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我擔任過一次選務人員。那次我所在的投開票所,連完全無法行動的老人家都被抬出來的投票了。從早到晚,投票的人川流不息。

 

我負責查對選舉人名冊、蓋章,幾乎無法停手。幸好我嗑一個便當,只要五分鐘,否則大概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選舉結束,我的同鄉人當選,在我所在的投票所拿了近七成的選票。而我的右手卻因為頻繁蓋章、翻揀資料而扭傷了。

 

隔幾天後,我參加師大的碩士班的考試,幾乎提不起筆來,寫文學史卷子時,用左手按壓著右手,才勉強考完。當然,這不是當年落榜的藉口。

 

四年後,我為了返鄉投票,推拒了選務工作,從此幾乎一勞永逸,因為我連里長選舉都會回學甲投票。那一年,發生了319槍擊案,我的同鄉人以2.28%的比例險勝。於是不願服輸的一方,在凱達格蘭大道上喧騰近ㄅ一個月,許多支持者更緊抓著當時選務的一些瑕疵,不斷質疑當時的執政黨作票。甚至自己的家人,可能就是選務人員,但無論怎麼解釋,信著恆信,疑者恆疑。

 

許多擔任選務工作的同事,決定從此之後,再也不願意擔任選務人員。

 

12年後的今天,一個失去民心的執政黨,就跟「亡斧易鄰」的故事一樣,不管什麼風吹草動,都被懷疑是動作票的手腳。許多熱血青年,集結要好好監票。由於過往了劣跡斑斑,這本是該背負的歷史罪業,也算自作自受。

 

然而,許多人可能第一次投票,或者過去投票時,不太留意細節。於是提出許多質疑,有些其實就是全然不了解選務運作。比如說紙質投票箱在2014年便已出現,未來也會逐步淘汰舊的塑膠投票箱。又比如說有效票、無效票的判定方式,與之前並無不同。

 

大家關心,提出疑問是好事。這顯見我們對於政治事務,不再疏離。然而總是懷抱陰謀論的立場,對於許多擔任選務工作的公教人員來說,實在太無理了。

 

如今的社會環境和公教人員的屬性,早已不同於往日,豈是隻手可以遮天。很多莫名的懷疑,其實只要擔任過選務工作一次,疑問自消。

 

說實在,選務可能會有瑕疵,要作票在今日已經是不太可能的事了。如果對選舉太陌生,不妨讀讀周偉航《選舉,不是你想的那樣》。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