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中華文化基本教材,正說到子路問津一章,突然撇開正題,說起《論語》中的隱士名字都很怪異,如剛講完那一章的「晨門」。
 

同學答說:「不會很怪啊!桀溺,Johnny。」
 

雖然是網路老笑話,我還是笑岔了氣,「那長沮呢?」
 

「George啊!」
 

「原來是兩個歪果仁,難怪跟子路雞同鴨講。」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