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獅球嶺

有時候一下午無事,我就買了兩個蔥油餅、奶茶,騎車到獅球嶺
上。上山的小徑在高速公路出口附近逶迤,初次來時,還要有人
指引。蜿蜒而上,半途有舊日涼亭,磚柱木桁,歇山燕尾,或是
昔日平安宮香客歇腳之處,只是漸已傾頹,不知是否重修有日?

有時這種細瑣的角落,比起犖犖大者,更有難以名狀的魅力。

上嶺,停車,歇腳。獅球嶺南北都能令人眺望許久。一港舟船,
滿山雲潮與半城房樓,都一一入眼。無怪許多政治人物宣傳看版
都要選此入鏡。可惜,終是背景,不是主角。

(七)碧砂漁港

夜裏,有時心煩,或者無聊,不知道如何排遣,我就跑到碧砂漁
港邊,看著靜靜的海水,聽水聲拍岸。白天,碧砂漁港的線條顯
得僵直硬板,水泥和鐵皮堆疊得極為彆扭。港邊餐廳市集,拉客
叫賣,讓人在濕濘的地面上,常要左躲右閃,連連別手。

夜裏這些都隱默了。

稍遠處,九份山坳的燈火張起,初上時銀亮,越晚越轉為金黃。
而港上燈、星、月、水,交互折射。聽我自己喃喃。

(八)鬍鬚行動咖啡

情人湖一帶,新建高樓林立,有時一兩個月未曾路過,又有怪手
整地。築起地都是高級社區,圍籬、警衛,層層把關。我算不準
這些社區會擴張到什麼程度,只能搖頭。

騎著機車直上,往大武崙砲台一帶,人煙就少了。砲台邊上,不
知何時有了行動咖啡屋,午後營業直到子夜。午後的陽光太過蒸
騰,還是晚上來吧!夜景開闊,由白米甕、外木山直到港內,逢
上有星星的夜晚,直到深寂,都還捨不得走。

(九)平浪橋

東北角上有許多漁港,常讓我看得興味盎然。從鹽分地帶出身的
我,以前騎著機車,從學甲過了中洲、頭港、渡仔頭,慢慢就會
看到鹽田、漁塭,四望無際的阡陌方格。對於海產的記憶,則是
廟口放送頭傍晚叫喚,一一盒一盒排列的白色保麗龍。騎著機車
跟著王船、媽祖的香路,香煙繚繞,鑼鼓哨角。蚵寮、北門的漁
村屋舍,我並不陌生。

然而,沒有機會親身在港邊走上一回。對於港口的印象,都是老
早的KTV,唱著港都夜語、快樂的出航、紅燈碼頭、行船人之
類的歌曲。港,是和異鄉、浪子牽連一起的辭彙。

到了基隆,我才有機會和一座港靠近,但基隆港來往的郵輪、商
輪、貨櫃,離我的日子還是太生疏了。而鼻頭、澳底稍遠,和平
島旁車多,最常逡巡的就是長潭里的平浪橋邊了。

潮境公園和海博館尚未完成,平常的日子還是人車寧謐,漁船歇
得不多,安安靜靜。轉身望遠,基隆山與九份入目,雲霧煙雨,
或者晴日,都是景致。


(十)基隆的馬路

第一次騎車到基隆,在單行道上進退不得,只看著地圖上簡單的
指示,繞不出路排上忠孝仁愛安和樂利與一二三四的糾纏。沒有
安居落戶,很難記住這些排列組合。

落腳久了,其實也沒記得多少路名。東悠西晃,早晚溜達的早已
熟門熟路,真要問起,還得比手畫腳半天,店門商號,一、二、
三、四數不清楚。下次你來,我親身載你走一趟吧!


Technorati Tags: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luman 的頭像
nanluman

鯤化為鵬‧鱟浮成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歐
  • 我是K市人,看到這兩篇文章覺得分外親切耶!雖然啊K市如
    你所說的越來越俗麗了,不過我總覺得那樣也不錯,小小的市
    中心變得亮晶晶的,儘管有時候會看不太順眼,但是每次在異
    地生活後,再回到這裡,就覺得那樣的光芒很溫暖。故鄉,或
    許就是這樣的意義吧。
  • nanluman
  • 説的也是
    其實這兩篇 我是把自己從日常生活中稍稍拉出來
    平常的日子
    那些俗麗 其實還滿親切的

    哈哈
    這是我們台灣人的特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