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早上,特地趕到學校,聽徒弟練習演講。想當然耳,稿子內的中國故事都不見了。再仔細一聽,徒弟精心描寫的泰國廣告也不見了。我剛發出疑問的聲音「咦?」徒弟馬上解釋,「那個泰國廣告,拉小提琴那個,老師也說不是台灣的,改了!」我翻了一下白眼,不想接續這個話題,說:「繼續背吧!」

 

緊接著上場的是「龜兔賽跑」的故事。我立馬站起身來,「我靠~~~這伊索寓言的故事,什麼時候又變成台灣的故事了?」學生傻笑:「我也覺得標準怪怪的!」

 

而徒弟原本說的宜蘭腔,竟也逐一被調整成不甚道地的台北腔了。我有點想念宜蘭腔、台南腔、台北腔、台中腔共鳴的那個暑假。每篇稿子都聽完後,我沉吟許久後,說:「照他的模式,趕快比完決賽吧!」

 

徒弟苦笑:「我也這麼覺得。」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