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子裡走出一個極為青春的女郎,輕快地踩著矮跟的鞋子。微笑地對著手機裡的那頭說話。鄰家女孩般的長相,只在眉眼之間,有幾分媚態。

 

走到巷口時,女郎剛好收了手機,和坐在路邊的兩個歐巴桑招呼。一個歐巴桑非常、非常地福泰,坐在老舊的沙發椅上,挺著隆起的腹肚,隨著說話的節奏不斷喘息,另一個瘦小的歐巴桑則一直應著嗯哎哦啊嘿嗐,活是一個絕佳的捧哏。

 

兩個歐巴桑閒話著那些即使陌生人都會覺得熟悉不過的情節,無非是換個名字、姓氏,因果倒置一下而已。反正談到最後,孰因孰果已經都亂了套,也不很重要。

 

福泰的阿桑,開始盤問著女郎的去處。年輕的嗓音愉快地回應說:「要去街上,......我要去街上。」通常世故懂事的台灣人,在這時就會打住話柄,愉快地道別。因為這就是禮貌的招呼,問者既沒有要真問,答者也沒準備真答。

 

所以鄉間的馬路上常見到一個莫名的場景。「耶!欲去叨位?」「無啦!欲來去彼。」問答全無結果,但是雙方都很滿意。

 

但是福泰的阿桑,似乎無法滿足這樣的問答,以極熱切、天真的語氣,關懷到底。而女郎只是一箇勁地回答「要去街上。」

 

應答半日後,阿桑總算放棄,女郎繼續踩開輕快的腳步,再次撥了電話,走出了巷口。阿桑轉頭,用力以左手一指,說:「啊毋緊嫁嫁咧,無知咧創啥。」

 

女郎早已走遠,我則因為太入戲,差點要搶過台詞。「好貓管百家,你管人欲嫁,欲招,抑是做姑婆。」兩位單身的女子現在要出來選總統,他們不管哪個當了總統,總歸都要比那群老男人們像樣得多。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