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個暑假,帶著學生在學校中庭練習閩南語演講和朗讀。我依舊說著習慣的台南腔,然後聽著選手們分別咬著宜蘭腔、台北腔、台中腔,穿插著在地的基隆腔調。總是有好幾個詞彙,我們要停下來,彼此推敲、商量,找到一個念起來精確或順勢的音。

 

即使身為國文教師,我向來極少挑剔學生的字音、字形的毛病。我是那種「讀書觀其大意」、「讀書不求甚解」的性格。所以在集訓中,學生真正由我身上受益的,想來真的不多。

 

不過臨陣磨槍,不亮也光。集訓期間,我對語音總是特別敏感,甚至莫名也挑剔起來。

 

學校正在整修校舍,進出的工人不少。說來好笑,來來往往的面孔,我記得不多,對於他們彼此間談笑、聊天的聲音,印象反而深刻。

 

今天午後,小心翼翼踏過尚未完工的穿堂時,兩個工人迎面打著招呼,一個人調皮地說:「知也你欲來,專工出來迎接你的。」那一刻,我聽得不順。因為他把「迎接」讀成îng-tsiap。我自己竟開始碎念著:「g的音跑掉了,入聲收尾的p又弱化了,咬得不清楚。」碎念完,自己停住腳步大笑,我這不是走火入魔嗎?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