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5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樓下鄰居家的國二女孩就讀遠在山裡的私立中學,寄宿在學校,每逢週末才回家。偶爾在進門、出門間,才會見到她緊抿著嘴迎面而來,或者低著頭緩緩前進的背影。

十八歲以前總是天天回家的我,其實有點難以想像週末才回家的青少年生活。不過辛勤苦讀,總應有所回報,女孩的媽媽到垃圾時和我家資深美少女閒聊,談起女孩的成績,指數著將來想讀的高中,在鄰近的那個燦爛都市裡。

我聽母親回家後轉述那幾個地名時,盤算著通勤的時間,心裡默默佩服這些用功的孩子。

資深美少女話鋒一轉,說起她對女孩母親的建議:「為啥不讀安中呢?安樂很好啊!」我皺著眉頭,沒多接腔。雖然負責學校的宣傳與新聞工作,卻向來不習慣直接推薦自己的學校,多多少少抱持著「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矜持。

母親下頭的話語更讓我驚奇,她竟開始分析在繁星的時代裡,怎樣選擇高中志願最為有利。甚至介紹了在安中的小小校園裡,可以參加什麼比賽和活動,對於將來的個人升請,可以增加什麼戰力。說到母孩的媽媽頻頻點頭說,如果留在基隆念安樂,好像也不錯。

我一邊聽,一邊偷笑,心想難怪現在選舉除了網路大軍,還要有菜市場耳語部隊,歐巴桑的推銷力,真是無與倫比。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接連到幾個學校參訪,聽師生家長介紹學校的優秀老師,和我一同前去的委員,總是聽到頻頻拭淚,感動不已,實在太多揪心又溫暖的故事了。我雖然也受觸動,然而畢竟自己就身處校園中,常常看到同樣動人的場景,反而淡定一些。

那一天,聽到一群孩子談自己的導師,一個孩子說到自己一直都是個叛逆的孩子,各種違規犯錯不斷,即使到了高中也不例外,但是有好幾回老師請他做事,然後很誠摯地對他說:「有你在,真的很好。」這句話讓他受到很大的震撼,因為他從來不相信自己真的很好。

我聽到此處,心裡略略有些激動。

孩子又繼續說:「從小到大,從來沒有聽過一位老師稱讚過我。」我心下好沉,按捺住心情,問他說:「在你那麼叛逆的日子裡,你其實一直期待聽到有老師說同樣的話嗎?」

他點點頭,很肯定地對我說:「是,我很期待」。

聽完他的故事後,我努力讓自己笑開來,對孩子說:「你真的很努力,謝謝你的努力。」

我反覆平緩自己的情緒,嘗試以理性歸納所有的言語。然而當下那一刻,我真很想有機會站起來對著這位教育的同行鞠躬,說一聲:「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回來好幾天,我反覆想著自己教過的好多面龐,持續回想,我有沒有給過他肯定;有沒有在他需要時,多說一兩句話;有沒有記得給他一個展現自己的機會;有沒有看到他的努力與掙扎;有沒有跟他說過:「有你在,真的很好。」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偶爾會聽到一些主張,比如說「改變法律無法改變歧視」、「他們一定會受到歧視所以不要讓他們出來」、「社會就是有歧視啊,等歧視心態消失了,我們再來改變」......。

改變歧視的作法,絕對不是不做什麼,更不是無謂等待,而是要面對歧視言行,積極標出紅線,直接指出這是歧視,要求改變歧視作為。一次不夠,就做第二次,第三次,第十次,第一百次,第一千次,第一萬次,第十萬次,第一百萬次.....直到改變。

「靠北工程師」說會有同學嘲弄同婚家庭的小孩,所以不同意領養。為何不是該去教育歧視者,而是要求受歧視者限縮權益?

要求受歧視者限縮權益的作法,潛在意涵就是承認歧視是正當行為,要求受歧視者乃至一般人向歧視體制低頭。

新住民受歧視,新住民的小孩有可能受歧視。所以新住民不該生小孩?不該領養小孩?
原住民受歧視,原住民的小孩有可能受歧視。所以原住民不該生小孩?不該領養小孩?
殘障者受歧視,殘障者的小孩有可能受歧視。所以殘障者不該生小孩?不該領養小孩?
窮人受歧視,窮人的小孩有可能受歧視。所以窮人不該生小孩?不該領養小孩?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吳勇宏學長昨日到校分享講義製作與提問策略,讓我有機會再一次釐清自己在課堂提問的盲點。

本學年接了高一班級的國文課後,在課堂的討論過程中,對我原有的提問模式,不時產生衝擊。我不斷摸索,想要調整自己的提問策略。

學長昨日分享了ORID的方法,一般稱作焦點討論法。學長帶領我們一一釐清Objective、Reflective、Interpretive、Decisional等四個面向,而我總是把不同的層次繳繞在一起,因此學生經常會無法清楚我提問的重點。

而學長分享自己的教學經驗時,我靜靜思考著自己和學生的討論間,必須承認,我還是難免將學生導向較為固定的方向。

其它的夥伴,大概都是第一次接觸到學思達的模式,學長同時鼓勵老師們嘗試接觸薩提爾模式。

這些都是我原本一直想介紹給同仁,卻難有機會,經過學長的介紹。似乎引發同仁相當的回應,讓我好生期待。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朱武憲,你讀到中華文化基本教材哪一條反同婚,儒家的心性論哪一觀點反同婚,修養論哪一條反同婚,政治論哪一條反同婚?四書舉一條出來聽聽!

