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大學將染有愛滋病的學生阿立退學,遭衛福部疾病管制署開罰一百萬,甚至受到聯合國愛滋病組織(UNAIDS)關切。事件過程真令人瞠目結舌。

 

事情起因是國防大學經由體檢,發現阿立罹患愛滋病,屢屢施壓阿立離開學校,施壓手段為歲之後,改以阿立攜帶電腦入校、遭查獲後又態度不佳、頂撞師長為由,記過多支後,強制退學。

 

這件事已經衛福部愛滋病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會正式判定,認為國防大學歧視愛滋病患事證明確,然而國防大學卻堅持不願調整。許多人在網路上幫國防大學辯護,認為愛滋病患身處軍隊中,有諸多不便,有潛伏危險云云,因此學校是不得不然。

 

然而國防大學除了是軍事單位外,也是教育單位,這件事除了涉及惡劣的歧視之外,更採用了嚴重缺失的處理手段。國防大學施壓阿立不成,於是改採校規懲處為手段。對於不願意就範的人,採用其他管道整治,轉個彎來弄人,這種手法,跟黑道幫派有何不同?所謂態度不佳、頂撞師長有多大的呼嚨空間?還不就在校方的一念之間而已。

 

為了趕走一個病患,彎彎曲曲,玩弄這種整治手法,說到天邊去,都是卑鄙。

 

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嗎?這種卑鄙的做法,可以稱為教育嗎?這種教育手段,如何培養出正直的人?

 

我們可以同意任何一個學校,因為不喜歡任何一個學生,就用校規來整治他,逼他轉學嗎?

 

用校規來整治一個不受喜歡的學生,是教育單位該有的作為嗎?真的是可恥到極點。國防大學沒有一個有良知的教育工作者了嗎?沒有一個愛惜學生,平等對待愛滋病患的老師了嗎?真的是可恥、可恥、可恥。

 

當我們面對一個愛滋病患時,或許在感性上難免會感到害怕,在學校的措施上會想像出種種的困難,擔心會有一些麻煩。然而身為教育者,作為教育單位,不正是應該透過理性,調整感性的盲點,提出適切的做法嗎?台灣每年在各級學校辦理有關愛滋病的研習,難道國防大學沒辦嗎?

 

近來政府正規劃教官逐步推出校園,引發許多學校的學務人員恐慌,我本來認為這件事還有很大的討論空間。目前許多教官的確是校園很重要的維安力量。遇到學生危險時,他們真的都衝到第一線,很受我的敬重。

 

然而如果看到軍方面對學生、面對病患的態度如此,那麼我們如何去思考這個問題,恐怕就會有完全不一樣的答案了。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