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朋友出門,繞了三、四個鄉鎮區,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地方歇腳,乾脆去坐在速食店裡聊天。

 

店裡有個員工,有張高中女生的外貌,很是清秀。雙腳或許是輕微的腦性麻痺,行動不很方便。卻爬上爬下清理著垃圾與回收資源,提著大袋子來來去去。甚至抱著大疊的托盤,下到樓來,一張一張擦拭著。

 

看她從樓上下來時,緩慢踏著一步又一步,偶爾還要停在半途,頓上一頓。有時站得良久,後頭的客人仍然很耐心地等著。也有客人側著身子,輕輕從她身邊走過。我幾乎好幾度要出聲說:需要幫忙嗎?

 

然而,我終究沒有出口。我知道:這是她的工作,她終究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做得很好。

 

偶而轉頭時,看見她側臉的神情,淡然而自在。我想起自己少年時讀到許倬雲教授的文章,談起他不便的雙腳,如果有時不慎傾倒跌跤,旁人熱心要過去扶起他時,他總是會說:「對不起,請讓一讓」。讓出一個適當的空間,他會找到適合的施力點,然後自己扶正。

 

我沒有出聲,在遠一點的距離外,對著不認識的朋友,默默祝福。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