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問題,不要老是憑直覺。不然跟廟口阿伯一邊呷茶,一邊幹譙沒有差異。主管機關,所有該有的機制都不肯建立,只會要別人奉獻、付出愛心。這其實就跟「奧客」差不多!

 

當教師群體很認真要把問題談開來時,體制會告誡你:「不要斤斤計較。」「教育是奉獻的志業。」

 

為啥是這種處理模式,因為體制沒能力處理這些問題,卻不肯承認,只好用偽裝的道德訓令來壓迫你。模式就是這樣!就像道理說不過人時,就用沒有禮貌來質疑你是一樣的模式。

 

教師執行導護工作,跟奉獻、義務、愛心沒有關係,一旦站上去,那就是執行業務,現況是沒有任何保障,卻可能會陷入極大的危險處境。教師沒有指揮交通的「權力」,用路人不受指揮時,導護老師完全沒轍,頂多只能記錄車號、事故經過,再轉交給警察處理。

 

多少交通警察依法執行業務時,受到不堪忍受的委屈時,政府與長官都不挺,甚至讓他上法院,飽受折騰,心力交瘁。何況沒有任何法定權力的教師,站在街頭,要他去指揮交通。

 

而教師執行導護工作時,如果現場因為失誤發生事故,教師要自行負擔相關法律、行政責任,現行體制沒有任何免責或支持的機制。如果當場因為交通事故傷亡時,也沒有相關保險理賠。頂多就是公保那幾十萬而已。

 

政府提供的保障是甚麼?不要忘記,屏東縣消防員趕赴公務途中,遭酒駕民眾撞死時,政府認定「不屬因公殉職」。

 

當政府叫教師到街頭去擔任導護時,除了用「愛心」的大帽子壓他之外,卻不願意給他任何法律明定的保障。這是什麼體制?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