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問我喜不喜歡歡柯P。成年之後,我對政治人物向來沒有感情投射,我只覺得他是比較好的選擇標的而已。何況,我並不是台北市民,我的好惡其實無關緊要。就如同我可能覺得賴清德比李全教可信,也是比較好的政治選擇,但是他不進議會就是違法,說破幾個嘴巴,違法就是錯。不會因為李全教可能違法,導致賴清德違法變成正確。但是這些討論跟我喜歡誰無關,我又不認識他們。

 

身為基隆市民,看柯P的種種舉措,恰如隔岸觀火,我只看得失,沒有好惡。如他主張保住台鐵的台北機廠、大巨蛋旁的路樹,我就撫掌稱快。這種大方向的決策,確實是魄力。他陳述取捨時,大體上也表達了他的理念。

 

十二年國教的免試辦法,柯市長與教育部長的爭論,我則覺得那是意氣,我不懂他的核心理念為何?他說「人民喜歡的做給他;人民不喜歡就拿掉」,聽來很像孟子所說的「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與之聚之,所惡勿施爾也。」但是,撇開升學方法的爭論,柯市長對國民基本教育的理念是甚麼?想清楚,說清楚,升學方法的政策也才能談取捨。

 

至於公家機關訂報這件事,我則覺得討論得過於細瑣,那辦公文具要不要討論?整體難道沒有浪費?可不可以樽節經費?然而這些細項的討論,需要由市長一而再,再而三來要求嗎?是因為市長的好惡,還是真有燃眉之急?如果學校不訂報是個大烏龍,那麼只說「解讀錯誤」、「在傳達命令的時候,不曉得是故意曲解,還是聽錯」,身為首長就沒責任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luman 的頭像
nanluman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