我來幫大家查,《論語》中完全沒有夫妻、夫婦、男女、人倫等詞彙,甚至沒有「男」字,女字出現十九次,其中十七次都是「汝」的意思,一次是經常引發爭議的「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一次則是「女樂」。

《孟子》中,「男女」出現過三次,兩次在同一章,討論「男女授受不親」,明白說出遇到更根本的倫理性問題時可以從權。另一次是「男女居室」,則是講大舜不告而娶的事,這一章反同人士大概會很愛引用,因為講到「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但這條除了也會掃到我這種異性戀魯蛇,還有所有單身主義者都會被掃到。而且反同人士還別高興太早,孟子這裡更明白揭櫫,遇到更重要的倫理原則,可以不顧父母之命。這恐怕不是許多抱著反同思想的保守人士,所願意聽到的。

「夫妻」出現一次,是評論匡章是否不孝;「夫婦」出現一次,則是講「夫婦有別」。「人倫」出現六次,一次講五倫,另外五次都是泛說,主要都以仁義為主。

換言之在論孟中,幾乎不太管這個夫妻、夫婦、男女議題,請問他們到底哪裡反同婚,反同志?

最重要的是:朱前部長,談這些問題之前,談談仁義好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奉勸護家盟的朋友三思,且不談發動公投想挑戰釋憲的邏輯問題,可以好好再思考這項行動的效應。

過去國家體制不承認同性婚姻,同志朋友無法享有結婚的權利,所以必須持續爭取一項尚未擁有的權利。

現在國家體制已經透過釋憲的模式宣告應該保障同性婚姻,這張門票已經握在同志朋友的手上,你卻要發動公投將門票奪走。這符合一般民情人心嗎?

當人爭取一個原本沒有的權利,他可以等,可以耗,可以懷抱希望。當人已經握著某個權利,你卻要將它奪走,這種剝奪感之強烈,等於是直接要與人結仇,直接要與人為敵。別說當事人絕對無法忍受,連旁觀者都會站起來護衛的。

護家盟原本的作為主要是歧視,而發動公投奪人權利的做法,就是製造仇恨了。

製造仇恨的後果,可比護家盟所宣稱什麼「道德」、「倫理」的問題嚴重千萬倍。大家都是成年人,不是第一天出社會了,三思、三思。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專業問題,不容不當干涉,有意見,直接辯論。

不要以為「子女教育,父母決定」只是針對性別平等教材所提出的口號。如果今日我們允許少數家長團體因為偏見,在這項議題上,任意侵擾教師的專業自主權,不尊重課綱規定,干涉教材與教法。

明日,我們在其他科目與其他重要的人權議題上,也會受到同樣的干涉。
試想:
如果開設汙染大廠的家長,干涉環保議題。
如果危害食品安全的商家,干涉健康、小農、雜糧教育。
如果懷抱家父長威權心態的家長,干涉人權與家庭教育議題。
如果想要主宰孩子生涯選擇的家長,禁止我們與學生談生涯規劃。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裘佩恩〈這種亞洲第一真的好嗎〉原文連結

 

1.裘君說:「台灣還不夠亂嗎?」,對於我們所處的體制,我們的確還有許多不滿意之處,許多制度都有待興革,兩岸局勢也波詭雲譎,

然而台灣到底哪裡亂了?我不管處在基隆、台北、台南哪個街頭,想吃就吃,愛蹲路邊就蹲路邊,愛看風景就看風景,便利商店和麥當勞二十四小時開門,我凌晨想到藥局買紗布照樣出門,經過特種行業門口,我都不怕,看到有人吵鬧,我還敢圍過去看個究竟。到底哪裡亂?您有整日惶惶不敢出門嗎?裘君是不敢搭高鐵,還是不敢騎機車?不敢走過哪個區域?

2.裘君說未來的台灣:「講學自由受限(台大一夫一妻考題遭罰、成大婚姻家庭通識教育課程違反《性平法》)、歧視的帽子廣布,甚至網路霸凌(娛樂圈不敢有反對同婚的聲音),這些都已讓人驚覺怎麼會有一種立場是不容許不同的聲音?這是什麼樣的自由民主?」

台大與成大的例子是明明白白的歧視,以台大而言,那等於就是在入學考試中,命題者直接宣布基督教教義是唯一的真理,這不但是性別歧視,還是宗教歧視。這在課堂上宣講,尚且要經過論辯質疑,用在入學考試上,明白是失格、瀆職。

在任何的公開平台發表言論,就要經得起別人的反對與質疑!敢於發聲,就要有論據和學理來說服別人,這是任何一個上過公民課或學過辯論的高中生都會懂的事,我不知道律師為何不懂?難不成裘君發聲,我們都要靜靜看不反駁,才叫尊重言論自由嗎?

