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貪睡了兩個多小時,稍稍感到滿足。

這陣子總在那惱人的五點多醒來,連想要在醒夢之間依違半刻都
不可得,清醒地躺在床上,索性起來滿室走動,按下遙控器,看
那索然無味的新聞。過了午,又漸漸與昏沉拉扯,連我都不知為
麼。或許,我該嘗試更早睡一點,然而夢之神輪值的時間難以捉
摸,尤其當我洗完澡後,就悄然退位。等我在床上翻過幾十頁後
,每到精彩之處,才又悍然出現,將我拘捕而去。

有時抱定主意,讓睡夢想來就來,愛走就走,隨任擺布就是了。
但依循日常的步調行進,總是在莫名之處,誤入夢鄉與人間的交
界處,無所轄管的封疆荒野,不知方向,胡亂跋涉。

我坐在桌前,對著書或電視,對著電腦螢幕,或者躺在床上,翻
滾入棉被裡,突然昏沉欲睡,卻又一點靈明不滅。不必披枷戴鎖
,卻全然是個不知歸誰轄管的俘虜;想要自我做主,冷峻的判決
一下:休想,你的刑期還久得很!

看來,這世上折騰人的,又豈止是愛神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luman 的頭像
nanluman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