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7003_1113672431980375_7667114832941493354_o.jpg

 

 

11402613_1113638298650455_5613495549555175379_o.jpg

 

一早,臉書上的訊息跳了出來。正是久違的徒兒嘉雯。
 

「老師~~~~~XD」
「你說。………你今天要來找我玩喔?」
「賓果!!!」

 

下午學校正在舉行畢業典禮預演,我在現場大略看了概況,構思好下週一的新聞稿,便踱回圖書館。不一會兒,幾個大學生模樣的年輕人探頭進來,正是嘉雯,同行的還有恒安、麗洋和志剛。

 

我並沒有任教這一屆的國文課,所以有時相遇,要喊的名字,在唇間遲疑著,不好意思亂喊。幸好這些笑容燦爛的學生們,並不怨怪老師的糊塗與健忘。

 

閒聊兩句後,有人問說:「要在哪邊拍照?」我愣了半天,會不過意來。通常學生回來,多半是我幼稚地喊著要合照。怎麼才進門沒半晌,就要合照呢?我笑說:「這很像觀光團耶!」立馬學舌了起來:「各位朋友,我們在這裡停留半小時喔!大家把握時間拍照……。」

 

他們說:「哈哈!要拍學士照啦!」

 

是啊!前一陣子剛有一群學生回來拍學士服合照,只沒想到嘉雯和他們同屆,竟也要步出大學的校門了。

 

當年,我訓練嘉雯參加閩南語演講,時程甚短。我這種粗疏莽撞的老師,訓練起選手來相當兇狠,總是要一再挫下他們的自尊,再重新打造起。但是面對嘉雯這樣秀氣的女生,我訓練起來,反而有些畏懼,深怕自己敲打太過,傷到她。

 

這個可愛的學生,集訓中常有高中女生的小小執拗,比如說她堅持自己用手寫演講稿,逼得早習慣鍵盤的我,再度拿起紅筆來刪改,弄得手痠眼花。直到最後,還是她不忍心,慷慨答應我,讓她手寫完後,回家再用電腦繕打。

 

有些稿子,對現代的學生來說,難免生澀,同時訓練好幾個學生的我,臉色就很難保持從容。我一直都知道,有好多徒弟都在走出門外深呼吸的時候,偷偷哭了。然後擦乾眼淚,調勻呼吸,又回來繼續苦練。而嘉雯,卻是極少哭泣的學生,很堅持地練好每回的進度。

 

所以每回訓練完,我都要一再探問他們的國文老師乙珊,問說學生是否適應,結果她比我想像中強健多了。猶記得訓練到比賽前夕,仍覺得還有相當的成長空間,只叮嚀她放輕鬆,平常心以對,成績本就不是很重要的事。不想,這個文靜的孩子,當晚仍然用力苦練,隔天一舉摘回第二名的成績。

 

當成績揭曉時,一向不慣稱讚自己徒弟的我,默默在心裏說著:「妳昨晚做了甚麼魔鬼訓練啊?真有妳的!太可怕了。」

 

她上大學後,相聯繫的機會不多,但是總在隔了一段長長的時間後,圖書館門口,就會出現一個小女生,是她,臉上帶著極燦爛的笑容,興奮喊著老師。模樣就一如她在高中的時候。

 

嘉雯,大學畢業快樂!

 

10919405_1113639348650350_1739375856407705820_o.jpg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