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成立至今一百零四年,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迄今也達百年。華人社會在政治、組織、社團中開會已是常態,但是許多領導者與會眾,卻仍然不習慣開會、討論、表決,而往往一聽到異議,就迴避、和稀泥、摸頭、壓制,甚至動怒。

 

為什麼呢?因為不耐煩討論,喜歡便宜行事,不習慣說服,又怕傷和氣。

 

討論與說服都是耗費時間、精力的事,許多人又往往堅持唯一方案,而無法接受妥協。其實在許多衝突與妥協中,彼此的價值才會逼出來,讓多造不得不對話。什麼可以讓,甚麼不能讓,一次又一次說清楚。說服人很累,可能不經多次無法成功;權力壓制很有效,但是一旦權力者失勢、離開位置,他說的就什麼都不是了,只是Nobody。

 

衝突可能會受傷,但是傷得明明白白。迴避、和稀泥、摸頭、壓制,還是有傷,卻是暗傷、化膿,終至不可收拾。

 

這次說不清楚的,下次持續說;今年說不清楚的,明年還要說;這一代說不清楚的,下一代繼續說。

 

願意說服,是因為我們將眼前彼此的「你」,視為平等、理性、可以持續溝通的存在。我們彼此感受,願意相互理解。更重要的是,我們不能倚賴任何英明的領導者幫我們做決策,我們只能彼此商量出方案來。

 

沒這個體悟,我們永遠只能期待聖君,做不了真正的公民。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