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對九三教師上街頭。

 

感性來說,如果退休金真的可以一毛都不減,人人都會說好,我當然也會說好,誰都想擁有無後顧之憂的退休生活。

 

然而,退撫基金虧損、破產的問題就在眼前,這不是掩耳盜鈴就能逃避的。基金一倒,無論在職或退休,都是無可逃避的大災難,更會危及整體社會的安全。

 

我們面對的現實問題就是我們當代人退休後的壽命越來越長,新進人員越來越少,銀行利率極低,基金設計之初提撥率就遠遠不足。如果不理性提出較和緩的改革方案,當基金虧損到最後,最後的結果就是被掌握權力者,粗魯的一刀砍。這一刀砍下去,試想會如何?

 

所以全教總主張拿出方案,說服政府與群眾。全教產還沒提出方案,就先罵人是背骨團體。大家思考一下,即使加入不同的工會組織,難道所有的教師夥伴,就沒有共同的權益了嗎?

 

請大家想一想:

 

如果上街頭只是要大喊:我不要改,我不要改,我不要改。政府要負責、政府要負責、政府要負責。

 

你真的相信這樣會解決基金虧損的問題?

 

如果上街頭只是期待:拿稅金來補,拿稅金來補,拿稅金來補。

 

你真的覺得能說服多數的立法委員,為教師群體按下支持的表決器嗎?

 

如果上街頭只是想要糾合同一群人:我們在一起,我們在一起,我們在一起。

 

沒有打動其他群體,你真的覺得會獲得其他國民的同情與支持?

 

不提出可能的解決方案,空喊政府出來解決,是毫無意義的。不提出合理、合情的對話策略,說服社會大眾,就只能讓未來立法院挾民意大砍。不說服整個社會,只在軍公教的同溫層取暖,我們在立法院能找到足夠的代表為我們發聲,為我們按鈕,為我們守住法案嗎?

 

我們在社會本來就是少數,提出方案的目的,本來就是想要說服政治人物支持,說服社會大眾認同,說服其他群體嘗試理解。否則一站上表決的場子,勝負就是一翻兩瞪眼。

 

且不要說利益代表懸殊的國會殿堂,今天來一場三對三的辯論場子,站上街頭的全教產,你有把握說服其他的反對者嗎?

 

多數的教師,可能並沒有為了特定議題上街頭的經驗,看慣了媒體報導,動輒十萬、二十萬人遊行,看到了太陽花、反課綱、華航空服員、國道收費員的抗議,因此誤以為只要上街頭,就能獲得支持。

 

這樣的估計,根本就是誤算。時至今日,街頭運動要成功,根本不在十萬、二十萬的人數,而是這樣的運動,能不能透過媒體、網路,形成同情的社會輿論,觸動原本與你不同群體,原本不關心這項議題的「自己人」與「其他人」,產生持續而足夠的政治壓力。

 

誰是這場運動的「自己人」? 你能說服目前教學現場多數的在職者嗎? 你能說服教學現場後進的年輕人嗎?

 

誰是這場運動的「其他人」? 你能說服你多數的學生家長嗎?你能說服不同領域多數的勞工嗎?你能讓他們願意主動站出來,幫你貼文,幫你宣傳,當你的後勤嗎?

 

如果無法說服「其他人」,甚至無法說服「自己人」,那麼走上街頭,只是耗損自己的能量。

 

所以我反對九三教師上街頭。當然,您還是想要去,這是公民的自由,各自加油吧!

 

以下引錄全教總的說帖
============================================
全教總為什麼要提補繳方案?

一、新制退撫基金歷年來的不足額提撥缺口,不能全由在職者承受:

自退撫基金成立以來,歷年都有不足額提撥,政府作為雇主當然必須負最主要責任,但,如果不面對過去不足額提撥缺口,等於是要現在在職的年輕受僱者承擔過去的累積負擔。因此,全教總要求的雇主與受雇者共同補繳,以領有多少新制年資,在領退休金時就應補繳多少年資。

二、相對補繳挹注基金,健全基金財務,讓未來年輕人也領得到:

為挽救退撫基金,藍綠政府提出的都是要在職者多繳、少領、晚退方案,受傷最慘重的都是年輕世代的老師,全教總要求政府維持信賴保護原則,要求給付不打折,但雇主與受雇者雙方都要補繳。受雇者補繳 35%(補繳金額於領取之退休金中按月扣繳,不用額外付出 ),雇主也要相對補繳65%,所有補繳金額則挹注基金,以改善基金財務狀況,讓所有世代的老師都能領到退休金。

三、要求政府負起最後支付責任
全教總提出的補繳方案,是基於低費率時期未依精算調整,勞雇雙方必須對基金財務也負起應有責任,如補繳後基金仍有不足,全教總要求政府負起最後支付責任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