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載嘉義女中學生在臉書揭露,該校校長鄭勝文竟在朝會公然說出「外面那些高職的都玩三年,你們跟他們是不一樣的」、「你們的智商跟他們是不一樣的」等話。身為一個教育者,竟膽敢說出這樣輕賤他人的言語,無論旁人如何巧飾說,「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終歸是嚴重失格。這不是對學生「愛之深」,而是對自身的偏差與歧視,罔然無知。難怪,台灣社會始終無法真正從心態上重視技藝人的地位與成就,面對提供技藝、服務者,不是鄙薄輕賤,就是討價還價。

 

事實上,不管多麼高遠的理論、概念,一旦要面對他人訴說、展現時,本身就需要高明的技藝。例如身為教育者,除了對於自身的學識、價值有所追求外,在教學上,本就應該以技藝人的態度,精進探求。

 

高明的技藝人,重視人與人的連結,全力安頓人在世間的種種,深知所有的技藝,都必將運用於具體的生活之中,所以會體貼使用者的需求與感受。所以好的技藝人必然自重,而且重人。

 

而一個社會真心尊敬每一項技藝,尊重投入技藝者,才會是健康的社會。

 

何況,多少自詡苦讀出身者,之所以能有一張自以為亮眼的履歷,登上自認高尚的階級,多數不就靠著父母、祖上、兄弟姊妹、家族乃至社會上無數的技藝人養成、造就、呵護而長大的嗎?為何有了一個位置之後,反過來輕賤技藝人。

 

學生行為有了偏差,就是針對行為認真探求,有錯說錯,該教就教。跳出行為本身,對於所屬的出身、學校、家庭、群體、身分……等妄加評價,既是歧視,更是教育價值的敗壞。如果一個教育者認為一個人的背景必然決定了他的優劣,那麼不正說明他所認定所謂的「教育」對現實的挑戰無能為力,只是換取現實利益的工具而已,只是為了換取學校的名聲,換取外人的眼光,換取考試的成績,而不是為了真正作為一個美好的人,那道貌岸然談甚麼品格要求,豈不可笑?

 

何況,讀職校的孩子,又有甚麼不好?在校園裡夸夸其言,談這些話,難道不是赤裸裸的言語霸凌嗎?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