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道不好看,台灣的大小廟宇幾乎都不可免地搭起棚架,讓整體視野顯得粗陋、醜怪。這些棚架,就算是用不銹鋼搭起,看來都顯得臨時,隨時準備拆卸,從中可以看到我們的文化裡,有多麼頑強的工具性、世俗性,還有令人搖頭的權宜性。

如果遮雨棚架終不可免,為何不乾脆建拜亭?我想是因為即使搭建了拜亭,空間終究會不足。如果我們不願意節制、減省,只是順著原有的慾望,無止盡擴張,所謂美感,終究無法抵擋無止盡的需索。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