3.裘君說:「日後還可能發生的有:教育現場教異性婚也教同性婚,性教育教異性戀的性教育也教同性戀的性教育、反歧視的訴訟出現、人工生殖及代理孕母的合法化」當人極力要在校園維護多元的時候,反同陣營是要求校園要一元耶!請問一下,前文所要求容許不同的聲音,自由民主到哪裡去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日安中基地班舉行公開觀課,我在高一任課班試授「中文寫作的基本類型」,過去這堂課主要仍是針對作文課程設計,這次則想在既有的基礎上轉化,將來想要跨科合作設計出「閱讀理解與寫作」課程。

今日課堂的討論情形,同學都還滿進入軌道的,大致都能按照原有的安排討論出重點來。404班真的有漸入佳境的感覺,讓人很生欣喜。

課後,顧老師、誌民老師、鈺雯老師特地撥冗和我議課,引導我發現好幾項未來要調整的重點。

顧老師很清楚地發現今年的高一班級和602班前年開放觀課時,表現有所不同,今天同學能夠跟著教學的節奏回應答案,但是多半較為簡短,未來應該嘗試引導他們能更深入表達出自我的觀點與評價,學會鋪陳較完整的論述。

而這也讓我發現,今年帶領高一同學時,我的耐性較為不足,當發現學生一時不能抓住重點時,會急於介入主導,此外為了讓學生更能吸收資料,我習慣將大段的資料再加以切割,反而可能限制了他們的發展。

另外,觀課老師們也讓我發現,即使改變教學方法,我仍常習慣著利用我原本熟悉的知識基礎,帶領學生理解意涵,而不是不斷帶學生回到文本,尋找應該有的脈絡。表面上,學生似乎讀懂了該篇文章,其實並未真的自行掌握閱讀理解的能力。

簡單來說,我其實仍偏重在教這一篇作品,沒有讓學生真正生發出能力來。

也因此,我今天所選擇的題材仍以文學性文本為主,而沒有一如原先的期待選擇科普性文章。因為我對於處理自己陌生的文章,仍會感到恐懼。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法官釋憲正式宣告目前民法對於同性婚姻未予保障乃是違憲。除了為同志朋友開心,為自己的國家驕傲。身為一個教師,最歡喜的乃是可以有多一點力量,保障性別平等教育不受非專業的干擾。

然而,任何一項改革,法律工程往往只是第一層基石,要社會調適心態,改變文化生態,非數十年、百年不能竟其功。試看女權的保障,在我們的社會走了豈止百年有餘,然而時至今日單是女性能否擔任祭祖主祭、能否入族譜、能否捧斗、能否在娘家過年都能持續在拉鋸之中。選擇從母姓的比例極低,還是有無數的女性被迫放棄財產繼承。

而聚焦在職場之上,直至今年2月,女性平均薪資只有男性的86%,仍無法同工同酬。甚至對於育嬰假的討論,尚有許多人難以心平氣和面對,絕大多數請育嬰假的,也仍是女性。

原住民、新住民的平權處境,也還有極漫長的路途要奮鬥。那麼同志乃至多元性別、性傾向的人權路途,自然更是前途多艱。

國家機器的力量容或可以因一時民氣可用,因勢利導將原本的壁壘鑿出洞來,然而真正推倒高牆,乃至由破而立的工程,還得世代接力。

什麼是高牆?不只是反同人士的心中有,我們每個人的心中都立著,不在這個領域高聳,就在那個領域隔離,這堵高牆就是不能接受別人不依我們想像的秩序過活。所以極盡可能排除、抵斥自己認為不及格、不達標、不一樣的事物。

今日的釋憲結果,給我們一些力量。所有的改變總是很痛苦,卻充滿希望。每一步都艱難,所以要跨世代接力。重點是從現在開始,而且不放棄。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聞連結:台大行政會議決議:就算是跨性別者,每個人都僅能以「生理性別」劃分寢室

不管是販夫走卒,還是大學教授,不管是平頭百姓,還是達官貴人。不管你支持還是反對,討論事情的基本原則應該是:

第一、對於不懂的事,想辦法去了解,讀書也好,不恥下問也好,找顧問、智囊都好,盡可能理解專業給出的指引,再來決定要支持還是反對。

第二、討論很多事,盡其可能理解對方的需求,解決對方的困難。如果暫時真有窒礙難行的困境,努力想出第三條、第四條解方。

第三、避免歧視,不需要甚麼高尚的修養。只要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有一天,某一個身分或特質,也會被歧視。不極力避免任何歧視,是在坑害未來某一刻的自己。

第四、最困難也最容易的一點,認知到彼此都是一樣的平凡人,自己的道德沒有比較高尚,別人的品格也沒有比較低下,信任,才是一起解決問題的方法。動輒懷疑別人有陰謀,別有所圖,不會證明你有道德高度,而是證明你是個難相處、不溝通又白目的機車人而已。

第五、要當機車人可以,要知道權力大小有一天可能會易位,彼此沒有信任關係,沒有理解、合作和互惠,有一天權力易位時,只好祈禱自己祖上有修德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