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 周偉航 為什麼老百姓看國民黨全代會是越看越火大?

 

許多群體一旦與整個社會脫節,經常會陷入自說自話,相互取暖的困境,而忘記要轉身面對其他相關的群體,乃至整個社會,不斷持續對話、說服。

當一個群體無法與周邊,與整個社會對話,不久就會被逼成為「失語」的一群。無論講什麼,無論多麼正經,其他人都不耐煩傾聽,只能惹來唾罵和嘲弄。走到這一步,雙方就無法走入對話的語境中了,而說話者也往往只會自覺得委屈,不免要說出:都是某某某對不起我,都是某某某操弄民粹,都是某某某的錯。

當別人無法被說服時,對外指責毫無意義。不妨好好讀一遍孟子:「愛人不親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禮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諸己。」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