個人只能任人宰割的世界。所以只能退而養生、全生、全真。甚至正是因為人身無法自由,才只能退而求取心靈的自由。

 

一味講求順服、退讓,豈是老莊之真意。只有無法讓人人都涼了自然靜的環境,才會不斷宣揚心靜自然涼。我當然可以追求心靜自然涼的修養,教育方針與政策思考,又豈能以此為基礎,而限縮個人該有的自由與權利。

 

人生的多數處境,都是複雜、困難的選擇,她一味強調簡單,並無法解決問題,而只會建構起脫離現實的體制,削弱人面對未來的應變能力而已。

延伸閱讀:廖玉蕙2016.09.09 一篇老舊思維的文章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