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自習,大多數的人都散去了。

 

我走出穿堂,看到一對熟識的小情侶,兩個人走得很緩慢,臉上似乎有一絲還沒散去的情緒,兩個人都微微嘟著嘴,沒有講話,沒有回頭看著彼此。

 

爭執,常常是青春時證明自己在乎對方的儀式。事後想起來似乎很幼稚,在當時,卻總有退讓就輸了的的堅持。有時都弄不清楚,是喜歡重要,還是輸贏重要。

 

我是個促狹的人,非得要大聲招呼:「怎麼啦?吵架囉?」

 

綁著馬尾的小女生,用力撐開笑容:「老師,哪有啦?你不要每次都挑撥我們啦!」

 

哼!「我哪有那麼壞心。」小女生努努鼻子,不理會壞心的老師,和小男生慢慢往前,拉長了腳下的影子。

 

我看著他們走出校門的背影,心裡浮出一句:「無恁是門扇板鬥袂密喔?」自己大笑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