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中班聯會與校長徐建國座談,討論能否穿運動服進出校門,徐建國舉例,以現今名校畢業生和無業遊民都是一人一票,未必就是公平。引來社會軒然大波。

徐校長對媒體澄清,認為是學生誤解了他的話語,然而我在YOUTUBE聽了他在座談的說明,及回應提問。發現輿論並沒有誤解他,他全然無法正視人格的獨立、完整與平等。他在乎的是他心中的形象、評價與管理的權力。

形象、評價、管理當然不是不重要,這些在一定的脈絡裡,應該受到尊重與維護。然而所謂形象、評價、管理需要經過社群辯證,經過成員討論。而不該是由某些人者說了算。徐校長的想法,有獲得所屬的社群認同嗎?

而在他的類比說明下,可以窺見徐校長根本認為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獨立、完整、平等的對話與選擇。他認為有些人是沒資格與他平起平坐的,是甚麼養成過程讓他有這種想像呢?是學歷?是地位?是性別?是年紀?還是資產?還是爭奪社會資源的能力呢?

他以無業遊民與台清交的學生投票等值不公平,拿來類比學生的意見不該與管理階層齊等看待。那麼誰來決定誰擁有較大的話語權?甚麼身分可以擁有較強的話語權,如果沒有仔細論證,那講白了,就是現實存在的權力結構來決定而已。你權力大,所以你掌控,還可以說對方沒資格。

看到她對媒體的說明,顯然徐校長都不敢承認這是對的,更不敢理直氣壯對大眾說,所以他說是學生誤會了。說是提問,而非定論!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