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校長協會說教師是工時制兼責任制之後,某位教育局長又公然宣示:教師哪有上下班時間。我原先以為某些為民主奮鬥過的人士,或許是值得尊敬的,他的思考或許是清晰的。如今想來,我可能過於一廂情願。

 

從我當老師開始,我就跟學生說:我的手機二十四小時都開機,你有事就可以打。的確有那麼幾次,在過了凌晨後,接到學生電話,聽著另一端痛哭,不斷安慰到對方想睡,才掛上電話。也曾在病中,接到家長的電話,聽著他和自己的子女嘔氣,又哭又氣的瞎話,讓我說教了半小時。

 

直到今日,讓我甘之如飴。

 

但是,這跟我應該擁有的勞動條件無關。價值追求與權利義務是不同層次的問題。

 

我決定,這一個禮拜,下班後就關掉手機。

 

默默表示抗議。

創作者介紹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